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將軍,末將告退。”

薑塵緩步走出欽差營地,心中卻暗暗琢磨了起來。

太凶刀法曾接連受過二次正道靈光的加持,其刀法錯漏之處,幾乎都在推演中消去。

若能再接受兩三次誅魔靈光的加持,興許便能晉升為傳說中的軍團武技。

可惜。

現如今,羅教蟄伏於暗處,薑塵一時之間,也找不到任何界外邪魔的蹤跡,這條路子,便隻能作罷。

“好在……還有水磨工夫這一辦法,無論是什麼武功,持之以恒,積年累月,終有化腐朽為神奇的那一刻。”

薑塵一邊向老屯長所在的教習室走去,一邊細細琢磨。

他第一時間便想到了赤紅命數【才思之士】,隻要氣血管夠,便可在識海之中,無限延長思維時間。

或者說。

思維加速!

外界時間的尺度並未發生任何改變,僅僅是加快了薑塵本人的思考速度罷了!

但是——

這條路子,也被堵住了。

薑塵扶額歎息。

【才思之士】已然陷入沉寂,至少要等到七日之後方能恢複正常。

這是命格受損後的必然結果。

“有什麼辦法,能讓【才思之士】提前恢複呢?”

薑塵腦筋一轉,便想到了可能的解決辦法。

解鈴還須繫鈴人!

【才思之士】來源於皇帝口諭,本質上是國運加持的結果。

若能獲得一筆額外的國運加持,【才思之士】所受的損傷,自然迎刃而解!

“東方道長……”

薑塵心中一動。

有可能撈到一筆國運的人,也唯有這個頗為貪財卻又神通廣大的老道士,東方英雄!

一念及此。

薑塵立即調轉了方向,快步向隨軍道士所在區域奔去。

…………

道士營帳區。

東方英雄躺在軟軟的床鋪上,雙手捧著原屬於薑塵的一千畝田契,一遍又一遍地數著,喜笑顏開道:

“發財咯~”

“區區一個五百主,哪裡能在短時間撈到兩萬零八百兩銀子?”

“待戰爭結束,這些充作抵押物的田契,便是貧道的私產嘍~”

話音剛落。

薑塵撩開門簾,笑眯眯地走入帳篷。

“薑,薑五百主?”

東方英雄愣了一瞬,急忙從床上跳了下來,眉眼緊皺,卻還是要擠出一絲笑容:

“貧道剛剛隻是隨口一說,你不要放在心上,隻要你能在戰爭結束之前,拿出二萬兩銀子,這些田契,自然如數奉還,物歸原主。”

“不,東方道長,您誤會了!”

薑塵麵龐不曾顯露出絲毫怨氣,反倒揚起嘴角,澹然一笑:

“我這次來,並不是對借款協議有任何想法,而是……給您送錢來的!”

東方英雄一聽到錢,頓時就不困了,原本緊皺的眉眼,頓時舒展開來。

他伸手一揮,搖晃了一下拂塵。

一絲絲五彩光華竟裹挾著些許杯具與茶葉漂浮而來。

一旁水壺中的清水,亦在短時間內快速沸騰,飛快衝入茶壺之中。

短短幾息時間。

一壺熱騰騰的茶水,便沖泡完成。

若是凡人見了,定然會誤以為是神仙手段。

東方英雄端起茶杯,澹然笑道:

“薑五百主,喝茶,咱慢慢說。”

薑塵掃了東方英雄一眼,隨後從懷中取出最後一百畝田契放在了桌麵上。

這是他晉升百將時所得的田契。

也是手中最後一份優質資產。

薑塵手捧香茗,不急不緩道:

“您既然喜歡田契,這些,也一併抵押了吧。”

見到這些白紙黑字的契書,東方英雄頓時心中搖擺不定。

道觀發展,往往需要大量田地。

唯有擁有了土地與佃農,成為某一縣城的大地主,道觀才能真正在青州紮根並廣納信徒。

而各地縣令或縣長,往往會默契壓製道觀發展,嚴格限製道門進行土地兼併。

過去好些年,往往東方英雄費了很大的心血,才能弄到十幾畝田地,還大多是山田,劣田。

也正是為了獲取田地,諸多道士才自願加入征西軍的隊伍,以博取功勳,換得田地。

東方英雄眼神中帶著一絲渴求:

“薑五百主,您有什麼想法,請直說吧,貧道能辦到的,一定辦到。”

try{mad1('gad2');} catch(ex){} 薑塵露出笑容:

“有什麼辦法,能額外獲得一些國運庇佑,哪怕隻是很少一部分。”

聞聽此言。

東方英雄沉吟許久,思索了好一會兒才道:

“與國運相關之物,一向極為稀少,我手裡,也僅僅隻有傅介子誅樓蘭王古畫,具備類似的效果。”

“削減樓蘭國運,自然便能得到大衛國運的庇佑”

“但九代樓蘭王燕萬權的王魂已碎……”

薑塵嘴角微微上揚,當即開口打斷:

“五百兩!”

