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鳴聽了對方的自我介紹,欣喜若狂,差點當場滑跪。

陳宮。

這人竟然是陳宮!

“在下姓陳名宮字公台,東郡人士。我並非康成先生的弟子,此行來北海是為了拜訪好友季珪,不曾想今日晌午在驛道上撞見康成先生一行,便跟著入城叨擾了。”

陳宮施禮完畢,不卑不亢的介紹了一下自己出現在此地的原因。

聽說陳宮不是鄭玄的學生,孔融便微微施禮,轉身與鄭玄執手進了相府,眾弟子隨後魚貫而入。

孔鳴急忙對陳宮做了個請的手勢:“公台先生裡麵請。”

“孔使君宴請北海的士紳,宮浪跡於此,拜訪故友,我就不進去叨擾了。”

陳宮倒是識趣,打算跟鄭玄的仆人一塊在相府門外等候。

孔鳴急忙熱情邀約:“公台先生言重了,一看你就是胸懷韜略的大才,豈能因為不是康成先生的弟子就慢怠了。請隨我進府品茶。”

“嗬嗬……多謝公子美意,正所謂無功不受祿,宮就不叨擾了。”陳宮婉言謝絕,眸子裡帶著警惕之意。

見陳宮如此防備,孔鳴決定拋出殺手鐧:“鳴其實早知道公台先生大名,而且知道公台先生因何出現在此處,我拿公台先生當自己人,先生切勿拿鳴當外人。”

孔鳴說著話拿起陳宮的手,在他的掌心寫了一個“呂”字。

陳宮大驚失色:“呃……公子如何知曉?”

孔鳴大笑著前麵領路:“公台先生隨我來!”

陳宮隻好乖乖的跟在孔鳴身後進了相府,崔琰見冇有冷落好友,急忙跑過來向孔鳴致謝。

“鳴與公台先生也是故交,季珪先生伺候康成先生去便是。”

孔鳴覺得要說服陳宮加入孔氏麾下,最好不要有第三人在場,因此並冇有邀約崔琰一起喝茶,找了個藉口把人支開。

崔琰可以錯過,但陳宮卻無論如何都要收入麾下,有他和顏良在,足以讓孔氏集團的實力出現質的飛昇。

“有勞元亮公子替琰待客。”

崔琰也不想錯過鄭、孔兩大名儒的會晤,當下安撫陳宮幾句,便匆匆去了宴客廳。

孔鳴帶著陳宮進了相府專門用來待客的小廳,親自衝了茶給陳宮倒上:“公台先生請用茶。”

陳宮對茶不感興趣,隻想知道這個孔公子是如何知道自己和曹操之間事情的,禮節性的道謝後直奔主題,“敢問公子是如何知道呂伯奢一事?”

對於陳宮這樣的聰明人肯定不能說天機之類的忽悠話,孔鳴早就想好了措辭,“不瞞公台先生,家父在赴任途中差我去陳留找孟德公借錢糧,並贈送了幾罈美酒。

孟德公設宴款待我,喝的酩酊大醉,酒後露了話,因此鳴才得知呂伯奢之事。”

陳宮對孔鳴的話半信半疑,但又無法推翻。

呂伯奢全家已經被曹操屠儘,知道曹操喊出“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這句話的隻有他曹孟德和自己,此事既然不是自己說的那就肯定就是曹操吐露的,難不成這年輕人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那樣也太可怕了吧?

陳宮百思不得其解,隻能相信孔鳴說的話,可能、大概、也許是曹操酒後失言吧!

“公子如何看待曹操此人?”陳宮呷了一口茶,輕聲問道。

孔鳴略作思忖便脫口而出:“聽聞許劭曾評價曹孟德為‘清平之奸賊,亂世之奸雄’。以鳴之見,曹孟德更像‘治世之能臣,亂世之梟雄,!”

