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我們剛又打了勝仗,為何每個人都要拉下一張苦瓜臉呢?”

在極度壓抑的氛圍下,金桂節的妹妹金亦然和侍者們端著果盤徐徐走來。

金亦然將果盤輕放在斯沃德和王號麵前以示招待,王號點了點頭,動手剝起橘子說道:“這位小姐說得冇錯,星隕和獵玄兩家雖然道路不同,終點卻是一樣的,桂節兄弟有甚煩惱儘管傾訴,我和斯總會為你做主。”

“好的。”

有了其他人的鼓勵加持,金桂節方纔打散臉上的陰霾,攤手解說道:“很多人以為,在經曆過上一次的大戰後,玄宮市的人類能與亞人和平共處,然而,事實遠遠冇有我們想象的那樣美好,使不同種族的人同居,日常生活之中難以有些摩擦……”

“大哥說得對!”

金桂節的副手鄧黑龍忍不住插話道:“鬼火幫陰險狡詐,象人族粗蠻無禮,這個月光是發生衝突的事件就有七八十起,出於冶安考慮,大哥他限製了亞人的進出流量,隻讓那些知書懂禮的亞人在市內留存。”

“哦?這樣做絕非明智之舉,一旦處理不當,很有可能會在城市裡引起更大的混亂……”

斯沃德一語點出金桂節的做法缺陷,金桂節慚愧受教,緊捏著自己的手背說道:“現如今,鬼火幫的幫主炎玦和象人族的首領艾力翁都對此表示不滿,玄宮有難,它們也拒絕出兵援救。”

“呃,那你們為什麼不多派些人,多走幾趟以禮相請呢?”

王號舉手提出疑問,金桂節的另一名副手港休雨搖了搖頭,捶牆懊惱道:“亞人族都是死頭腦一根筋,它們給我們開了條件,若想攜手化解此難,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有噬法者漫遊雷冀先生在場引領,不見其人,它們絕對見死不救。”

港休雨說出要點震驚星隕聯盟眾人,斯沃德搖頭苦笑,王號也將手中的橘子皮放下沉吟道:“想不到雷冀兄弟在亞人之中有如此聲望,既如此,我這就通過終端傳喚他過來。”

“多謝,如果雷冀先生能親至,諒那群傢夥也找不到其他藉口搪塞。”

金桂節抱拳作揖向王號表示感激,王號通過終端連接雷冀終端的通訊係統,可過了好一會兒,終端的另一頭始終未能傳來接收信號,王號疑惑,向流蘇敏詢問雷冀動向。

“他……他正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閉關練功呢!”

“什麼?這傢夥也真會挑時候,不要緊,我還有辦法。”

王號轉接信號,直接聯絡坐鎮輝煌大廳的莫斯特,在聽說詳情後,他親自動身前往宿舍區,試圖勸說雷冀暫時停止修行。

“不行喲莫總,雷冀現在不想有任何人打擾他,特意令我們在此守候!”

房門外,埃莉塔和糸萱像門神一樣各守一邊,莫斯特疑心重重,叉起腰問道:“雷冀他究竟在搞什麼名堂?”

“我也不清楚,隻知道這是他第一次要求我們提供清靜環境,為了他,就算擅闖者是莫總我也會拔刀阻止!”

糸萱將早已準備好的佩刀亮於身前,莫斯特冇有辦法,隻好把這訊息如實反饋給地麵上的王號。

“豈有此理,等我見到他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一頓!”

王號轉化怒氣為力量,恰逢此時,迎敵的號角再次吹響,高鑫瞧出了王號的心思,主動站出來說道:“大哥可選一人陪同前往鬼火幫等領地,說服它們前來相幫,兄弟們自來抵住這幾陣!”

“嗯,知我者高鑫兄弟也,澤宇兄弟先前陪雷冀走過,這次且陪我一起去吧!”

“是。”

二人乘坐摩托百克變形的機車離席而去,斯沃德和金桂節也各自整頓前往城門迎接魔煞殿的下一波進攻。

“嘟嘟嘟嘟……”

戰鼓聲與號角聲錯交奏響,人魔之戰一觸即發。

在排山倒海般的呼嘯聲下,一隻鬥牛犬魔人在豪華陣仗的迎捧中走出。它手持鋼環大刀,身著熟銅戰甲,見星隕聯盟和獵玄盟的勇士們一字排開站在最前端,魔人厲聲大喝道:“烏合之眾,孱弱之徒,你們誰人敢來當我的下酒菜?”

“我去會會它!”

聲落處,金桂節的部下居引虔自告奮勇前往搦戰。

那居引虔身材高大,使一把能穿甲的自動手槍。雙方搶到心目中的攻擊距離,居引虔手快,上好膛朝魔人的臉部連開三槍。

魔人橫刀麵擋住那三發子彈,直勾勾地轉出一道刃氣返還居引虔,居引虔側身急躲,隨後繼續朝魔人連扣扳機。

魔人大叫著,舞刀衝刺將那一梭子彈儘數彈落,居引虔心慌,又無鎧甲遮蔽,但見白光一閃,魔人揮大刀將他當場砍倒,惹得人類陣營齊聲嘩然。

“兄弟!兄弟!”

金桂節心如絞痛,膽小的明馨也縮到斯沃德身後,不敢以正眼去接受此刻發生的一切。

“振作點明馨,我帶妳來就是要讓妳明白,世上從來都冇有什麼常勝將軍,正邪對抗,不是你斬殺魔人,就是魔人對你不利!”

斯沃德歎息著,想讓璐意出手解決鬥牛犬魔人。

然而,複仇心切的毛西堤早已手持光劍衝出,雙方搶到近前,各持武器奮力拚殺,可未及數合,氣勢更盛的魔人找到破綻,撥開毛西堤的光劍搠中肚皮。

毛西堤動彈不得,被魔人爆發怪力挑飛到半空,而後摔落在地上流失生命跡象。

金桂節跌足後仰,想要親自出陣斬殺魔人,鄧黑龍和港休雨拚命阻攔,齊炎則提著偃月大刀來到跟前,斜眼漠視道:“這時候意氣用事,多半隻會送了你自己的性命。你且在旁悠著,看我三刀之內斬了此怪為你等兄弟報仇。”

“你……你是什麼人?敢誇這般海口?”

鄧黑龍厲聲喝問齊炎,齊炎轉身離去,拖著大刀疾行道:“原八玄盟守城大將,現星隕聯盟虎翼小隊成員——齊炎,至此,為義出陣!”

“齊炎?”。

金桂節從未見識過齊炎的真正手段,擔心他會因為衝動代替自己送掉性命。

數秒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