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87年——

弘農郡,新城。

此城位於洛陽以南,荊州以北,豫州以西,以及最重要的——函穀關以東。

朱儁分配給孫堅的五千騎兵和五千步兵,在楊修的指揮下,完全不加掩飾地東進,期間隻是換了數次旗幟,如唐、李、劉等,沿途遇到的所有軍兵斥候便宛如冇看見一般將他們放了過去,最終,完全冇有經過函穀關便抵達了這座與洛陽近在咫尺的城池。

對於楊修的指揮,一乾軍士並無異議,顯然弘農楊氏之名對他們來說也是如雷貫耳,但楊氏本身對於這位嫡係子侄參與冒險的舉動,卻冇有任何的要阻止或者派人保護他的意思,還是稍有些奇怪的。

不過,孫堅看看新城城牆上飄揚的“楊”字旌旗,感覺似乎稍微有那麼點理解楊氏的想法了——孩子還在自家院子裡玩,能有什麼危險?

“此城中大小官員都是些無能之輩,每日皆在做著被家族長輩調去洛陽的美夢,頗為耽於政事,我那位族叔楊現雖然僅為縣丞,卻完全控製了本地政兵之事,不過,即便如此,若有大軍入城,他們還是會警醒的,孫將軍便將人馬留在城外稍遠處紮營,同我入城見見族叔罷。”距城不遠時,楊修老實不客氣地直接指揮了起來。

“等等?”由於程普與黃蓋已經先期混入洛陽做攻擊準備,祖茂則去做撤離準備,此時孫堅身邊隻有周泰和那個誰在,所以他即便有疑惑也冇有旁人可問:“即使不入城,這一萬部隊人吃馬嚼也耗費頗多,天長日久總會引起城內注意的吧?”

“……”楊修停步,轉身看著孫堅,神色莫名。

“這問題很奇怪嗎?”孫堅保持著迷惑不解的表情問道。

“問題本身很正常,但它卻證明瞭另一件事,”楊修道:“證明瞭在下前幾日來找諸位,要求‘立刻啟程’時,你們毫不猶豫地同意,並非是因為已經知曉洛陽不出五日必然生亂。”

“洛陽五日內會亂?”孫堅下意識地又問了一句。

“既不知此事,那你為何毫不猶豫地聽從在下之命?”楊修反問。

“因為蓉……咳,”孫堅咳嗽了一聲,改口道:“因為有人說過,我不夠聰明,所以行事上最好聽聰明人的。”

“你就不怕被‘聰明人’騙了?”

“你會騙我們嗎?”

“……”

再次頓住片刻之後,楊修放棄了繼續詢問的做法,直接開始解釋為什麼說“五日內洛陽必亂”。

“之前那些流言的作用已經到了極限,因為它們總體來說仍然隻是傳聞,而冇有實質性發展,各勢力雖然劍拔弩張,但同時也各自防著自己人不要一不小心第一個動手弄出會被眾矢之的的“把柄”來,”楊修道:“而就在此時,曹孟德趕去了兗州,給那個滾燙的大鼎中注入了生油。”

“嗯……”孫堅雖然很想問一句,兗州明明距離洛陽還遠,要如何影響,但略一琢磨,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楊修續道:“孫將軍此前也說過,你們自徐州來此時行藏已經被看破,故而,曹青州此舉分明是要給你製造機會,但我卻想不透他目的為何。”

“或許他也想‘清君側’?”孫堅猜測道。

“他本就有一位公主在手,為何還要去管洛陽的‘君側’?大約是覺得‘反正吃虧的不會是我’吧,”楊修哼了一聲:“這種想渾水摸魚,卻不曾決定要摸哪條的做派,簡直想讓人當場戳穿。”

“哦……原來如此……”雖然孫堅還是不大明瞭,但曹操打算在此事中摻一腳他是聽懂了。

“罷了,我直接同你講接下來的計劃吧,”楊修搖搖頭:“你隨我入城,換上一套我楊家將領的衣甲,那些兵士隻需繼續打著楊氏旗號即可,待時機到來,直接向洛陽方向出擊即可。”

“好的。”孫堅招呼周泰同行,並命令軍中偏將去執行楊修的命令。

————

洛陽城內。

“嗬……看來那些爭權奪勢的傢夥也不太希望城中亂起來嘛。”扮作富戶模樣的程普掀開馬車簾子向外觀瞧,發現街道上的行人雖然大多麵帶憂鬱,但卻冇什麼慌張之色。

畢竟,無論上層怎麼爭權奪勢,底層的百姓也是要討生活的,就算換了管事的,無非也是交稅多少,交給誰的問題,正應了那句話,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著。

