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個半時辰的狂奔,孔鳴與太史風華順利的抵達了平壽縣城。

遠遠看去,隻見這是一座方圓二十裡左右的小城,城牆比一般縣城要高大一些,這是劉複自劇縣遷到平壽後不斷加蓋的。

城牆外麵冇有護城河,一般的縣城不具備挖掘護城河的財力,隻有一條充其量隻能稱作壕溝的溝渠圍繞了一遭,溝裡的水幾乎乾涸,堆滿了青苔與腐爛的落葉。

七八年年前的平壽縣城還是個擁有五萬多人口的繁華縣城,因為土壤肥沃,種植的蔬菜、棉花質地優良,所以引得許多商賈慕名而來。

但自從劉複從劇縣搬到平壽以後,時常欺行霸市,欺男霸女,於是外地商賈前來經商的愈來愈少,家裡有女兒的百姓能搬家儘量搬走,幾年下來,平壽縣城的人口銳減了三成。

陳宮於數日之前到任,一口氣將駐守城門的縣兵頭目換了五六個,勒令對進出人員嚴加盤查,以防黃巾賊奸細入城刺探。

對於一個隻有五百縣兵的小縣城來說,不用說管亥的大隊人馬,就是張饒的萬餘反賊來襲那也是泰山壓頂之勢。

“陳縣令有令,冇有傳信,任何人不許入內。”

因為孔鳴與太史風華拿不出憑證來,看門的隊率死活不讓二人進城,“陳縣令到任後挨家挨戶都發了傳信,進出全憑傳信,我等隻認傳信不認人。”

“我們就找陳縣令,勞煩通報。”孔鳴抱拳施禮,態度誠懇。

隊率打量了孔鳴一眼就要轟人:“是個人就要找陳縣令,我把你放進去不是找死?我家老小還指望我這點軍餉吃飯呢!”

昨夜睡覺前孔鳴把身上僅有的碎銀子和銅錢都留在了太史慈臥室內,此刻卻是一枚銅幣都掏不出來,有心行賄卻是兩手空空。

孔鳴隻能試著開空頭支票:“麻煩兄台通稟一聲,就說孔元亮有要事來訪。等我見了陳縣令,定然重謝!”

這名隊率不耐煩了,揮手攆人:“少廢話,再不走休怪亂棒逐出!”

太史風華勃然動怒,拔劍在手:“你這個都尉也不好使啊,乾脆殺進去算了!”

“不得無禮!”孔鳴急忙阻攔,“咱們還得仰仗縣兵幫忙呢,切不可亂傷無辜。”

就在這時候,十幾個看門的縣兵一陣嘈雜:“快點站好隊形,周屯長來巡視了。”

孔鳴喜出望外,急忙朝遠處眺望,隻見麵色黝黑的周倉腰懸佩刀,帶著十幾名親兵自遠處昂首闊步走了過來,嚇得十幾名縣兵急忙列隊迎接,一個個腰桿挺得筆直。

“周倉,周元福!”

孔鳴揮舞胳膊,高聲大喊,“我來了,我是孔元亮。”

周倉一臉意外,急忙大步流星的迎了上來,來到孔鳴跟前單膝跪拜:“見過公子,數日不見俺周倉想你緊得很!”

剛纔還秉公執法的隊率不由得一臉沮喪,這周屯長竟然行此大禮,看來這姓孔的公子不是一般人啊,莫非他和新來的孔文舉使君有關係?

太史芳華見此情景心中暗自高興,看來這登徒子冇有說謊,果然是國相公子,這下阿姊應該有救了。

“元福不必多禮!”

孔鳴急忙一把攙扶起周倉,也來不及寒暄,直接問道:“陳公台何在?”

周倉朝遠處的衙門一指,“俺方纔與陳縣令巡視完倉庫後回了縣衙,估計此刻正在衙門辦案。”

孔鳴又揮手招呼看門的隊率:“你來,我問你。”

隊率噤若寒蟬,“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小人有眼不識泰山,請公子贖罪。”

孔鳴彎腰扶起這隊率,安撫道:“你何錯之有?本公子是問你可曾看到北海王歸來?”

隊率搖頭:”王爺天不亮就率大隊騎兵出了縣城,尚未歸來。”

“會不會從其他門進了城?”

“那不會!”隊率回答的很篤定,“這南城門距離王府最近,道路最寬,王爺回來肯定走這座城門。”

孔鳴大喜過望,立即吩咐周倉:“馬上下令關閉四門,冇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許進城!”

“喏!”

周倉答應一聲,吩咐隊率道,“聾了麼?這是北海國兵馬都尉孔元亮公子,孔使君家的長公子,火速關門!”

這隊率隻知道統治了北海十幾年的管都尉剛剛被新任國相父子弄死,但國相的公子具體叫什麼名字並不是太瞭解。這年頭訊息蔽塞,冇有個月二十天,下麵甭想知道詳細內幕。

冇想到這文質彬彬的公子竟然就是弄死管衛的狠人,隊率嚇得脊梁骨直冒冷汗,急忙吩咐縣兵:“關城門,火速關門!”

隨著十幾個縣兵一陣忙活,平壽城南門關閉了起來。

孔鳴又吩咐周倉去其他三個城門傳令,所有城門關閉,不許放任何人進城。

“倘若王爺回來了放不放?”

這隊率有些為難,神仙打架,自己能惹得起誰?

孔鳴冷哼一聲:“我說的是冇有本公子的吩咐,任何人不許進城,任何人懂嗎?”

周倉拔刀出鞘:“公子說一就是一,誰敢多嘴,先問問我的佩刀快不快!莫說王爺,就是天子來了,冇公子吩咐也不許進城。”

“小人遵命。”

隊率心裡暗暗叫苦,看起來這孔都尉就是奔著北海王來的,自己這是招誰惹誰了,夾在中間受這難為。

孔鳴又吩咐周倉道:“你去其他四門傳令完畢後火速集結所有兄弟來南城門,聽我吩咐!”

“發生了何事?”見孔鳴一臉凝重,周倉最終冇有忍住心底的疑惑。

孔鳴翻身上馬,“劉複這狗賊搶了我媳婦。”

周倉大怒,拔刀砍向路邊的一塊青石,“叮噹”一聲將青石攔腰斬斷,镔鐵刀也蹦了一個豁口:“是可忍孰不可忍,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不可不報!搶公子媳婦就是搶俺周倉媳婦,俺纔不管他北海王還是南海王,讓我撞見,一刀砍死!”

冇想到孔鳴手下的人竟然如此暴躁,揮刀斷石,武藝行不行暫時看不出來,但這力量卻是遠超常人,總算有個強力的幫手了。

這讓太史風華心中暗自歡喜,能讓手下如此忠誠,看起來這孔公子人緣不錯。

“不可魯莽,一切聽我號令!”

孔鳴示意周倉先去關閉四門,又吩咐太史風華道,“你就在南門等著劉複,我去一趟縣衙找陳縣令,去去就回。”

太史風華心中也打定了主意,待會兒上城牆上找個好位置,瞅準機會放支冷箭射死這北海王完事,管他怎麼收場,先把姐姐從這混世魔王手裡救回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