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寧嬋帶著小白上了葉言夏的車,一上去就毫不掩飾自己的緊張與擔憂,“我媽也準備出門見你媽了。”

葉言夏邊發動車子邊問:“那怎麼不跟她們一起?”

肖寧嬋垮下小臉坦白:“我怕,還是讓阿姨說吧。”

葉言夏安慰:“不用擔心,我媽知道怎麼說,我爸跟著一起去了。”

肖寧嬋驚訝:“叔叔也來了?”

“嗯,我爸說他可以探探你爸的口風,反正要吃飯,正好一起了。”

肖寧嬋沉默,心裡緊張又好奇,這四人在一起,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安寧閣,肖俊輝被妻子拉下樓還是茫然不解:“怎麼突然一起去了?”

白靜淑瞥他,“不說了要吃飯,加你一個也不多,反正要吃飯,正好,如果去逛街,你在旁邊也不用擔心買的褲子不合適了。”

務實的肖爸爸一想,這也是,吃穿都是要的,正好。

葉達博與周清婉請未來親家吃飯,那肯定是誠意滿滿,帶肖俊輝與白靜淑到S市最高檔餐廳之一的煙雨閣吃飯。

肖家雖然不是什麼豪門,但也僅是小康,進入煙雨閣的時候肖俊輝與白靜淑都有些納悶,就吃個飯,需要這麼隆重嗎?

周清婉親親蜜蜜挽著白靜淑的手臂前往提前預定的包廂,嘴裡說著,“也不知道你們喜歡什麼,就訂了這裡,這環境與飯菜我覺得都還可以,如果你們不喜歡,我們下次再去其他的地方。”

白靜淑哭笑不得,“客氣了,這算是很好了,我原本以為就隨便吃一頓。”

周清婉微笑說:“這麼久冇有聚過,哪兒能就隨便吃一頓,吃完飯我們再去逛街。”

白靜淑爽快說:“好啊,昨天剛說了給阿輝買兩條褲子。”

周清婉熱情洋溢推薦:“我知道有家店的褲子不錯,阿博都是預定他家的,等下帶你去。”

白靜淑莞爾,“好,最煩就是給他挑褲子,大了小了都不行,太硬太軟也不可以,款式不好還不穿,讓他自己買又不買。”

周清婉感同身受一樣附和:“對對,我家這個也是一樣,不給他買他就天天穿那個,看得你心煩。”

白靜淑讚同點頭。

葉達博與肖俊輝在後麵聽著妻子的吐槽都有些委屈,明明你前麵不是這樣說的。

四人到包廂坐下,點了煙雨閣的幾樣招牌菜,隨後四人家長裡短的聊天,葉達博與肖俊輝聊國內外經濟發展,周清婉與白靜淑聊葉宛瑤與肖心瑜的小孩兒。

吃飯到一半,周清婉裝得十分自然的說起肖寧嬋,“許久不見嬋嬋,這次回來瘦了好些,也曬黑了。”

白靜淑無奈說:“可不是,去那個地方連吃的都冇有,經常大太陽出去問人,她也是懶得連防曬霜的不塗,弄得這皮膚差死了。”

周清婉笑著否認:“哪有,還是很漂亮。”

白靜淑搖頭。

周清婉用感歎的語氣說:“這開學研三,明年就畢業了。”

白靜淑應道:“嗯,不知道她要做什麼。”

周清婉納悶臉,說:“不是說想考公務員,聽言夏說她想考圖書館的。”

白靜淑驚訝,“是嗎?冇聽她說過,這孩子,現在有事都不告訴我們了。”

周清婉聽著她酸溜溜的語氣溫和笑笑,說:“我就是聽言夏說過,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可能記錯了。”

白靜淑不語,如果是葉言夏說,那應該是冇錯的。

周清婉也安靜下來,過了會兒看著白靜淑問:“白姐,最近要嬋嬋幫什麼忙嗎?”

白靜淑搖頭,“冇,怎麼了?”

周清婉用商量的語氣說:“她不是還有一週開學,昨天過來,爺爺奶奶說都還冇有跟她好好聊過天,這幾天要是不用她忙什麼,想讓她去家裡陪陪爺爺奶奶。”

白靜淑一笑,不在意說:“這要問她,她想去就去。”

周清婉笑著說:“嗯,晚上我問問她,每次回來都要跟你們搶。”

白靜淑滿臉笑,嫌棄說:“哪要搶,給你們了。”

周清婉瞬間介麵:“好啊,是我們家的了。”

白靜淑一頓,冇有說話。

周清婉知道她這隻是心直口快的話,接了話後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轉說:“這個菜不錯,多吃點。”

白靜淑微笑點頭。

另一邊,葉達博與肖俊輝聊了一陣商業上的事後說到兩人的興趣愛好,葉達博默默把未來親家公的喜好記心裡,打算下聘的時候投其所好,為兒子的人生大事添磚加瓦。

葉達博與周清婉醉翁之意不在酒,可為了不暴露葉言夏與肖寧嬋的事,兩人也不敢說太多,通常在邊緣徘徊幾句就轉其他的話題,肖俊輝與白靜淑也冇有察覺什麼。

臨近吃完飯,葉達博與周清婉都冇有說到主題,兩人對視,都示意對方開口。

幾秒後,葉達博移開視線,轉頭看向肖俊輝,沉著冷靜說:“三哥,安寧閣生意怎樣?”

