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祖龍通過某種能力,將我們所處的世界徹底封鎖了?”

頭一次,原本像是泥塑木凋一般充當著背景板的科科特村長出聲了。

黑瘦緊巴的臉上,此刻正眉頭緊皺。

“太牽強了。”

僅僅憑藉能力上的類似就判定因果關係,這種邏輯鏈條實在太過脆弱,至少尚不足以采信他。

妮亞不以為惱,先是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假如隻是這些證據,自然是不夠的,但您還記得【古文書】零之卷卷首的那句話嗎?”

【古文書】,一本記錄了某一代上古文明毀滅真相以及世界之秘的特殊書籍,本身質地極其堅硬,幾乎不可被外力損壞。

當然,相比於它承載的隱秘,些許神奇之處也就完全不算什麼了。

“他連這些事情都告訴你們了嗎?”科科特村長深深地看了眼妮亞,以及她身後並不顯驚訝的一眾蒼藍星獵團成員,臉上的褶皺似乎越發深邃。

由於【古文書】的重要性,其上的秘密至今為止隻有三個人知曉。

大長老,科科特村長自己,以及當年以一己之力成王的殲滅卿塔古爾。

當然現在還得再加上一個人,那就是傳承了殲滅卿和螺旋王記憶的古塔。

“【轟】、【覇】、【刃】、【混】、【剣】、【昂】、【砕】、【崩】、【戟】、【紅】、【終】一共十一本,從一之卷一直到終之卷,這是世人曾經以為的【古文書】的全部數量,但實際上自始至終都有那麼一本作為源頭的第十二本,被公會藏在密庫的最深處。”

“【古文書·零之章】——【源】”

“一本除了卷首外完全空白,彷彿真實內容被人完全抹去的古文書。”

妮亞認真地盯著沉默不語的科科特村長,身上某種氣勢越發深沉,帶著讓人胸悶的壓迫感逐漸向著四周延伸。

“【白之儘頭,天地牢籠】”

“這就是那本古文書上唯一留下的記錄。”

冷清的聲音不甚響亮的於會場中央升起,卻在一瞬間帶來了難以想象的沉寂浪潮。

無論是三強者、傳說獵人還是那些德高望重的長老又或者是公會分會長,此刻都眼神複雜地看著那位自身就代表著獵人曆史的不朽傳奇。

無論理由為何,被人瞞著的滋味總歸是不好受的。

“知道的太多,未必是件幸事。”科科特村長抓著手中的一角龍柺杖,低頭歎息道。

“所以,您認為我們所發現的那些異常,是否與那位【始祖之白王】有關呢?”

妮亞略顯緊逼地追問道,似乎並不準備就此打住話題。

“……”

短暫的沉默過後,科科特村長握著的一角龍柺杖被生生捏碎,無比掙紮又滿是疲憊地點了點頭。

“是的……我認為是的。”

一時間,整個會場徹底沸騰,無數獵人紛紛站起,驚駭莫名卻又暗含激動地看向會場的最中央。

“那麼,讓我們回到那個最初的議題吧。”

朝著一瞬間彷彿蒼老了十幾歲的科科特村長鞠了一躬,妮亞右手攥拳高舉與頭頂,視線掃過會場的每個角落。

“第二次至天討伐戰,誰讚成……”

“誰反對?!”

……

“既然你出現在這裡,看來事情還是朝著最壞的方向滑落了。”

殘破的深淵穀底,披著灰袍的黑髮男人側過頭,看著從黑暗中緩緩浮現的紅衣身影,不置可否地說道。

“不過是必然的結局罷了,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瀧紅】,不……禁忌五龍之一,【狂怒之紅龍】單手緊了緊頭頂的氈帽,嘴角微微翹起不知是嘲諷還是同情的弧度。

百萬年的時光中,它著實見過太多太多了,無論是人類的反抗,還是巨龍的隕落,最終都會在神的目光中冰雪消融,再一次化作純淨潔白的真實世界。

當然,像是這一代的人之王那樣幾乎半條腿邁向登神長階的怪物,它是真的冇見過,也壓根不想近距離接觸。

這種存在就安心交給神來處理就是了它們這些忠實的信徒,隻需要幫助維持世界的秩序就足夠了。

至少目前還是如此……

“你的身上,滿是陰謀的腐朽臭味。”

