-

在城裡的路口,慕容鬆正望著遠方,東灘村的方向。

“侯爺,先生他估計不會來了,咱們走吧。”

“對啊,咱們此去生死未卜,他有所顧慮也很正常。”

手底下人基本料定林墨不會來。

一是這戰事發生得太緊急,他們是軍人,所以反應迅速,可林墨不是,他充其量是個有知識的商人。

二是林墨現在的紡織工坊正處於上升期,若是再給他一些時間,“墨行”的棉紗一定會成為紡織業的黑馬。

“再等一刻鐘!”

慕容鬆知道戰事緊急,越早趕往永城越好,但他心裡捨不得啊,這一刻鐘就當是林墨的專屬時間。

一刻鐘轉瞬即逝,慕容鬆也決定不能再等。

揚鞭,正要策馬奔騰,可誰知這時,一陣響亮的馬蹄聲撲撲而至。

“侯爺,是他們!”

慕容鬆看到林墨、劉吉等人。

不對,林墨身邊還跟著個年輕小夥子。

那是不是剛新婚的李蛋嗎?

“先生,您這是?”

慕容鬆見林墨來已是萬分欣喜,誰知他還帶了李蛋。

“侯爺,我決定和先生同生共死,共赴戰場。”

林墨都不用回答,李蛋就搶白了。

星辰趕路,踏露飛馳,幾十輕騎奔赴永城,他們將要改寫戰場上的命運。

而北武朝的早朝上,蔡公公通知大臣們。

“陛下偶感風寒,身體有恙,今日早朝不開,散了!”

大臣們極不情願走出武英殿。

“西北戰事緊急,陛下怎麼能不上朝啊?”

“對啊,

聽說這西蒙國就是看著我們陛下疏於管理朝政,才起兵侵犯的。”

大臣們還在紛紛議論,但朝廷的主戰派,這時已經有洪賓坐鎮西轄關,此關是西中分割要塞,西蒙進軍北武京都的必經之路。

林墨他們一來到永城,守將王離便來歡迎。

“哈哈,慕容兄,總算把你盼來了,這是永城的調軍令,還有鐵林軍令箭,都給你,一併收好。”

快速把手續交完,王離就告辭道。

“慕容兄,祝您旗開得勝,我也很想留下來幫你,可是我老爹雍王著急召我回京,我不得不回去一趟!”

作為雍王的小兒子,王離拍拍屁股就走,美其名曰是讓慕容鬆表現一下。

“先生,他這是……”

李蛋是個老實人,看不下去了,可林墨趕緊拉住他,讓他彆說話。

“走,我帶你們去看看兵器作坊。”

這事也在慕容鬆的意料之中,紈絝子弟嘛,想讓他守住永城,那是無稽之談。

目前最重要的是讓林墨儘快到兵器作坊,看看永城的兵器質量,看能不能重新打造一批。

來到一處十來間連房的地方,還冇進門,就聽見乒乒乓乓敲打的聲音。

“喊管事的老劉過來!”

老劉到了之後,慕容鬆直接命令,你給林墨先生介紹介紹這裡的情況。

“是,侯爺!”老劉道。

這永城的兵器作坊,分為原料區、製作區、加工冷卻區、庫存區四個區域。

總共一百二十名工人,把守的士兵五

十名……

等老劉介紹完情況。

慕容鬆便道:“從現在開始,林墨先生全權接管這裡,老劉,你要嚴密配合先生的工作,如果發現有聽話的,直接軍法處置!”

“是,侯爺!”

老劉爽快的答應。

林墨本以為自己來搶了老劉的權,他心裡頭多少有點不樂意,可照目前的情況來看,老劉頭完全冇有這個意思,兵器作坊的每一處,都詳細講解給林墨。

“先生,這老劉頭也是鐵林軍的老實人了,有了侯爺的命令,他便會百分百聽從。”

林墨在這一路上也略有耳聞,鐵林軍是慕容鬆一手調教出來的軍隊。

因父親封號為鐵林王,所以命名為“鐵林軍。”

林墨帶著李蛋,看了一遍庫存的兵器,長槍、大刀總共五千件,盾牌五百柄,弓七百把,還有箭五千左右。

“林先生,咱們的武器還是足夠的。”

老劉頭頗為得意向林墨介紹道。

按照他的說法,現在城裡的八千守軍,裝備都很齊全,這些庫存,完全屬於備用。

如果不夠,他們還可以日夜趕工,一百二十人,一天能趕製出一千柄大刀!

“老劉,這數量是夠了,質量還得上一個檔次!”

“這質量……不好!”

老劉頭驚了,他管理兵器作坊好幾個年頭了,還冇見有人敢說他的兵器質量不好。

“先生是侯爺請來的,我老劉頭本不該多嘴,不過還是要提醒林先生一句,這些兵器質量,放在整個北武

朝來說,都是一等的。

如果先生能造出比這更好的兵器,我老劉頭願向你行三跪九叩之禮。”

劉老頭霸氣又激動道。

他料定,能造出比這些武器還好的人,恐怕還冇出孃胎吧。

“老人家,彆急,可否帶我去看看原料區。”

林墨來到原料區,這裡有囤積好的木炭、焦炭石、生鐵。

“老劉,咱們打大刀時用木炭還是焦炭?”

“平常時多用焦炭,但是如果要趕工,就用木炭,因為木炭容易點!”

這點林墨也理解,木炭的確比這焦炭好點,問題是,木炭的溫度比焦炭的低,根本達不到生鐵的熔點。而焦炭就比木炭好一點,溫度更高。

所以捶打時更容易將生鐵的雜質清除。

這就是為什麼,急時製造的兵器更容易折斷。

“這就是高爐!”

老劉又向林墨介紹熔鐵的高爐。

這高爐雖然比林墨家裡的大,但仍有些不合理的地方。

林墨決定在高爐上方,開啟一個能活動的小視窗,並且把煙囪架高。

這就很重要,煙囪高,才能拉動爐內空氣,使其充分燃燒。

“你們這裡可否有人會木工?”

“木工?有一個雜役工,會簡單的木工,先生要木匠做何?”

“叫他過來。”

林墨又換來木匠,讓李蛋和木匠一塊製作手搖風箱。

一切準備就緒,林墨命令,把庫存的刀都拿過來。

“先生,你要乾嘛?”

“我要重新煉製!”林墨笑道。

這下老劉更驚了。

“林先

生,侯爺吩咐由你全麵接管這裡,但是我必須提醒你,庫存的貨都是經過檢驗合格的兵器,你要重新煉製,煉廢了誰負責?

何況如今西蒙大軍隨時攻來,到時候兵器不夠用,延誤戰機,你可擔當得起?”

“對啊!怎麼能重煉呢?”

這時,除了李蛋從心裡接受,兵器作坊的人全都很難受。

這庫存的兵器,都是他們的勞動成果,你一個新人來,就全部推翻了?

擱誰誰不難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