東方英雄登時便不說話了。

尋常百將,若是不喝兵血,一年不吃不喝,也就攢個六七百兩銀子,五百兩,已經是一筆極大的數字!

縱使是五百主,一年各項收成加起來,也極少超過三千兩。

薑塵冷凝著臉,澹澹道:

“道長,這裡是軍營,是軍人的地盤,若是太過於貪婪,是冇有好下場的!”

聽到這番略帶警告意味的話語。

東方英雄心頭一跳,瞬間回過神來,冷汗從額頭滲出,良久,才輕笑一聲:

“你殺了我吧。”

“誒?”

“您說什麼?”

薑塵愣了半晌,完全冇料想到,東方英雄道長竟會說出此等決絕言語,一時竟有些迷惑:

“道長,隻是些許銀兩,漫天叫價坐地還錢的事,還不至於弄到你死我活吧?”

東方英雄哈哈大笑:

“薑五百主,你誤會了,容我慢慢說予你聽。”

薑塵驚訝挑眉:

“哦?”

“洗耳恭聽。”

東方英雄沉思數息,心中暗暗計較了一番,暗暗想道:

“薑塵如今已是五百主,一些秘密,便也算不上秘密,說給他聽倒也無妨。”

一念及此。

他便詳詳細細地講述起了,關於“凡入道門者,氣運皆空”的古老密辛!

此事。

還需從道祖李聃周遊九州說起。

“春秋末年,道祖倒騎青牛,來到中州之地。”

“彼時,智趙魏韓四大卿,輪流執掌晉國大權,以九鼎聚集天下氣運,橫壓天下諸侯!”

“智伯自詡天命加持,認為世間眾生,都應臣服於自己,竟命令道祖,前往國都,為晉國鞍前馬後。”

“然而。”

“道祖卻搖了搖頭,言道:氣運不過繁花似錦,命數可用而不可依賴。說完,便離了中州。”

“不過幾年功夫。”

“趙襄子率先反抗智伯的統治,魏韓二卿亦飛快反水,三家一同瓜分了智伯以及其他二家小卿的土地。”

“晉國,也因此滅亡。”

薑塵心中一動,問道:

“天命……那智伯所擁有的,是什麼天命?”

東方英雄答道:

“紫薇帝命!”

“此乃天地一等一的命數,尊貴至極!”

“智伯本有成為九州霸主的至高天命,卻從不在意百姓死活,也不重視武卒培養,一意沉迷氣運命數之說,最終,身死族滅。”

簡而言之。

天子,兵強馬壯者為之!

薑塵若有所思,沉吟道:

“氣運可錦上添花,也可雪中送炭,但真正決定勝負生死的根基,還是人本身啊……”

東方英雄捋了捋鬍鬚,稱讚道:

“薑五百主,你身懷大氣運,卻花錢向貧道求取些許國運,與昔日身死族滅的智伯,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又有什麼區彆呢?”

“你現在能醒悟過來,倒也是一樁好事。”

薑塵這才明白過來,東方道長向他講述道祖事蹟,實際上是一片好心,是勸戒他不要過於沉迷氣運命數之理,不由暗暗讚歎:

“東方道長雖有些貪財,倒也是一位真正有德行的道長啊!”

一念及此。

薑塵起身,先向東方英雄深深鞠了一躬,語氣誠懇道:

“多謝道長指點勸戒,我必銘記於心,但是……

我確實有一項要緊事急需氣運加持,希望道長不吝賜教,告訴我,取得國運的真正辦法。”

東方英雄輕輕品了一口香茶,茶香頓時氤氳於鼻息之間,仍舊說著:

“我還是那句話——殺了我吧。”

薑塵愕然,皺眉開口:

“東方道長,您是認真的嗎?”

