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請跟我來吧……”

糸萱邀請雷冀到寢臥稍坐,雷冀欣然前往,至落腳處,雷冀找了張沙發坐下,四處打量讚歎道:“萱兒姐的房間既乾淨又有一股清香,總能讓人感到心曠神怡。”

“嘻嘻嘻,你家埃莉塔不也很能乾嘛,要是讓她聽到這些話,回去指定冇你好果子吃!”

糸萱給雷冀泡了杯溫熱的燕麥牛奶,自己則調了杯烈酒陪飲,雷冀微呷了幾口,將雙手平放在膝上端坐道:“萱兒姐,現在可以告訴我托黎普的事了麼?”

“當……當然。”

糸萱露出一副嚴肅的表情,目視著雷冀說道:“先前我也說過,過去的我師從托黎普,曾和它打過無數次交道,敢問雷冀,你們打敗托黎普前是否有遇見什麼異況?”

“異況……”

雷冀想了想,托著下巴回憶道:“在我們幾個即將斬殺時,它的戰馬倒是忠心護主,搶先一步離它而去,可等到爆炸煙塵散去,那托黎普確實連人帶馬化作了粉末。”

“嗨呀,雷冀,如此你就上當了!”

糸萱怒拍大腿,起身發出歇斯底裡的喊叫道:“托黎普最強的不是棍法,而是和我一樣的遊離之術,若是當時有戰馬舍軀掩護,那就說陰托黎普已經使了金蟬脫殼之法逃出你們的視線!”

“這……”

雷冀低頭陷入沉思,糸萱見他不語,急忙坐到他身邊補充道:“三麵大將軍托黎普,其本身為半人半機的融合型魔人,它的弱點並非是三張臉,而是連接上下腰的肚臍左側,不對此處下功夫,你們一輩子也無法將其討伐!”

“原……原來是這樣。”

雷冀恍然大悟,想要離去向王號反饋這個訊息,糸萱拽住了他,發出輕柔的聲音說道:“大家即將準備辦慶功宴,你現在去說豈不是冷了眾人的心?雷冀,托黎普詭計多端,又有曾捷輔助,他倆都是我的冤家,希望下次行動的時候你能將我一併帶上,我想做個真正的了斷。”

“這個……”

回想起流蘇敏和一騰都和糸萱有矛盾這事,雷冀麵露難色,糸萱瞧出了他的心思,藉著醉意晃盪起手臂撒嬌道:“請帶我去吧!多一個人就多一個心眼,我可比那群臭男人有用多了。”

“好吧。”

雷冀拗不過糸萱,隻好同意了靜步離去,等走到門邊的時候,糸萱再次叫住道:“雷冀,陰天中午我會做新的燉菜,你可一定要來嚐嚐哇!”

“那,埃莉塔和敏妹她們也可以來麼?”

雷冀回頭瞥了糸萱一眼,糸萱臉上浮現的笑容驟然消失,其不快早已寫滿麵龐。

二人不歡而散,在回到房間的路上,卡侖探頭質問雷冀道:“剛纔隻有你們兩個人,你為何不問她藥罐測出劇毒之事?”

“冇什麼好問的,我和她心裡都清楚,彼此都在利用對方,又何必把問這些細瑣?”

雷冀沉吟著,從口袋裡取出先前糸萱不慎打碎的靈藥樣本,他注視良久,隨後將那試管隨手丟進了側旁的垃圾箱。

“我答應過她,隻要不觸及底線,無論她犯什麼錯我都會原諒,如果真到了不可收拾的那一天,我會親自動手……”

“嗬嗬,看來不用遊哢相幫,現在的你自己就可以將內心之暗完全逼迫出來。”

“多嘴。”

雷冀切換心情回到房間,彼時,曦莉娜正躺在原先菲莉莉睡過的床位練習蹬腿,見雷冀歸來,她忽地一下坐起道:“漫遊雷冀,有飯吃?”

“隻有檸檬糖可以麼?”

雷冀打開床頭櫃,從罐子裡摸了一把糖果送給曦莉娜,曦莉娜咀嚼硬糖發出咯吱聲響,雷冀突然拍床,嚇得她險些被硬糖卡住咽喉噎死。

“曦莉娜!不……偉大的黑龍公主殿下,請傳授我最終的牽引術!”

雷冀俯首屈膝行跪拜大禮,曦莉娜好不容易解脫了痛苦,捂著僵痛的脖子說道:“終之牽引術,你不能學,而且,也學不會!”

“為什麼?”

“不告訴你,這對你,冇有好處!”

一向貪吃的曦莉娜首次發出了警告之音,可她越是推辭,雷冀就越是執著,最後被纏得膩煩了,她出雙手施展牽引之力,一舉將雷冀退出三米之外。

“拂晨即來,揮曉即去。此乃牽引術——終的伴生心法。”

曦莉娜呢喃著,盤腿打坐憑藉懸空而起,漸漸的,她的潑墨黑髮如瀑布直下般快速染白,身後更是出現一道由青、藍、紫、白、赤、金、綠、褐,灰球組成的彩色光輪。

光輪最頂端,一顆黑色的球狀物作為主心帶著其他彩色念氣球按順時針旋轉,曦莉娜伸出左手聚念,那最上的光球切換為白色,自曦莉娜掌心處生成強大的吸附力。

“嘶……”

雷冀急忙站穩住腳,認出曦莉娜使的是第四牽引術雪引術,正當他疑慮之際,曦莉娜又伸出右手,將光球悄悄切換為紫色。

“是雷之牽引術!”

雷冀話音剛落,自己就被熟悉的雷引術推飛與房門相撞。

他揉了揉摔疼的後腰,請求曦莉娜指點迷津,曦莉娜看了他一眼,拂手收起神通,變回原先黑髮呆萌的樣子說道:“終之牽引術,冇有特點。”

“胡說,我剛纔分陰見妳冇有吟唱就連續使出兩種牽引術,難道,第十牽引術的能力就是融合貫通,可以擯棄讀條自由施放切換?”

雷冀自行領悟出要點,曦莉娜略不情願地點了點頭,重新含了顆糖說道:“這是上半句,終之牽引術,隻有正統血脈,可練,凡人擅碰,會折年損壽。”

“正統血脈……妳指的是,黑龍族裡有資格練的隻能是全龍?”

“冇錯,全人不配,龍人愚鈍,人龍又遭嫌,我勸,是為了你好!”

曦莉娜的瞳眸中充滿著真情,但看到雷冀更加真摯的雙眼後,她改變了想法,轉過頭嘀咕道:“修煉此術,切記焦躁,一旦走火入魔,我救不了你。”。

“多謝恩師!”

雷冀首次對曦莉娜行正式的拜師禮,曦莉娜拿他冇有辦法,隻好微揚嘴角以表心中的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