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樂市,山島第八層。

“嗚呃……”

身負重傷的托黎普逃回寢宮,曾捷在那裡坐等多時,見到托黎普這副狼狽樣,他放下二郎腿笑道:“怎麼了,托黎普大人,無敵的您也被星隕聯盟錘成了豬頭?”

“多事。”

托黎普翻箱倒櫃,在某個極其隱蔽的角落拉出一個鐵箱。

鐵箱裡裝滿了托黎普平時收藏的奇珍異寶,托黎普用鑰匙開了箱,又從裡麵取出四方的銀色小盒說道:“就是它,想要打敗現在的星隕聯盟,我必須藉助它的力量!”

“哦?”

曾捷斜眼瞥視,隻見托黎普開啟盒子,從中抽出一張畫著奇怪圖像的幻魔卡,曾捷張望不清,帶著好奇心問道:“這是什麼係的卡片?”

“嘿嘿,到時你就知道了!”

托黎普藏了卡片,換上一套嶄新的衣甲道:“想要把飛樂市占為己有,首要的禍患就是星隕聯盟。那群傢夥總是把所謂的正義掛在嘴邊,胡說一些冠冕堂皇之詞,隻有把他們引出飛樂市,這一城人才能迎來新的太平。”

“嗬,所以你打算怎麼做?”

曾捷不以為然,認為托黎普的想法過於天真,麵對他的質疑,托黎普也是笑笑,繼而迭兩根指頭說明自己的計劃……

三萬米高空,星隕艦船內。

“乾杯!”

慶功宴上,所有人暢飲笑談,把一切煩惱和壓力都拋到了腦後。

待到宴會進行了一段時間,流蘇敏察覺到異樣,找到埃莉塔詢問道:“這裡這麼熱鬨,為何不見冀哥?”

“唉,說出來妳可能不信,他反鎖了房門,把自己和曦莉娜關在房間裡秘密修行,他倆都是一般的陰沉性格,關在一起倒是好配!”

埃莉塔搖頭調侃雷冀練功不分場合,流蘇敏雖有疑慮,但隨著氣氛逐漸上升到**,她不再多想,為自己倒滿一杯果汁開懷暢飲。

“叮叮叮叮……”

正當斯沃德準備讀詞嘉獎眾人的時候,急促的警報聲突然響起,王號放下酒杯,伸直脖子喝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我去看看。”

明馨三步並作兩步,趕到電腦前動手操作,大約過了數秒,她瞳孔放大,失重攤坐在椅子上說道:“老師,據雷達顯示,魔煞殿大軍正在橫穿森林和大山,直達位於東邊麵的玄宮市!”

“什麼?”

眾人皆驚,再也冇有心思飲酒作樂,這時,莫斯特結束休養期出關,扶著牆入主座道:“情況我大致上已經知道了,魔煞殿這樣做,無非是想調虎離山,用進攻鄰城的方式逼我們離開黑暗地帶,然後再重新修補結界防止我們隨時再入。”

“哼!做它的白日美夢,托黎普已經被打敗,我倒想看看是誰這麼有能力,可以引領大軍主動進攻彆人。”

王號等人裝備武器準備出發,莫斯特攔下了他們,保持著平常心說道:“稍息,我們現在首先要做的,是回玄宮市馳援獵玄盟。劍皇兄,明馨,請將艦船掉頭吧!”

“可是莫兄,從飛樂市直穿西部隻需半天的時間,若是被封了結界,我們再想去西部地區得花上至少半月的時間。”

“半月就半月,目前有什麼事能比幫忙救人更加重要?”

“是……”

斯沃德無可奈何,隻好親自掌舵,駕駛艦船朝玄宮市的方向飛去。

通過先前打破的口子,艦船很快就躍過山脈,重新回到熟悉的玄宮市地界。

彼時,第一批抵達玄宮市的魔煞殿軍團正在瘋狂攻打西門,而結界也在艦船穿過後快速修複,可見這是魔煞殿蓄謀發動的一場戰爭。

西門外,獵玄盟衛士們奮勇抗敵,兩家勢力拚鬥各有死傷,星隕聯盟的眾人在螢幕前看到這一幕,個個怒氣填胸,施展手腳向莫斯特請命。

“不管魔煞殿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我都希望你們能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星隕聯盟,全員出動!”

“是!”

輝煌大廳內,除了莫斯特獨自留守,斯沃德這次也親自出馬,帶上明馨體驗戰場的真實和殘酷。

一行十數人從甲板一躍而下,不一會兒就精準出現在了玄宮市的西大門外。

負責守護玄宮市的大將金桂節帶領核心部下在前線浴血奮戰,眼看著敵方勢大即將壓製不住,一道鐳射在他麵前橫掃而過,登時將數十隻怪魔燒成焦炭。

金桂節轉身看時,見那捧握戰術手炮的不是彆人,正是帶隊前來馳援的斯沃德,他禁不住內心喜悅,上前簡單行個禮道:“閣下莫非就是星隕聯盟副盟主,傳說中的孤勝摯劍皇——斯沃德?”

“正是,我知你們玄宮市有難,今特率星隕聯盟的諸位勇士前來助戰!”

斯沃德逐一介紹自己帶來的幫手,金桂節喜出望外,用袖袍擦去刀麵上的汙漬道:“閒話稍後再敘,請各位出力與我並肩作戰!”

“哼,義不容辭。”

王號等人忍怒已久,見魔煞殿怪魔像潮水一樣撲麵而來,他們發出充滿戰意的吼聲,邁步衝進怪堆中踴躍廝殺。

麵對魔煞殿派來的雜兵,星隕聯盟的勇士們個個都能以一當百,加上有王號、高鑫、力豪,璐意這樣的大殺器在,不到半個小時的功夫,以一千五百怪魔組成的方陣軍團灰飛煙滅,宣告著人類勢力的阻擊又一次迎來勝利。

“各位勇士辛苦了,魔煞殿至今已來侵擾三波,每一波結束都會有半個小時的真空期,我這雖然冇有什麼好茶,但還是鬥膽請你們上城暫歇片刻。”

金桂節竭力邀請王號等人上城樓小憩,茶喝到一半,斯沃德放下那玉瓷杯子問道:“鬥膽谘詢金先生,西門的守城兵力還剩多少?”

“不足五千,除去老弱傷殘,可以拿起武器戰鬥的男兒們估計隻有一兩千人……”

“這麼少哇?也對,魔煞殿詭計多端,隨時都有可能從其他三門發動進攻,這時候保持戰力均衡反而是個理智的選擇。”

斯沃德嗟歎著,又注視著金桂節詢問道:“我聽說,這裡的獵玄盟分部已和鬼火幫,象人族等亞人勢力結盟,今日一戰,為何不見它們伸出援手?”。

“唉,此事說來話長……”

金桂節無奈搖頭,鄧黑龍港休雨等部下也將視線投放到冰冷的地麵,下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