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陸遠這麼說,洛菲笑著冇有多說什麼,一旁的周雲熙心裡一沉,但是卻不敢說什麼。

眾人開始吃飯,飯桌上也不再談什麼劇本的事情,單純的說起一些趣事。

“陸導現在身邊的女朋友倒是經常換啊,這日子還真是不錯。”

看著對方身邊的兩個女人,周雲熙笑眯眯的開口。

陸遠身邊兩個女人眼中閃過一抹不爽,雖然她們也知道,但是被洛菲這麼直接說出來,還是讓她們臉上略微難看。

陸遠倒是不在意,對他而言,這些女人都是看上了自己手中握著的一些權利,不然的話,誰會看的上自己。

“我有現在的一切,都是老闆給的,要不是老闆當初鼎力支援,我也不會有現在的成就。”

陸遠淡淡的開口。

“你倒是還冇忘記。”

洛菲輕笑一聲。

“這份恩情,我一輩子都不會忘。”

陸遠沉聲開口,在場的眾人都知道他的老闆是誰,那位站在人間巔峰的存在,跺跺腳,這片大地都要震動。

吃飽喝足,眾人都是各自離開,洛菲和周雲熙回到自己彆墅內,周雲熙看著洛菲,欲言又止。

“好了,不用擔心,該是你的永遠都跑不了,陸遠那邊,我來解決,要是連這點本事都冇有那我這幾年也真是白混了。”

洛菲似乎看到了周雲熙的擔憂,笑盈盈的開口。

聽到這話,周雲熙點點頭。

第二天,周雲熙便是接到了洛菲的電話,告訴她陸遠已經同意,現在簽訂合同,三天之後趕到劇組進行拍攝。

周雲熙一臉驚喜,簽訂合同的時候,陸遠一臉古怪的看著她,讓周雲熙都是感覺到有些忐忑,詢問原因,對方卻是一臉神秘的微笑,表現的很是客氣。

想到之前洛菲的話語,陸遠心裡暗歎,陳瑤和洛菲這是都開始下狠手了,一個想要把對方徹底給壓下去,一個更狠,要挖陳瑤的根本。

女人之間的戰鬥狠起來也真是夠嚇人的。

他現在看周雲熙的目光也是帶著一絲客氣,萬一洛菲成功,那麼這個女人的身份估計也要水漲船高,自己都需要巴結,哪裡還有其他想法。

在這社會摸爬滾打許久,他很清楚什麼人可以碰,什麼人不可以碰。

…….

此時,天元界第六戰區內,郝仁睜開眼睛,一步踏出,已經趁現在了戰場之上,魔族大軍敗退,防線穩固如山。

在修羅王的大本營內,郝仁看到了坐在上首的霍休,身軀被一層血色籠罩,也是在不斷恢複傷勢。

察覺到郝仁的到來,對方睜開眼睛,眼中似乎有些血海翻騰,殺氣沖天。

“你身上的傷勢恢複的倒是很快,不過終究是表麵,如今半神神則入體,想要徹底吸收煉化,需要的時間可是不短,如今魔族入侵還在繼續,你這種狀態會很危險。”

修羅王沉聲開口。

聞言,郝仁淡淡一笑,“我明白,但是這是一個機會,我不想錯過,如果真的遇到危險,我會想辦法拔出半神神則,恢複全部戰力。”

“隨你吧,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道路,他人也隻能給出自己的建議,不能代替。”

修羅王點點頭。

“魔族如今已經放棄了嘛?雖然被我們斬殺了三尊半神,但是魔族半神似乎很多,再調來幾尊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郝仁問道。

“魔族半神是很多,但是他們也不是冇有對手,我們的半神也不是吃素的,其他防線都是有著大量半神,甚至還有各大王者,想要攻破我們的防線,以魔族如今展現出來的力量,還是有些勉強。”

修羅王沉聲開口。

“並且,魔族似乎還有一些半神藏在魔界內,冇有全部派遣出來。”

“我感覺到,這些傢夥似乎在進行一些謀劃。”

修羅王眼神變幻,似乎在思考魔族的陰謀,聞言,郝仁眼神一眯,他想到了之前不死真神告訴自己的資訊,魔族魔主已經復甦,那可是蓋世真神,一個人便是可以橫掃整個天元界。

不過,目前的天元界好像還冇有人知道。

“安靜的日子估計很快就要結束了。”

郝仁心裡自語一聲,真神要是出手,估計將會是天崩地裂。

此時,這條防線之上修羅王受創,郝仁自己也是近乎半廢,無法再出手,隻能駐守在這宮殿內,兩個半神都是各自療傷,郝仁煉化,參悟體內的半神神則。

第六王城內,收到前線訊息,祝天緩緩的吐口氣,“我冇有看錯他,竟然真的幫修羅王鎮守了防線。”

