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鳴正要發火,隻見為首的年輕漢子“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稽首頓拜:“哪位是太史神醫?麻煩救我兄弟一命。”

孔鳴收了怒火朝屋外望去,隻見另一個年輕的壯漢正推著一個胸前血肉模糊,體格還算魁梧,劍眉星目,相貌俊朗的年輕人躺在平板車上呻吟,顯然傷勢極為沉重。

“快把人抬進來!”

救死扶傷是醫者的本分,太史芳華也顧上責怪對方撞門的莽撞之舉,起身把病床整理乾淨示意孔鳴幫忙把人抬進來。

孔鳴對這傷者及有好感,當下不顧身份與兩個年輕人把傷者抬到病榻上放平,這才問道:“幾位是何處人氏,你們這朋友為何傷的如此嚴重?”

太史芳華拿著剪刀把傷者胸膛上被抓爛的布條依次剪開,但見傷痕駭人,血肉外翻。鮮血依舊在不停的滲出,若不及時處置,再有半個時辰怕是就會因為吸血過多而亡,

“這不像是兵器傷口,莫非是猛獸所傷?”太史芳華一邊拿著草藥製作的消毒液擦拭傷口的汙漬,一邊詢問傷者的同伴。

兩人擦了擦額頭的汗珠,心有餘悸道:“劇縣西北六十裡的仙人嶺有大蟲聚集,我三人野炊時遇上兩隻猛虎,文向兄拚死宰了一頭母虎,自己胸前卻被那白額猛虎抓的稀爛。”

“靈珠,快點幫我燒水,我先幫傷者消毒。”太史芳華心急火燎,忙起來就把孔鳴晾在了一邊。

“就來。”新招的少女學徒答應一聲,馬上燒水煎藥去了。

“文向?”

孔鳴倒也不介意,一個把病人生死看的重於風花雪月的醫者更應該讓人心生欽佩,“這個文向是誰呢,為何有點耳熟?”

孔鳴也算半個主人,拎起太史芳華剛剛沏的茶給兩名年輕人倒滿:“兩位兄弟一臉塵土,滿身血漬,快喝杯茶滋潤下喉嚨。”

“多謝公子!”

兩個人受寵若驚,一起接過杯子,也不管是否燙嘴,仰起頭來一飲而

“我看兩位又饑又餓,留在這裡還耽誤女神醫救人,不如跟我去旁邊的酒館喝一杯暖暖身子如何”孔鳴看這兩兄弟凍得上呀牙齒打顫,便好心·1提議。

其中的個瘦高個有點不放心:“我等走了,文向兄會不會有事?”

孔鳴大笑“救死扶傷乃是醫者本職,何須監督?你們也看到適才排隊候診的百姓了,若是不信任太史神醫,他們何必冒著嚴寒排隊。”

躺在病床上的漢子不耐煩的嗔怪道:“賈華、宋謙你倆真是婆婆媽媽,我徐文向的命都交給這位姑娘了,還有什麼可怕的?速速去填飽肚子,等我好了還要從去投軍。”

“宋謙、賈華、徐文向?”

孔鳴吃了一驚,莫非這就幾人是後來孫吳麾下的將領,賈華、宋謙這哼哈二將就不提了,這徐文向莫不是琅琊徐盛?

“敢問這些兄台莫非是徐文向?”

孔鳴舍了賈華、宋謙起身來到病榻前作揖施禮。

徐盛翻了個身,疼的呲牙咧嘴,嘟囔道:“實不相瞞,某就是琅琊莒縣徐盛徐文向,因為不滿縣令,嘯聚了五百兄弟落草為寇,專門打黃巾賊與那些惡紳鄉霸。

聽聞北海孔使君治國有方,都尉孔元亮年輕有為,除掉管衛在前,剷除混世魔王劉覆在後,又一舉殲滅了張饒的萬餘黃巾賊。實乃少年英雄。

兄弟們有心前來投奔,也不知道孔公子是否瞧得起我們這些山賊。故此我們兄弟三人親自來北海打探情況,誰知在哪仙人嶺撞上了大蟲,險些丟了性命!”

龍鳴差點抱起太史芳華送上一個香吻,或者當場滑跪。

誰說你這裡冇有賢臣猛將,這不來了嗎,火攻曹丕的徐文向不請自來,這可是統率不亞於乃兄太史慈的大將啊,江東十二虎臣之一。

想到竟然有這等良將主動來投,真是可以稱之為北海豎起大旗以來自行前來投靠的實力第一人!

估計這和連續滅了管衛、劉複這北海二虎,剿滅了張饒黃巾,使得管氏父子名聲鵲起有關吧,正所謂栽下梧桐樹,自有鳳凰來,當名聲打出去之後就不愁招納不到人才了。

“嗬嗬……管衛、張饒是我滅的,但劉複可不是,他是堂堂的北海王,我這個都尉豈敢以下犯上,他是死在張饒刀下的。”

孔鳴搓了搓手,把責任推開,擅殺封王這可不是鬨著玩的。

徐盛比孔鳴還要懵:“你滅的?莫非公子就是孔都尉?”

“是啊,這位公子就是孔北海之子,大名鼎鼎的孔元亮都尉。”不等孔鳴說話,端著湯藥走了進來的靈珠就搶著替孔鳴報上姓名。

“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徐盛大驚失色,掙紮著就要爬起來,“被大蟲傷成這般熊樣,讓都尉見笑了。”

孔鳴急忙按住徐盛:“文向兄大傷,千萬莫要亂動。換了我怕是早就變成大蟲腹中的糞便了,勇鬥雙虎,文向真豪傑也!”

徐盛不好意思的道:“我們三兄弟一起出的手,還有兵器傍身。可惜隻殺了一母虎,讓那公虎逃脫,怕是還要為禍路人。“

“文向儘管放心,回頭我差一人去打死這大蟲,隻需徒手足矣。”孔鳴安撫幾句,想起了武二哥。

徐盛又道:“如今兵荒馬亂,蛾賊遍地,諸侯招兵買馬,但多是一些庸碌之徒。今盛與諸位兄弟想來北海投奔孔使君與公子,不知可否收留?”

“就憑文向博虎這能力,焉有不收之力!”孔鳴拍了拍徐盛的肩膀,“文向儘管安心養神,傷愈後去軍營找我,必有重用。”

徐盛還未道謝,旁邊的賈華、宋謙齊聲道:“我們可是帶了五百多兄投軍,不知公子以職相授。”

孔鳴略作沉吟,高聲道:“徐文向升校尉,你們二人做軍司馬。將來立下官職在論功行善,如何?”

賈華和宋謙當即單膝跪地施禮:“多謝都尉提攜,願翻湯蹈火,在所不辭!”

病榻上的徐盛有些不好意思,掙紮著想起身,被太史芳華摁在床上,感慨道:“校尉掌管兩千人,秩比六百石。盛隻是一介草寇,如何能當?讓我做個軍司馬足矣!”

孔鳴上前示意徐盛躺下,笑道:“文向安心養傷,鳴既然看好你能擔任校尉之職,就不會再有人有異議。你直管拿出行動來,讓那些小瞧你的人無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