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複身死的訊息剛傳開,陳宮就展示出了謀士的價值。

他連夜趕往劇縣麵見孔鳴,獻上了誘殲張饒全軍的計劃,並下令放鬆平壽城門的檢查,出入不再檢視傳信,使得大量的黃巾斥候潛入了平壽城中。

對陳宮的計策拍案叫好的孔鳴給顏良修書一封,命他率騎兵暫時撤回劇縣待命,以安張饒之心。

北海王死後他的門客做了鳥獸散,絕大部分人捲起行李連夜離開了平壽城,這些還算的上知恩圖報;剩下的雞鳴狗盜之徒趁著夜色的掩護偷盜王府值錢的物品,甚至還姦汙婢女,擅殺家丁。

一時間,北海王府雞飛狗跳,縣令陳宮親自率兵鎮壓,一舉捕獲了五十多個作奸犯科之徒。

“三日後全部腰斬於市,以儆效尤!”

陳宮手撫鬍鬚,大義凜然的當著數以千計的平壽百姓宣佈公開處死犯人的決定,看熱鬨的百姓中魚龍混雜,摻雜了許多黃巾賊的耳目。

陳宮需要的就是讓平壽城亂起來,因此並未急著驅趕群龍無首的北海王府門客,使得他們在平壽城內肆無忌憚的鬨了數日,這才收網緝拿犯案之徒。

同時陳宮又打開糧倉展示給百姓:“北海王劉複生前搜刮民脂民膏,橫征暴斂,宮奉了孔使君之命查抄劉府,繳獲糧食三十二萬石,三日後開倉賑濟全城。”

“陳縣令簡直是青天大老爺!”

平壽的百姓沸騰了,一個個跪地叩首,黃巾賊的斥候也看直了眼睛。

自從半個月前管亥敗走臨淄,青州刺史焦和與平原相劉備分兵剿匪,關羽、張飛、文醜、韓當等人兵分多路,殺得青州黃巾四散奔逃,張饒也是率部鑽進了大山裡,多日下來已經是糧草不濟,許多人食不果腹。

深夜時分,斥候回報張饒,說平壽城裡糧食堆積如山,城內也被劉複的門客弄得雞飛狗跳,戒備鬆懈。

“三日後縣令大開殺戒,當眾斬首五十餘人,想必會萬人空巷,戒備鬆弛,渠帥統率大軍出其不意的攻城,定當一鼓可破!”

“哈哈……天不亡我張饒也!”

四十歲出頭,作為張角宗族出身的張饒大喜過望,當即傳令全軍拔營,晝伏夜行,悄悄朝相距一百五十裡的平壽縣城“秘密進軍”。

聽說平壽城要賑濟災民,許多逃荒的百姓紛紛湧入城中等候開倉放糧,每天入城的難民絡繹不絕,人聲嘈雜,一片混亂。

武鬆、周倉二人接了命令,率領八百郡兵喬裝成販夫走卒、商賈旅客、逃荒百姓,分批次陸續混進了平壽城,在陳宮的安排下隱藏了起來。

暗中觀察的黃巾斥候並冇有察覺端倪,回報張饒一切正常,這支萬餘人的黃巾軍撐著疲倦的身軀,挺著饑餓的肚子,抱著大吃一頓的願望,繼續摸黑朝平壽縣城進發。

三日之後的清晨,這支饑腸轆轆,又冷又餓的黃巾隊伍準時出現在了平壽城下。

“給我攻城,糧食搶光,男人充軍,女人瓜分!”

張饒拔劍高呼,意氣風發,彷彿被大賢良師的榮光籠罩。

“殺啊,搶糧食搶棉衣!”

淳樸的黃巾軍呐喊著口號,揮舞著刀槍棍棒湧向平壽城。

自己都快餓死快凍死了,還要什麼女人,此刻糧食棉衣對他們更有吸引力!

“放箭!”

城頭上一聲棒子響,穿上了戎裝的陳宮與周倉、武鬆一起指揮八百郡兵與三百多縣兵奮力禦敵。

一時間,箭如飛蝗,密集如驟雨,射的衝在前麵缺少甲冑的黃巾軍如同草芥一般紛紛倒地。

不過片刻功夫,黃巾軍就陣亡三百餘人,衝在最前麵的人害了怕紛紛後退,衝的自家陣腳大亂。

“什麼情況?”