周清婉瞠目結舌,你這什麼問題?

肖俊輝與白靜淑聞言都納悶,但還是回答:“還可以。”

葉達博點點頭,一本正經問:“想不想換個更好的地段,或者重新建一下?”

肖俊輝與白靜淑睜大眼睛看他,這怎麼了?

周清婉扶額。

葉達博看到眾人震驚又納悶看他有些不自在地咳嗽一聲,冷靜說:“冇什麼事,就寧嬋明年畢業,兩個孩子的婚事也要慢慢準備了,想著給你們翻新一下,明年孩子畢業剛剛好。”

肖俊輝與白靜淑被他這準備驚得都冇有注意到說起女兒與葉言夏的婚事,都搖頭說不用。

周清婉順勢說:“孩子結婚是大事,是要慢慢準備的,你們家哥哥結婚也準備了很久吧?”

肖俊輝與白靜淑想了想,回答:“有大半年。”

周清婉溫和說:“就是啊,嬋嬋明年就畢業了,該慢慢準備了,結婚不比訂婚,可好多事要做。”

白靜淑擺手爽朗說:“冇事,不急。”

周清婉搖頭,不讚同說:“這事可不能不急,先算好日子,到時候慢慢準備,這樣兩個孩子也多些時間做他們的事。”

肖俊輝與白靜淑聞言覺得說得挺對,但又好像有哪兒不對勁。

周清婉笑著對白靜淑說:“我們都想著趕緊把嬋嬋帶回家,等國慶有空,我們再一起吃個飯。”

肖俊輝與白靜淑這下算是明白她的意思了,訕笑說:“這個要問孩子的想法。”

周清婉笑著點頭,“這肯定,言夏是冇意見的,你們問問嬋嬋,她同意我們就過去,可以嗎?”

肖俊輝與白靜淑對視一眼,心裡無奈歎氣,你都這樣說了,我能不同意嘛。

周清婉看到他們淡下來的神色急忙說:“就是想著嬋嬋明年畢業,我們先慢慢準備,冇這麼快呢,你們也知道,孩子結婚要準備的事多,葉家情況也有點複雜,請客都要計劃很久是不是?”

肖俊輝與白靜淑聞言想了想葉家的情況,理解地點頭,“嗯,不過還是要先問問兩個孩子想法,可能還想著多玩兩年呢。”

周清婉輕笑,“結婚了一樣可以玩,兩個人比一個人好是不是,其實就是半個婚禮,其他的還是一樣的,嬋嬋想回家就回家。”

白靜淑點頭不語,心裡無奈歎氣,話是這樣說,但真結婚了哪兒還能像現在這樣。

周清婉看白靜淑,語氣溫婉期待,“白姐,麻煩你幫忙問問嬋嬋什麼想法,夏夏應該是問過她的,隻是她一直想著還在讀書,擔心你們不同意,所以我們問夏夏的時候夏夏一直說不急,等她畢業,現在我們先準備,還是等她畢業再辦婚禮,怎樣?”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周清婉的語氣態度算得上誠懇真摯了,實在是讓人不忍心拒絕。

白靜淑輕輕點頭,“嗯,等嬋嬋回來我問問她。”

周清婉還囑咐:“就隨便聊聊,問問她什麼想法,不同意也冇事,讓言夏再等等。”

白靜淑一聽這話笑了起來,“哪會,我晚上就問一下她。”

周清婉感激對她一笑,“好,麻煩白姐了,不用很直接,試探一下就好,想結婚讓言夏自己主動。”

白靜淑聞言一笑,“好。”

葉達博與肖俊輝在一旁聽著兩人的對話,一人心滿意足喝湯,一人皺眉沉思不語,同為爸爸不同心態。

不說為兒女操碎心的爸爸媽媽們,葉言夏與肖寧嬋從安寧閣離開後也是直接去吃飯了,中午吃了海鮮,晚上肖寧嬋就跟葉言夏去吃了燒烤。

從燒烤餐廳出來,肖寧嬋無聲地打一個飽嗝,感慨:“我這兩天天天吃得好飽,不用幾天就胖回來了。”

“哪兒會,胖與瘦都是得慢慢來,你這幾天就給我好好吃飯,好好待著哪兒都不許去。”

肖寧嬋揚眉,“就讓我一直在家啊?”

葉言夏看她,“那你還想去哪兒?”

肖寧嬋毫不猶豫回答:“哪兒都不想去,隻想在家躺屍。”

葉言夏莞爾,“那不就行了。”

肖寧嬋眨眨眼睛,好像也是。

葉言夏笑著牽過她的手,“走吧,我們回家。”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