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孔鳴麵前的這個武鬆和召喚係統中的頭像一般無二,頭戴金色箍圈,披散著一頭烏黑的長髮,高鼻深目,身材魁梧,背掛镔戒刀,看上去威風凜凜。

“小人武鬆,見過元亮公子!”

見到孔鳴的那一刻,武鬆單膝跪地,納頭便拜,“去年武鬆前往洛陽公乾,不幸感染了風寒,隨身攜帶的行囊又被蟊賊盜走,身無分文,幾乎流落街頭,客死異鄉。

幸虧公子收留,贈與盤纏,又延請名醫為鬆診治,方纔死裡逃生。此番承蒙公子召喚,鬆怎敢不來帳前效力!”

“植入,這一定是召喚係統給武鬆植入的記憶,這樣就可以保證他的忠誠。”

孔鳴笑吟吟的上前扶起武鬆:“小事一樁,不足掛齒,武壯士快快請起。我當日看你身體強健,就知道是個武藝傍身的好漢,今日痊癒了,果然威武非凡。”

武鬆這才起身,憨笑道:“公子過獎了,小人大本事冇有,但卻略通武藝,也有一身蠻力,願為公子效犬馬之勞。”

“杏兒,速去準備酒菜,我要與武壯士對飲。”

孔鳴吩咐杏兒去置辦酒菜,自己帶著武鬆直奔宴客廳,並邀請海子一同入席,“海子你能把武壯士成功邀請到北海,也算大功一樁,一起坐下吃酒。”

不消片刻功夫,杏兒就從廚房端來了許多珍饈佳肴,擺的桌子上滿滿噹噹,又拿來了上好的清酒,供三人對飲。

“給武壯士換大碗!”

孔鳴瞅了瞅案幾上的酒觴,高聲吩咐,“給本公子也換成大碗,我要與武壯士喝個一醉方休!”

杏兒咋咋舌,隻好照辦,拿來了兩個白色的瓷碗,並捧起酒罈全部倒滿。

武鬆與孔鳴舉碗對飲,連乾三大碗,武鬆忍不住豎起大拇指高聲稱讚:“公子的酒是好酒!公子的酒量也是好酒量!”

孔鳴雖然酒量不淺,但也架不住武二郎這般海量,三碗下去麵色就已經微紅,笑道:“武壯士這次是獨自來的北海,還是帶著家眷來的?”

“俺大哥捨不得他那炊餅攤,不肯跟俺來北海,留在陽穀賣他那炊餅呢!”武鬆拿起酒罈給孔鳴倒滿,歎息一聲。

潘金蓮也出世了?

聽武鬆提起大哥,孔鳴首先想到的不是武大郎,竟然是潘金蓮,這讓孔鳴不由得在心底暗道慚愧。

係統提示過,為了讓被召喚出世的武將身份更加合理,一般都會給出世之人配備親屬家眷,看來武鬆出世就給他配了武大郎和潘金蓮夫妻來讓他的身份更圓滿一些。

“令兄今年貴庚?喚作何名?可曾成家?”孔鳴酒似乎又醒了,來了個靈魂三問。

武鬆怎知孔鳴這一瞬間的想法,邊夾菜邊介紹:“家兄武植,今年三十出頭,隻可惜生的有些矮。不過我那嫂子潘氏可是生的水靈,哈哈……你看我跟公子說這些做什麼,喝酒、喝酒!”

“好、好……喝酒!”孔鳴笑著舉碗對飲,自己這是為了瞭解召喚人纔出世的機製,可冇有雜七雜八的想法。

酒過三巡之後,孔鳴又問海子:“本公子讓你和陳雀兒組建的少年隊伍現在有何進展?”

“已精心挑選七十四人,全部都是十四歲至十七歲的少年。”海子急忙放下碗筷回答,“隻可惜我跟陳雀兒功夫粗糙,冇啥本事栽培這幫小子。”

孔鳴點頭:“這管衛府邸有上千間房屋,即便割給了鄭玄先生一半做學院,也還有五百多間在閒置。你下午去與武壯士……對了,還未請教武壯士表字?”

“俗人一個,父母死的早,冇有表字。”武鬆一臉豪爽,“公子直管喚俺武鬆便是。”

孔鳴點點頭:“恭敬不如從命,那我日後就直呼武壯士姓名。海子你連夜去把這支少年隊伍帶到都尉府交給武鬆指揮,以後就在這座府邸裡秘密訓練,日後隻聽命於我!”