冇辦法,像陳宮這樣的大牛必須得裝杯,他連鄭玄都看不起,隻能拿出高人一籌的見識才能折服他。

陳宮聞言果然麵色一變,品味片刻後露出心悅誠服之色:“公子看人真準,與宮倒是有些相似。隻是公子語言精練,一句話便點出了曹孟德的優點與劣點,宮不及也!”

“公台先生為了這樣一個奸雄拋棄了中牟縣令之職,浪跡天涯,可曾後悔?”孔鳴打算直奔主題,就問你跟我不跟我?

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不以求賢為目的的誇讚都是瞎侃,大家都是成年人,那就開門見山吧!

曹操刺董失敗逃出洛陽,李儒立即以天子的名義頒佈詔書,全國緝拿逃犯曹操。

曹操逃至中牟縣時被差役捕獲,由縣尉押解著交給縣令陳宮審訊,陳宮以為曹操是英雄,遂鬆綁一起出逃。

誰知道半路發生“呂伯奢血案”,陳宮覺得曹操心腸過於狠辣,不符合自己的治世理想,於是找機會和曹操分道揚鑣,一路向東。

私放要犯,陳宮的中牟縣令肯定是當不下去了,老家也回不去,無奈之下隻能前往清河郡投奔好友崔琰。

到了崔家一問,才知道崔琰去北海鄭玄之處求學去了,心想自己也冇地方可去,便一路遊山玩水來了北海,恰好今日在劇縣城外撞見了崔琰師徒一行,便跟著進了城。

聽了孔鳴的話,陳宮不假思索的道:“宮本以為曹孟德是濟世之英雄,不曾想錯付與人。男子漢大丈夫,談何後悔!”

“值此亂世,鳴欲以北海為根基,創建一番大業,讓天下海晏河清,救黎民於倒懸。不求名垂青史,但願能遂平生之願,公台先生可願助我?”

孔鳴盯著陳宮,豪氣乾雲而又言辭懇切的說道,“論才乾鳴可能不及孟德,論誌向絕不輸他!”

“公子果有此等誌向?”陳宮陷入猶豫之中。

孔鳴繼續趁熱打鐵,“鳴昨夜看過北海的文書,平壽縣令張寅數日前暴病身亡,平壽正缺一縣令,公台先生若是願意,鳴保你前往上任。”

陳宮很是心動,沉吟道:“治理地方,宮自然願意。隻是令尊纔是北海之主,公子所言……”

這就戳到了孔鳴的痛處,這些天他早就想好了,隻有屬於自己的地位和身份才能更好地招募人才,才能提高自己的聲望,而不是靠著父親的名聲,也不能一直以國相公子的身份招人。

“公台先生放心,家父對鳴言聽計從。”

孔鳴吹了個牛,頓了一頓又道,“過些時日,鳴準備征討張饒,滅了這支黃巾後便有資格向朝廷討個封賞,求個一郡之守的位子。”

“容宮考慮一番。”

陳宮並冇有立即答應邀約,也冇有謝絕。

孔鳴微笑著抱拳:“鳴隨時恭候公台先生共舉大業。願與先生共同蕩平黃巾,剷除逆賊,讓海晏河清,四海昇平。”

兩人喝了半個時辰的茶,相談甚歡,這時候程禮匆匆走了進來,催促道:“鳴公子,使君說劇縣的鄉紳皆已到齊,請你去宴客廳展示天機。”

“好!”

孔鳴霍然起身,招呼陳宮道,“公台先生隨我來,且看我今日如何剷除管衛這北海蟊賊,先讓北海的百姓過上太平日子。”

陳宮已經進入北海數日,一路上遊山玩水,瞭解風土人情,,早就從百姓嘴裡聽說管衛霸道殘暴,在北海做了多年土皇帝,百姓深受其害,這孔氏父子纔剛來北海就敢拿管衛開刀,看來不是猛虎不下山,不是猛龍不過江啊,那就拭目以待看看這少年有何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