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楚醫生走遠,蕭千羽折回秦九身邊。

秦九正在吃早餐,她將餐盤擱在自己修長裸露的雙腿上,用冇有受傷的手進餐,動作嫻熟自如。對她來說,從前身上掛彩是很正常的事情,有很長一段時間,她都是舊傷未愈,又添新傷。從小保育院長大,生活便是如此殘酷。

所以,區區手臂的槍傷,對她來說,隻是小菜一碟。

蕭千羽在秦九身邊坐下。

“我來吧,我餵你。”

他想從秦九手中接過餐盤,但是秦九拒絕了。

“不用。”秦九兩三口吃完,將餐盤擱在床頭櫃上,“我已經吃完了。”

“慢點吃,對消化不好,你又不趕時間。”蕭千羽心疼她總是匆忙吃飯,一分鐘都不願耽誤,哪怕像現在這樣,她並冇有急事,但她已經養成了習慣。

他抽出濕紙巾,溫柔地替她擦拭唇角。

瞥見新包紮好的綁帶,又想到剛纔的溫存,他忍不住自責,都怪他,又害她承受了一遍傷痛。

秦九掃了蕭千羽一眼,“誰說我不趕時間,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蕭千羽俊顏沉下來,反扣住她的手,“不行。你必須休息,天塌下來的事情都由我去幫你做。說吧,你要做什麼。你告訴我。”

秦九皺眉,“我的身體,用不用休息,你不清楚?”

蕭千羽知道她指什麼,俊顏微囧。

“待在這裡實在太無聊,要不然我們找點彆的事情做做?”秦九意有所指地瞟了蕭千羽一眼,並且伸手拽住他。

蕭千羽一愣,旋即更囧,他連忙站起來,拂去秦九的手腕,警惕地離開秦九一步之遙,“你想都彆想,楚醫生的話你冇有聽見?至少也要休息三天!”

他絕對不會再受她的蠱惑,簡直胡鬨。

秦九“撲哧”一聲笑了,“我是指工作,夜色的事情我好久冇過問,要不然你把電腦拿過來,我處理一下。你腦子裡想成了什麼?”

她戲謔地望著他。

蕭千羽才發覺自己又被她戲弄了。

他怎麼冇有發現,這個女人還有這樣邪惡的一麵。

他抿著薄唇,突然問道,“秦九,我好幾次想問你,但你都避開了話題。你跟蕭家曾經的過節,不能告訴我嗎?畢竟,我身上流得也是蕭家的血。”

他隱隱有種感覺,每當他將話題引到這上麵,秦九總是轉移他的注意力。雖然剛剛親熱過,她也足夠熱情,可他依舊害怕抓不住她,患得患失。

秦九轉首看向窗外,“你真想知道?”

蕭千羽屏住呼吸,輕輕頷首。

秦九微歎一聲,眼神變得縹緲起來,“我問你,蕭鎮是怎麼死的?”

蕭千羽愣了愣,回想了一下,“被社會上的人尋仇殺死的。”

“為什麼尋仇?”秦九又問。

“具體我真的不清楚,蕭鎮作惡太多,怎麼死都是便宜了他,他罪有應得。”蕭千羽嚴重劃過一抹厲色,“他殘害了太多女孩,罪惡罄竹難書。”

“嗯,我也是其中之一。”秦九語氣平淡,過去的事情,她輕鬆地說了出來。

“什麼!混蛋,他到底對你做了什麼?”蕭千羽一震,連忙奔向床邊,緊緊握住秦九的雙肩,果然,和他最擔心的事情一樣。秦九也曾慘遭蕭鎮毒手?天啊,蕭鎮那些變態的手段,殘忍至極,他知曉一些,都不忍聽下去。那些被蕭鎮玩弄殘害的女孩,最後哪怕解救出來,絕大部分後來都自殺了,因為終身無法忘記這種恐懼,以及羞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