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塵心思幾經變換,有心選擇當眾支援漢律,卻又心癢癢,想知道神秘“變數”究竟為何物?

三次關於生死禍福的抉擇,也不過出現了一次,說明具有一定稀缺性。

按照常理而言,稀有的事物,往往價值更高!

“到底是穩健一波,還是貪一手呢?”薑塵陷入沉思許久,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句老話:

“人貴有自知之明。”

另辟蹊徑,是需要實力的。

自己努力至今,也不過靠著“據守”,收穫了些許成就與地位。

冇有力量,所有人,包括那些民夫,都會第一時間拋棄自己。

倘若拿到十點變數後,發現是暫時用不上的“高檔貨”,那麼,不久後的戴罪立功,攻伐西域小城-東犁之時,便少了一份依仗,增添了一分凶險!

理性思維漸漸占據上風,薑塵最終做出了決斷。

到手的利益,可迅速變現的資源,纔是實力弱小者最需要的東西。

若是總想著貪一手,總想著賭一波,總有一天——

賭狗必死!

“唉……”

“終究是實力太過於弱小!”

“隻有弱者,纔會在種種機遇麵前,舉棋不定,因為他們的機會同強者相比,少之又少,隻能慎之又慎……”

薑塵仍舊有些遺憾,心中暗暗發誓:

“等到下次實力更強之際,一定試試‘另辟蹊徑’!”

“下次一定!”

薑塵打定主意,抬頭望向正在唇槍舌戰的二人,朗聲道:

“趙軍正,老屯長,我雖學識有限,但仍從你們的辯論中,感受到秦法漢律的精妙……”

聞言。

軍法官-馮權與教習屯長-張百歲都暫歇攻勢,眼神齊刷刷地掃了過來,異口同聲道:

“那你覺得,秦法漢律,誰纔是真正治世之法?”

嘶——

薑塵心中一緊,立即熄滅了最後一絲“兩頭誇”的牆頭草心思,沉聲開口:

“漢律!”

“秦法嚴苛猛於虎,名聲已汙,尋常百姓,難以接受。”

“真正有資格成為治世之法的,唯有漢律!”

“王者之政,莫急於盜賊,故糾之以猛;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故施之以寬。漢法,纔是百姓軍民真正需要的治世之法。”

張百歲頗為滿意,薑塵所言,與他所思所想,頗為符合,尤其是“糾之以猛,施之以寬”十分符合漢律的特點,微笑道:

“小傢夥,若日後有時間,可常來教習室,熟讀《漢律六十篇》。”

薑塵點頭,誠懇道:

“一定拜訪。”

當說出這幾個字後,

金光乍現:

【福兮:獲得白色命格——“漢之遊俠”。】

【漢之遊俠:身輕如燕,遊蕩四方,一旦啟用該命格,移動速度將獲得小幅度提升。】

識海深處,代表著“據守”的白色碎片旁,赫然又出現了一塊全新的碎片,熠熠生輝!

“哼!”

馮權冷哼一聲,見十位青州老卒都失了戰意,懶洋洋地躺在地上,愈發煩躁道:

“今日選拔,到此為止,爾等民夫,早點滾回窩棚吧。”

隨後,

馮權就氣呼呼地離開了校場。

薑塵嘴角微微上揚,抬頭,對上張百歲的眼神,相視一笑。

張百歲十分滿意,亦告辭道:

“我相信以你的才能,要不了多久,你我就能在教習室再見麵。”

說完。

他亦拎著茶壺,悠然離去,同馮權形成了鮮明對比。

一旁的刀眼笑著解釋:

“老屯長並不實際掌兵,但任何人從普通士卒,晉升為掌兵之職時,都需到他那裡學習律法,看來,老屯長十分看好你的潛力呢。”

薑塵搖了搖頭:

“無論有多少潛力,死在半路上,都不過是一場空罷了。”

刀眼讚同,好意提醒:

“的確,你的實力太過於偏科,氣血多而虛浮,應當是短期內服藥所得,平日裡記得多多打熬筋骨,將這些氣血真正凝入身體,隻需跟隨征西軍繼續征伐西域,晉升為青州兵的機會,還有很多。”

薑塵點了點頭,抱拳道:“多謝。”

其餘九位青州老卒亦笑著告辭,並萬分期待與薑塵並肩作戰的那一天。

……

眾人走出校場。

陳不餓、小伍、公孫虎三人靠了過來,都十分替“頭兒”感到惋惜,以薑塵硬抗十青州老卒的實力,居然冇能入選?

嘈嘈切切說了一大通,總結起來就一句話:

“這國怎,定體問!”

小伍更是為薑塵感到不滿,歎氣道:

“頭兒消耗了那麼功勞,最終連個青州兵都冇撈到。”

薑塵哈哈大笑:

“不,我覺得收穫滿滿!”

青州兵選拔名落孫山,早在意料之中,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他幾乎冇有半點失落情緒,反倒是在這偌大校場內,收穫了一些買都買不到的好東西。

《小荒蕪經》,

漢律派的認可,

民夫群體的聲望,

新命格“漢之遊俠”,

張龍象部青州兵的好感,

十位青州老卒打出來的交情,

這些相對隱性的東西,足以堪比十份青州兵入選名額!

眾人回到窩棚,躺下歇息,一睡解千愁。

薑塵則拿出《小荒蕪經》細細研讀,終於明瞭這方天地的武道體係。

開篇第一頁便寫道:

“天下民間武道,皆源於軍旅,隻因武道磨礪,www.ukansh.com在於殺伐,而殺伐之道,莫勝於軍爭!”

“故天下武聖,必發於行伍之間!”

“涼、冀、青、益、中、徐、梁、荊、揚等九州雄兵所用武道儀式,如青陽、種龍、奔馬、射鵰等,皆為此界超凡入聖之起始。”

“不舉行儀式者,終為凡俗。”

這便是開篇第一頁的全部內容,而當薑塵翻開第二頁的時刻,才真正明白,老屯長所言的“內容驚為天人”究竟是何意?

等到薑塵將這本泛黃書冊看到最後一頁,最後一個字的時候,他已經感受到心神躁動,大腦急速旋轉思考,試圖理解其中的神妙理念,隻因——

這看似普通的《小荒蕪經》,竟揭示了九州雄兵晉升儀式的本質,令人震撼不已:

“孤遍學九州儀式秘法,終有所得:所謂超凡入聖,便是以超凡之靈力,洗禮**凡胎的過程。”

“儀式的根本,從來都不是儀式上服用的那些藥材,關鍵在於消化!”

“**凡胎並不具備消化靈力的潛能,唯有扮演之法,方能一窺列仙諸神超凡之境地!”

“各個儀式的名稱,也不僅僅是稱謂,而是具體要求!是扮演的鑰匙!扮演成昔日仙神的形象,以列仙諸神之威權,強行消化容納天地靈力!”

“而你!”

“若要習練此功法,你所要扮演的對象,是令蒼茫大地——繁盛、荒蕪、枯榮之人!”

“當然。”

“窮文富武,你也得買得起那些藥材靈物!”

“冒昧問一句,你——有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