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

本應凶險無比的“木曜之夜”,薑塵睡得格外香甜。

而當他跟著軍法官,準備乘坐車隊奔赴征西軍大營時,卻恰巧遇見了範良善走出營帳,眼窩深深發黑,顯然是一夜未睡。

薑塵麵露純真笑容,好心好意問候了一句:

“範兄,昨晚休息得不好?”

“還,還行……”

範良善聽到“範兄”兩個字,便忍不住心生怨恨,暗暗在心中怒罵:

“該死的傢夥,若不是僥倖得了官身,你昨晚就該死了!”

但嘴上,他可不敢暴露自己曾經的暗殺計劃,皮笑肉不笑道:

“恭喜啊薑老弟,眨眼的功夫,你就成了正八品的民夫獨立百將。”

薑塵嘴角噙著一絲諷刺的笑意,“範兄,我素來知道你出手闊綽,一定為我準備了賀禮,你我相識一場,何必破費呢?”

“?”

範良善緩緩打出一個問號,心中勃然大怒:

“彼其娘之!”

“我的賀禮,就是砍下你的頭蓋骨,當碗使!”

“你這個混賬東西,吃了我三百八十兩銀子的物資,還嫌不夠啊?!”

“昨晚我就該闖入民夫營地,宰了你!”

可惜。

以上純屬幻想時間。

現實中。

範良善笑得都快哭出來了,訕訕道:

“有,有的……哥哥我準備了一顆補血草果,權當賀禮。”

說著。

範良善一臉心疼地從懷中掏出一顆紫紅色的草果,像是在交保護費一般。

薑塵毫不客氣地收下,揣入兜中,畢竟蚊子腿也是肉嘛,滿意道:

“範兄,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說完。

薑塵便大步向軍法官的車隊奔去,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回眸一笑道:

“範兄,謝謝嗷~改日請你嘗一嘗我做的麪食。”

“再~見!”

範良善擺出笑臉,但簡簡單單“再見”二字的語氣裡,咬牙切齒,聽著,多少帶點個人恩怨。

片刻後。

車隊即將起行時,出現了一段插曲。

司職巡查街道的小伍,竟放棄了崗位,奔來為薑塵送行。

見狀。

薑塵虎著臉,斥責了他一通:

“無規矩,不成方圓,身為一名士卒,豈能放棄自己的職責,今日我就放你一馬,立刻回去,堅守崗位。”

“我知道了,頭兒。”

小伍心中滿是慚愧,正準備轉身迴歸街道巡查,卻不料又被薑塵叫住,拋給他一捲圖錄,沉聲道:

“這是我繪製的兵陣,喚作鴛鴦陣,你若是不識字,便讓陳叔教你……唔,你自己也該多識一些字了,未來想跟上我的腳步,必須更努力一些才行。”

“是,頭兒!謝謝頭兒!”

小伍手捧圖錄,瞬間滿血複活,喜笑顏開。

…………

藍天。

白雲

莽莽戈壁。

八架大馬車自東向西,穿行於戈壁深處。

戈壁現如今的氣溫氣候,相較於薑塵穿越之初,更冷了一些。

軍法官推測,至多七八天功夫,戈壁有可能迎來今年的第一場雪,比以往時候來得,會更早一些。

前麵四架車,乘坐的是青州鬥士、薑塵與軍法官等人,而後四架則關押著投降的城北徐公府一乾人等。

前朝餘孽的生死,當由偏將軍洪武親自定奪。

而青州鬥士的數量,總計有二十人。

他們都是在之前兩次大戰中,徹底消化了體內青陽之力,隨同公孫虎、小伍一同參與青陽儀式,擊殺大量還陽士卒,順利晉升為更高階的青州鬥士。

在馬車上的這段時間,薑塵亦化身社交達人,厚著臉皮,儘可能與這些未來百將都混了個臉熟,刷了一波好感。

眾青州鬥士也對這位最近聲名鵲起的薑塵,頗有好感,一來一去,姑且成了熟人關係。

尤其是某位身高近乎九尺,大眼大嘴大鼻子,大手大腳大肚皮的青州鬥士,喚作阮鐵漢,綽號“鐵肚宰相”。

他更是親切且主動地坐在薑塵身邊,反覆央求“麪食祖師”,為他多研究出幾道美食。

薑塵笑了笑,回了四個字:

“下次一定!”

話音剛落。

馬車外忽然傳來了一些動靜,馬伕大聲疾呼:

“有隻長牙大蟲!”

薑塵心中一動,撩開車簾望去,眼中不由流露出驚訝神情:

“劍齒虎!?”

一頭僅僅在前世遠古生物紀錄片當中,用特效模擬生成的雄性劍齒虎,赫然出現在數百米外的孔雀河畔,低頭飲水。

它抬起頭,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凝視著途徑此地的車隊,眼中登時流露出仇恨且凶狠的目光。

薑塵定眼望去。

拜超凡入聖所賜,薑塵的視力大幅度增強,因而清晰看見了這頭劍齒虎的凶狠模樣。

它與尋常虎類生物區彆並不算大,唯獨口中有一對長達十八厘米左右的劍齒,像是兩把鋒銳無比的匕首掛在嘴邊,足以刺穿一切強大荒野生物的脖頸。

凶威赫赫!

這頭劍齒虎早已成年,U看書 .ukansh.com體長足足有五米二左右,若是再加上修長的虎尾,總長度或許能夠達到七米,體重亦不低於兩千斤,絕對是荒野戈壁中的王者級猛獸!

與前世不同。

在這方世界,很多遠古異種,荒野猛獸,仍然存活於現世!

其中,便包括荒野中的頂級掠食者,劍齒虎!

隻可惜,

在人類武卒的刀鋒之下,越是強大的物種,滅絕的速度便愈快!

劍齒虎這類天生強大的遠古異種,在大衛內地早已滅絕,反倒是相對荒蕪的西域諸國,卻僥倖生存繁衍至今。

阮鐵漢亦眯著眼,仔細看了好一會兒,甕聲甕氣道:

“它吃過人。”

聞聽此言。

薑塵舔了舔嘴唇,凝視著遠處數百米的荒野猛獸,莫名生出了一種強烈的衝動:

狩獵!

他十分渴望狩獵這頭食人猛獸,割下它威風凜凜的頭顱,充當自己的收藏品。

也許是感受到車隊內暗藏的殺氣,劍齒虎目露凶光,低低吼叫了一聲,便匆忙逃離。

薑塵不懂獸語,心中好笑道:

“你不會也想吃我全家吧?”

待劍齒虎漸漸消失於眾人的視野,薑塵忽然心血來潮,翻開《小荒蕪經》。

其中第四十三頁,關於“荒野獵戶”的晉升儀式當中,赫然寫著二行明晃晃的文字:

“儀式:獵虎!”

“不可使用過於強大的寶物,不可過分依賴他人,獨立狩獵食人惡虎一頭,即可初步消化藥性,晉升荒野獵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