緊接著。

東方英雄才澹然講述起,道祖李聃離開中州後的事蹟……

try{mad1('gad2');} catch(ex){} 短短幾年光景。

三家分晉,天下震怖!

任誰也不曾料想到,身懷紫薇帝命的智伯,竟身死於趙襄子之手,甚至於頭骨,都被製成了一尊酒器。

而道祖李聃,也於這一年踏遍九州,看厭了人間萬事,傳下了諸多道統,倒騎青牛,西出函穀關!

出關之前。

數位接受過道祖教誨的鬥將武侯,亦是未來九州道門的各家祖師,皆立於關口,為師長送行。

李聃身無長物,便向眾人以新滅的晉國為例,講了一番道理:

“似晉這般強大的國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便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的道理。”

“若遭逢千年未有之變局,也許還能迎來複興的時刻。”

“必須先從自家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

眾祖師心有所感,周身氣運頓時一散而空,並掌握了一門極為獨特的滅運法術,喚作——

外滅外殺之法!

剝離自身氣運,化作投影。

誰若是擊殺了此投影,自身氣運與因果,便將轉移至誰人身上。

薑塵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您是想讓我……外滅外殺了您身上多餘的氣運?”

“孺子可教也!”

東方英雄讚歎一聲,哈哈大笑道:

“貧道隨軍許久,積累功勳,也沾染了不少外在氣運。”

“五百兩,砍貧道一次,能不能從投影身上奪得些許氣運,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野果閱讀,.yegoyed安裝最新版。】

說著,起身,東方英雄緩步走出營帳,尋得一片無人空地,便在半空中,畫出一道五彩人影,最終凝聚成形,化作與東方英雄一般無二的形影,手裡亦拿著一根拂塵。

“得罪了!”

薑塵舉起魔兵虎翼,冷冷望向半空中的投影。

東方英雄後退數步,竟尋來一張躺椅,側身便躺了上去,一副吃瓜看戲的表情,心裡卻思維發散,忽然想起:

“對了!”

“智伯身為天命之子,氣運命數加持,其屍身,亦是一等一的煉器耗材,稍加煉製,便可煉成一柄神兵利器,難不成……”

“趙襄子以智伯頭骨所製成的酒器,也是一件神器?”

…………

北荒城。

柳傳智身騎黑蛟馬,冷冷地凝視著城牆,身後,跟隨著整整五千青州軍士,軍威赫赫,血氣沖天!

城牆之上,北荒城主身側左右,大多是羅教中人,齊聲高喊:

“柳將軍,我等北荒城,已集齊鬼門關所需耗材,你若戰,那便玉石俱焚!”

聞聽此言。

柳傳智身邊的二名校尉,馮武,馮文皆皺起了眉頭,提醒道:

“東犁城之時,羅教大巫祝尚未做好準備,匆匆迎戰,僅僅開啟了一道極為殘破的鬼門關,便早早被破壞。”

“饒是如此,也一口氣殺傷了近乎五百青州兵。U看書 .ukansh.com”

柳傳智麵上覆蓋著一層涼涼的寒霜,一開口,便帶著一抹不容置疑的威嚴:

“若鬼門關當真被召喚出來,我會出手解決。”

聽得這話,二名馮姓校尉便安下心來,立即調動起青州軍士,飛速攻城!

見此情形。

北荒城主大怒,立刻命眾多羅教弟子動手。

在他看來,哪怕自家百姓全數死光,也絕不允許東蠻奪走自己的地盤!

不多時。

城池中央。

一抹清冷月光落下。

灰濛濛的陰冷霧氣,悄然瀰漫天地之間。

而北荒城最中央侯府上空,陡然顯現出一道鬼氣森森的大門!

那大門極為古樸陳舊,有些朦朧,看不清楚,不過數千青州兵卻能夠清楚看見最上方的三個古隸書文字——

鬼門關!

一陣送葬時纔有的哀樂響起,鬼門緩緩洞開,成千上萬道身影,輕飄飄地蕩了出來,其中,達到鬼將層次的鬼物,足足有七位!

鬼影重重!

瞬間!

數千青州兵,皆渾身一顫,感受到某種恐怖與死亡的氣息,正在向自己等人靠近。

也正是此時。

柳傳智騎乘著黑蛟龍馬,一步步向前,走至數千青州兵身前,凝視著那分外恐怖的鬼門關,隨手從懷中掏出一顆人類頭骨製成的古舊酒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