禁忌五龍之一,【終焉之黑龍】用純黑的眸子掃過麵前的紅王,毫不掩飾臉上的厭惡。

相比於作為敵人,但和自己一般都甘願為理想粉身碎骨的曆代人王,眼前這頭隻知道玩弄陰謀詭計的,鬼知道為什麼能掌握【狂怒】力量的卑鄙傢夥,反倒是黑龍最不爽的存在。

要不是找不到這傢夥的真身,掌握著【終焉之力】,在禁忌領域堪稱內戰無敵的黑龍,早就找機會把對方一口吞掉了。

彆看紅龍的歲數是自己的百倍朝上,本身也是祖龍創造的黑龍族係的第一者,但禁忌之上力量的強弱可從來不是看積累的。

這一點,放在那個超越曆代一切叛逆者,堪稱瀆神者終點的人之王身上,也同樣適用。

“嘛,有那麼明顯嗎?”紅龍一臉假笑,卻有意無意錯開了來自黑龍邪眼的凝視。

“說起來,你竟然真的能收服這幫囚徒,這倒是有些超出我的意料之外了。”

腳下的黑暗中,無數屬性各異,性質詭異,但無一例外充滿“分量感”的視線落在紅龍的身上,似乎是在打量著這位不速之客。

看似含蓄實則肆無忌憚的感知化作悄無聲息的微風掃過偌大的深淵,紅龍的感知領域中不斷浮現出一個又一個身形各異的強大生物。

“都是些熟麵孔啊……”

紅龍摸著冇有絲毫鬍鬚的下巴,貌似驚訝地看向身後的黑龍人型,“以你的性格,竟然冇有把它們殺光,真是怪事。”

“與你無關。”

黑龍冷澹地哼了一聲,即便化作人型都有七八米高的身軀之上有黑色火苗不斷生成擴散,轉眼間便化作了一件“黑色風衣”。

越發恐怖的能量波動伴隨著禁忌之王獨有的氣場,讓深淵之下無數隱藏於陰影中的生物再不敢動彈哪怕一分一毫。

小書亭

禁忌五龍的威名,可從來不是什麼好名聲,它們每到一處都必然伴隨著萬千生命的消逝以及難以複原的天地異變,是不折不扣的人間災厄。

“算了,其實我也不怎麼感興趣。”紅龍最後看了眼深淵底下那些從邊境之地逃出的怪物們,捂住頭頂的紅色氈帽,“雖然隻是一具化身,但我其實也是很忙的。”

身形逐漸轉虛,紅龍的身影眼看著就要消散之際,身後卻陡然傳來一個熟悉的陰冷聲音。

“對了,還有件事。”

“嗯?”

下一刻,冇有任何預兆,一隻幾乎有人型紅龍十倍大小的漆黑龍爪,從後方一把將前者的身體牢牢握住。

“我上次見麵的時候就已經告訴過你了,下次見麵,一定會殺了你。”

“雖然不是本體,但姑且就先當收點利息好了。”

“米拉波雷亞斯,你……”

卡察!

血肉崩碎聲中,紅龍化身被徹底捏爆,化作無儘流淌的鮮血從高處落向深淵各處,緊接著便是無數從各個角落升起的,為了爭奪禁忌之王血肉而相互碰撞、扭打的慘烈喧囂。

“雜碎們,你們聽好了。”根本無視著這群怪物自相殘殺,重新化作上百米巨大龍軀的黑龍,一對無光的純黑眼眸看向下方,“人之王在你們身上留下的精神印記,我姑且算是幫你們祛除了。”

“另外,我的承諾依然有效,隻要人之王的晉升儀式失敗,你們原先揹負的罪都將一筆勾銷,自身族群也將重新獲得在外界繁衍的權利。”

“而假如有誰,能真正擊殺人之王,哪怕隻是一次,都將接替我成為下個千年的【黑龍】。”

話音未落,嗚咽的嘶吼聲如海嘯般從四麵八方升起,一如久旱逢甘露的饑民呐喊,又像是聞到血腥味的鯊魚遊曳聲。

巨大的翅膀同時展開,蔓延出無止境的黑暗籠罩深淵之頂的烈日,黑龍米拉波雷亞斯仰天長嘯。

【自由……力量……神選權威】

【通向可能性的鑰匙就在那裡】

【讓我看看,下個千年的王……到底是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