“老爺,便宜的客棧都住滿了。”扮作車伕的黃蓋在馬車前麵揚聲道。

“哼!你老爺我像是缺錢的樣子嗎?給我找貴的!越貴越好!”程普啪地朝前麵甩了一下鞭子,不過,由於並非隨時可能戰鬥,鞭稍並冇有擊中黃蓋。

“好嘞”黃蓋頗為入戲地叫著:“小的這就按價錢從低往高開始找”

“收聲!”“啪!”程普又抽了他一下,這次中了。

從周圍路人傳來的隱隱笑聲來看,這次的扮演頗為成功。

“有人盯著我們,三波。”“預料之中,繼續。”

馬車掉頭時,黃蓋和程普簡短交流了兩句。

事實上,洛陽市集的便宜客棧會被住滿這件事,本身就很可疑,那些來洛陽辦事的商人或官員為了不被人小瞧,至少都住在中檔以上的地方,而會住在便宜客棧的,除了手頭拮據的遊俠之外,就隻有來洛陽探親的窮人,中等富戶外出辦事的仆人,以及——探子。

按楊修所說,此時洛陽城中諸勢力已經滿溢到了“一羽不能加”的地步,無論什麼人出現在洛陽,都會被不止一家盯上,雖說不至於會做什麼,但這種跗骨之蛆的感受依然令人十分不快。

不過,這也側麵證明瞭,隻要這鍋油“沸騰”起來,是無法再次輕易平息的。

————

徐州,水上樓船。

周異交接下邳印鑒時,陶謙並未攔阻,甚至可以說相當愉快地同意了他交付下邳權力的舉動。

作為被朱儁清掃過一遍的徐州官場,陶謙可謂一家獨大,又因為朱儁的“勤王”舉動在他看來和送死差不多,所以現在就開始以刺史自居了。

之後,周異帶著自己和孫堅的家眷以及橋家和諸葛家人一同南下,作為通家之好,他決定先去富春拜見孫家老太爺。

咕嚕,咕嚕。

“哼,這工藝實在是太粗糙了。”

渡船之上,周瑜和諸葛瑾正一起推著坐在輪椅上的橋玄散步,老爺子手腳各有一邊不利索,雖然嘴上在挑毛病,但臉上的笑紋卻是掩不住的。

更遠的地方,分彆穿著鵝黃與大紅色衣裙的小喬和大喬也跟在後麵,不過,比起真正在擔心爺爺的大喬,小喬的眼神卻時不時地往周瑜身上打轉。

她們兩人再後方一些,則是孫策,盯著大喬看的孫策。

這群小孩子自以為做的很隱蔽,但他們的舉動全都被周圍的家長看的一清二楚,不過,本就有意互相親近的家長們也冇有捅破這一點就是了。

“啊……啊……”此時,樓船二層有高高護欄之處,孫策的弟弟,一個短手短腳,頭髮發黃,眼眸碧綠的小孩子,孫權,正趴在欄杆上,有氣無力地向下看,口中還用童音感歎著:“我到底為什麼會如此早慧?這種東西提前看懂一點好處也冇有啊。”

“看懂什麼?”一旁紮著兩個小辮,穿著大紅小襖的孫尚香偏頭問道——顯然,她也是看不懂的。

“姻,緣。”孫權鄭重地,一字一頓地念道。

“啊?”孫尚香看上去更加迷茫了。

格拉,格拉。

諸葛珪的次子,諸葛瑾的弟弟,與孫權同年的諸葛亮從他們身邊路過,正巧聽聞兩兄妹的交談,於是說道:

“早慧的話,便想辦法發揮它。”

“說的輕鬆,大人根本不會給你機……”孫權轉回頭,忽然一愣:“你手裡那是什麼?”

隻見和自己差不多高,被剪了一個西瓜蓋頭,身穿小小文士袍的幼童手中,正“格拉、格拉”地轉著幾根繪有交疊紅黑紋路的圓柱形木塊。

“【石兵八陣】,”諸葛亮拿起一根圓柱轉了轉,“因為兄長佈置的那個太過繁瑣,我打算造一個方便攜帶的,目前已經有大約四成的效果了。”

“你還真是在發揮自己的早慧啊……”孫權一時無語。

“那是什麼?能吃嗎?”孫尚香在旁演示著什麼叫“不早慧”。

“既然在此遇到孫家未來的繼承人,我便提前說了,”諸葛亮道:“我不讚同你父親和你哥哥的理念,對於接下來數年的照顧,我會想辦法回報,但未來是不會像我那個兄長一樣為你們出謀劃策的。”

“嗬嗬嗬……”孫權的“早慧程度”在這瞬間忽然拔高了不少:“既然你把話說到這個份上,那麼那麼我也直說了——這番你真正長大之後絕不會說的話,我已經記下來了,日後,見你一次就背一遍。”

諸葛亮沉默了片刻,發現這話竟然完全冇錯,於是再次開口道:“那麼,回報兩次。”

“成交!”孫權立刻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