張饒大怒,拔劍砍了兩個斥候,“不是說平壽城裡隻有三四百縣兵麼?這密集的箭雨少說也有上千守軍,是天上來的天兵天將麼?”

就在這支黃巾軍陣腳大亂之時,背後響起嗚咽的號角與驚天動地的馬蹄聲。

顏良率領一千精銳騎兵自側翼包抄而來,孔鳴也在陳雀兒、宋鐵塔、路海子等人的簇擁下,與武安國率領四千郡兵從正麵推進過來。

陣列之中的太史風華尤其顯眼,雖然做了男兒打扮,但她的大紅披風與紅色駿馬宛如沙場上的一道風景線,每次弓弦拉響,必有一人應聲倒地。

看到太史風華如此賣命,孔鳴心情大好,揮鞭笑道:“也不知道太史子義此刻正在何處遊俠?令妹卻已經在我麾下馳騁沙場,莫非太史家將來要靠一介女流飛黃騰達麼?”

“城下的叛軍聽好了,城裡有吃不完的糧食,有穿不完的棉衣,現在已經是十月中旬。再有半月就進入三九天,天寒地凍,你們難道想要餓死凍死麼?”

陳宮在城牆上高聲喊話,施展攻心之策,同時吩咐城牆上的人高喊:“降者免死,概不問罪!想留下來的劃給田地,想回家的發給糧食棉衣!”

城牆上箭矢如雨,背後官兵猶如洶湧波濤,直殺得黃巾軍鬼哭神嚎,軍心崩潰之下數不清的人跪地繳械,高喊“願降,但求免死!”

張饒見大勢已去,引領了數十騎親信衝開亂作一團的敗兵企圖奪路而逃,被顏良縱馬追上,一刀砍下馬來,梟首而還。

“賊首張饒已死,爾等還不快降?”

顏良用大刀挑著張饒的首級在亂軍中來回奔突,高聲勸降。

看到張饒血淋淋的首級掛在刀尖上,還在負隅頑抗的黃巾軍失去了僅存的鬥誌,軍心崩潰,士氣瓦解,紛紛繳械求饒,“願降,求活!”

戰鬥不到一個時辰就結束了,賊首張饒戰死,北海軍陣斬黃巾九百五十人,迫降八千,潰逃一千左右,自此張饒所部黃巾全軍覆冇。

孔鳴親自對俘虜的黃巾軍進行整頓:老弱病殘發給糧食棉衣,願意留在北海務農的由官府負責安置,家裡尚有家眷在世,願意回家的也悉數放行,其他人全部編入軍中。

經過三四天的登記造冊,遣散人員一千多,留置在平壽、劇縣等幾個縣城務農生活的兩千餘人,剩餘的五千精壯全部收編入郡兵之中,使得北海郡的兵力一下子達到一萬兩千人,比一個半月前孔融剛剛到任時擴充了三倍。

孔鳴冇事的時候登錄係統把“兩個月內剿滅五千黃巾軍”的獎勵領了,把3點屬性全用來提升武力,從65提升到了68。

太史夫人是個非常有原則的人,堅持不肯住在孔鳴的都尉府,讓女兒在挨著都尉府的街巷租了個四合院,母女三人在此定居下來。

孔融聽人提起過太史慈之名,很是欽佩他的氣節,聽說太史夫人搬到了劇縣定居,便親自登門慰問,送來許多柴米油鹽棉帛等日用物資,這讓太史夫人很是感激,再三致謝。

太史風華喜歡舞刀弄槍,時常女扮男裝跟著孔鳴到軍營觀摩士兵操練,心癢的時候也當眾表演一手射術,引得一片喝彩。

時間久了,太史風華跟孔鳴相處的很是融洽,在外人麵前便以兄弟相稱,大有發展成男閨蜜的趨勢。

孔鳴有自己的打算,時不時的叮囑道:“風弟收到了令兄的來信後一定要修書召喚他回來看望令堂,我看她這次受了驚嚇,體格大大的不如從前了。”

太史風華“嗤嗤”的笑:“鳴兄不是更應該關心我阿姊麼,為何反而對我兄長時刻掛念?這已經是你今天第八次提起他來了!”

“哦……令姐的醫所佈置的如何了?”

孔鳴這纔想起太史芳華在大街上開了一個醫所,救死扶傷的同時賺些酬勞貼補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