酒足飯飽之後,武鬆去了客房休息,海子則拿著孔鳴的腰牌去了軍營把這支少年隊伍帶進了都尉府,並安置在了管衛門客居住的寢室起居。

次日晌午,陳雀兒也從琅琊國回來,向孔鳴稟報道:“回公子,經過小人多方打探,琅琊郡陽都縣確實有姓諸葛的大族。族中也有諸葛瑾、諸葛亮、諸葛均三兄弟。

老大諸葛瑾今年二十歲,正在家中務農讀書。老二諸葛亮今年十五歲,老三諸葛均今年十二歲,這兄弟二人前段時間跟著南下荊州的商旅去給他叔父諸葛玄祝賀五十歲壽辰,尚未歸來。”

“孔明去荊州了?”

孔鳴聞言心口窩一陣疼痛,幸好諸葛瑾還冇南下東吳,倘若能把諸葛瑾收了,說不定就能把諸葛亮追回來。

再一個,好像正史中的諸葛亮現在也就**歲左右,而陳雀兒打探到的訊息卻是已經十五歲了,這說明年齡略有出入;也有可能諸葛兩兄弟這次南下荊州隻是做客,用不了一年半載就回琅琊也不一定。

“好了,我知道了,自今日起你與武鬆、海子一起訓練這支少年隊伍!”孔鳴揮揮手,給陳雀兒下達了新的任務。

轉眼又過了三天。

陳宮從平壽送來訊息,北海王劉複已經準備好了聘書六禮,並置辦了大紅花轎,準備次日前往黃縣範陽亭黃家莊迎娶太史風華。

當天色黑下來的時候,孔鳴命海子給七十多名年輕的親兵全部發了一套黃巾軍的服裝,並在武鬆、宋固、陳雀兒、路海子等人的陪同下宣佈第一次行動的目標。

“諸位兄弟,常言道奪妻之恨不共戴天,北海王劉複仗著皇室身份欺男霸女,為禍鄉裡,這次居然欺負到我孔元亮頭上來了,想要搶走我的女人,換你們能忍嗎?”孔鳴單手提劍,高聲質問。

“不能忍!”

“我阿姊就是被他害死的,殺了劉複這狗賊!”

“殺了這個混世魔王,替北海百姓除害!”

“願從公子吩咐!”

在場的人都聽過北海王的惡名或者深受其害,七十多人紛紛攥拳高呼,一個個義憤填膺。

孔鳴很滿意,吩咐所有人去馬廄牽馬,每人一匹,連夜跟隨自己出城前往黃縣境內設伏。

深夜時分,孔鳴一行抵達了範陽亭境內前往黃縣的必經之路,並與在此等候多時的太史風華、周倉的人會合,一邊在草叢中埋伏,一邊派出斥候監視劉複的行蹤。

次日晌午,一樁驚天訊息傳遍整個青州。

北海王劉覆在前往黃縣納娶太史氏的途中,於範陽亭黃草坡遭遇張饒麾下的黃巾賊伏擊。隨行護送的兩百隨從全部戰死,不曾走脫一人,而北海王劉複的首級也被砍下帶走。

“唉……黃巾賊真是太囂張了!”

孔融得知訊息後大驚失色,撫須沉吟:“北海王在我北海境內遭到誅殺,隻怕朝廷會降詔問罪,該如何是好?”

剛剛換下衣衫,洗去身上血腥的孔鳴微笑道:“父親莫急,劉複是死在黃縣境內,黃縣是東萊郡治下,朝廷要追究也是追究東萊太守的責任。”

孔融這才長舒一口氣,抬起袖子擦拭了下額頭的汗珠:“嚇死為父了,我還以為北海王死在了我們北海。”

孔鳴露出詭譎的笑容,又提議道:“劉複為禍鄉裡,惡貫滿盈,死有餘辜,聽說平壽的百姓已經開始慶賀呢!”

“死是該死,隻是死的有些突然啊!”孔融依舊心有餘悸。

孔鳴又提醒道:“劉複無子,隻有四個女兒,父親可以給朝廷上書一封。北海王已死,北海可以除國了!”

“善!”

孔融點頭答應,修書一封給洛陽朝廷,奏明北海王劉覆被黃巾賊截殺一案的原委,請朝廷將北海除國。

五天之後,洛陽詔書返回,“北海王死,無後,國滅,自今日起更為北海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