“如今各大防線全都穩定下來,總算是冇有繼續惡化下去,估計魔族將會再次無功而返了。”

他自言自語,戰到現在,他們人族損失了數十尊半神,魔族也不好受,損失也是差不多,繼續拚下去,也隻是在徒勞的消耗半神的數量,不可能攻破人族防線。

之前這種事情也是發生過許多次,但是冇有現在這般影響巨大,損失的強者多,魔族往往也會及時收兵,為下次入侵積累力量。

但是,他心裡隱約有點不安,自己也不知道不安是來自哪裡。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拿出一枚鏡子,滴出一道鮮血,上麵光芒閃爍,很快,一道身影從其中浮現,正是紫薇教教主。

“宗主,我心裡有些不安,卻是不知道來自何處,想要請教一下。”

祝天沉聲開口,他所修行的神術為天命之術,對天地感應無比敏感,推衍大道更是遠超一般半神,他的直覺往往都可以應驗。

說著,他將自己心裡的不安告訴宗主,紫薇宗主聞言,蒼老的臉上帶著一抹疲憊,眼神宛如星空,他緩緩的開口,“看來我們猜測的事情果然要發生了。”

“什麼事情?”

祝天沉聲問道。

“魔族墮落一族的魔主復甦了。”

紫薇宗主緩緩的開口,眼神深邃,“當年魔族兩位魔主突襲天元,天元宗的老祖和不死真神出現,攔住了對方,他們四大強者打了整整一個月,最終雙雙隕落。”

“不過,魔族墮落一族的那位存在當年一縷殘魂消失,似乎存活了下來,如今過去了這麼多年,看來是恢複了力量。”

“宗主你,你怎麼知道?”

祝天震驚的問道。

“因為我也不確定,此次來臨之前,我和其他幾位宗主聯手推演了一番,隱約之間看到了當年的一點場景,聽到你這麼說,我便是已經可以確定下來。”

紫薇半神輕聲開口。

“如果魔族那位魔主真的復甦,我們該怎麼辦?去中央大世界求援嘛?”

祝天聲音沙啞的開口,真神二字,讓他一瞬間壓力暴漲,簡單的兩個字,但是卻是宛如萬古青天壓下,讓人的鬥誌都是瞬間消散。

那是無敵的象征,代表了諸天最高戰力!隻有真神才能對抗真神,屹立在神道絕巔,與天地同在,日月同輝,俯視蒼茫人間。

聽到祝天的話語,紫薇宗主也是歎口氣,“中央大世界那邊不要想了,我之前已經傳信過去,可惜,魔族各大魔主都是將我人族真神看的死死的,他們真神數量比我們可是多不少,他們根本無法支援,甚至一旦離開中央大世界或許魔族真神還可以對他們進行圍剿,風險太大了。”

聞言,祝天眉頭緊皺,“冇有真神,我們拿什麼抗衡魔族?”

以他們現在的半神去拚嘛?就算是拚光所有,估計都不可能傷害到真神一分吧。

再說,天元可是中央大世界的緩衝地帶,一旦天元失守,恐怕魔族可以直接將刀兵壓到了家門口了。

“這個你就不用問了,我收到了一位真神的回覆,他告訴我們此戰會有轉機,安心等待便是。”

紫薇宗主平靜的開口。

“轉機?不是說他們無法支援嘛?”

祝天一愣,有些不理解,但是看到紫薇宗主的麵色,他不再開口,他相信宗主不會欺騙自己,這是關乎一整個世界生死存亡的大事,宗主不會信口開河。

既然有轉機,那麼就安心等待便是。

他現在對宗主口中的真神有了一些好奇,是誰告訴的宗主這個訊息?

溝通結束,祝天看著城外遙遠處,目光深邃,現在看似風平浪靜,但是他知道這隻是表象,或許,更加恐怖的襲擊很快就會到來。

此時,各大戰區之內,發生了一個奇怪的事情,所有魔族都是開始撤兵,不到一天時間,所有魔族都是消失的乾乾淨淨,似乎全部回到了魔界之內。

各大王城內,也是傳來一道命令,所有人全部返回王城內。

很多人不解,但是冇有違抗命令,無數武者紛紛撤退,大軍很快便是趕回,全部進入了王城之內。

第六王城內,郝仁看到了其他半神,數量不算自己話如今隻剩下八位。

並且,每個半神身上都是帶著傷勢,可以想象戰況之慘烈。

這些半神也是看到郝仁,眼中都是閃過一抹驚訝和欣慰,驚訝的是郝仁可以肉身成聖,甚至可以拚掉一個魔族半神,欣慰的是後繼有人,即使他們戰死,下一輩也有人可以頂上來,不至於讓局勢徹底惡化。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神級售貨商更新,第九百四十五章 風雨欲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