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隻是一個小小的都尉,還是暫時署理的,洛陽朝廷會給我下聖旨?”

孔鳴撓撓腦袋,百思不得其解,“雲嵩先生,聖旨寫的什麼呢?”

彭儀笑的合不攏嘴:“來傳旨的是曾經侍奉先帝的韓公公,他並冇有告訴使君聖旨內容,但我看到他拿的是製書,應該是獎勵公子的。”

朝廷的聖旨一般分為三種:第一種是詔書,用來詔告天下,一般有國家大事的時候才宣佈。

第二種是製書,用來任命提拔官員,宣示皇恩,或者加官進爵,或者賞賜金銀珠寶之類。

第三種是敕書,敕書大多時候用來罷官免職的,但有時候升官也會使用敕書,不過使用敕書即便升官也會有告誡事項附帶。

“恭喜公子升官。”

徐盛、賈華、宋謙等人一起抱拳祝賀,看來這次選對了主公,這少年估計要飛黃騰達。

孔鳴把棉袍交給太史芳華:“麻煩芳華姑娘把文向等人送到都尉府,讓宋固給他們安排住宿之處,我去相府接詔。”

“著落在我身上便是,公子安心去吧!”太史芳華溫柔的答應了下來。

旁邊的彭儀笑道:“郎才女貌,倒是天生一對。”

孔鳴回府牽了坐騎,與彭儀一起快馬加鞭趕往相距五裡路程的原國相府,現在已經改成了太守府。

來到大堂,便看到孔融居中高坐,麵帶怒容,王溫、範安等佐官,崔琰、邴原、程禮等幕僚束手站立,三十多歲的韓公公一臉拘束,身後跟了幾個小太監。

“這情形不太對啊,既然製書是獎賞我的,老爹又抽哪門子瘋?”孔鳴有些納悶。

看到孔鳴進來,韓公公就急忙起身宣讀製書,大意就是孔鳴用兵有方,一舉剿滅張角堂弟張饒的三萬八千流寇,並將張饒梟首,因此擢升孔鳴為“破虜將軍”。

在場眾人剛開始也不知道聖旨寫的什麼,聽韓公公宣讀完齊聲向孔鳴和孔融祝賀:“恭賀元亮公子榮膺將軍官職,恭賀孔使君生了和好兒子啊!”

“我成將軍了?”

孔鳴笑的牙花子幾乎抽筋,我特喵的還以為署理都尉轉正呢,冇想到混上將軍官職了。

彭儀朝孔鳴做鬼臉,意思是上報朝廷的捷報是我寫的,那三萬八千人是我無中生有變出來的,張饒也被我虛構成了張角的族弟。

孔融臉色這才稍稍好轉,吩咐程禮:“給韓公公準備謝禮去。”

韓公公受寵若驚:“使君見外了,小的豈敢接受。”

孔融揹負雙手破口大罵:“不過,還要勞煩公公回去告訴董賊,他如此逆天行道,用不了多久,天下英雄必會群起而攻之。到時我孔融定然身先士卒,剷除逆賊,匡扶漢室!”

“哎呦……我的使君大人,小的怎麼敢傳這話。”韓公公抬起袖子擦汗,一臉驚恐。

韓公公從洛陽帶來的話,自從鴆殺了何太後之後,董卓就把弘農王劉辯與唐後囚禁在了一座私宅,並派重兵把守。

董卓隔三差五給自己加官進爵,先是司徒,後來升太尉、兼前將軍、假節鉞,過幾天又封自己為郿縣侯,賞賜斧鉞、虎賁,入朝不拜、劍履上殿。

自董卓掌權以來,先後提拔親信董旻、董璜、牛輔、伍瓊、周毖、何顒、鄭泰、蔡邕等人為重要官職,弄得滿堂文武頗有非議。董卓又玩弄權術,籠絡了黃琬、楊彪等一幫桓靈時期的老臣替自己站台。

就在半個月之前,趁著把何太後和靈帝埋葬之時,董卓公開盜墓,一舉將靈帝的陪葬物品盜空,隻剩下不值錢的玩意。

見百官無人敢反對自己,因為袁紹、曹操等人出逃稍稍有所收斂的董卓舊病複發,時不時夜宿皇宮,姦汙宮女,甚至染指了靈帝的嬪妃,更是惹得怨聲載道,人人唾罵。

孔融之所以大發雷霆,正是因為聽了韓公公的敘述之後才氣得火冒三丈,臉色鐵青,拍著案道:“彆以為給我兒子封一個將軍爵位,我就會感激涕零,開春之後諸侯不討伐他,我孔文舉第一個出

“使君稍安勿躁,天下英雄必有計較。”王溫、範安、崔琰等人紛紛勸諫。

韓公公又掏出一封敕書:“這裡還有敕書一封,請孔元亮公子接敕。”

在場眾人俱都一愣,這韓公公竟然還留了一手,隻能一起跟著孔鳴作揖接旨:“臣等接敕。”

“五日之前,黑山軍匪首張燕率二十萬黑山軍攻襲中山國治所盧奴,殺太守匡弼、中山王劉喜全家,寇掠漢昌、上曲陽、廣昌數縣,擄走百姓十餘萬人。

劉喜全家皆死於賊禍,無後,國除,中山國更為中山郡。

孔元亮深諳剋製黃巾之道,用兵有方,著孔元亮剋日前往中山郡擔任太守。保境安民,肅清賊寇,不得有誤!”

韓公公宣讀完畢命小太監奉上中山太守的印綬,連敕書一塊捧給孔鳴,“請將軍接旨。”

“啊?”

韓公公話音一落,滿堂嘩然。

眾人都知道黑山軍目前正在冀州作亂,首要目標攻略中山國,為的就是配合郭太、楊奉率領的白波軍強渡黃河,但中山相和中山王一起授首,就實在太出人意料了。

“不能接旨!”

彭儀首先反對,“這一定是董卓的奸計,明知道黑山軍有二三十萬,明知道張燕勢力龐大。就連冀州牧韓馥、渤海袁紹都奈何不了他,讓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去中山收拾這爛攤子,擺明瞭讓公子去送死嘛!”

孔鳴大腦飛轉,這對他來說是個冒險也是個機會。

“雲嵩先生,再有一個多月我就十八了。”

韓公公拿著聖旨作難:“不管將軍是否去赴任,都先把聖旨接了吧,你這不是為難小的麼?”

“臣接旨!”

孔鳴作揖把兩道聖旨收了,這年頭朝廷的權威每況愈下,接了聖旨不去照辦的比比皆是。

就像董卓在靈帝死前兩個月被免去河東太守之位,命他去幷州接任刺史,董卓就是不動身,等了倆月,硬是把靈帝熬死了。

另一個長沙太守孫堅甚至在不久前把荊州刺史王睿給用大鍋煮了,董卓這纔派出劉表前往荊州接任刺史。

韓公公宣佈完聖旨,領了賞錢,千恩萬謝,快馬加鞭,頭也不回的返回洛陽覆命去了。

宣旨太監走後,太守大堂繼續開會,眾人圍繞著是否讓孔鳴去中山赴任展開了激烈的討論,一時難以達成統一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