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娘子,如此怕是不妥吧?”

說翻臉就翻臉,這朋友還能不能做,看到幾個彪形大漢拿著繩子就要上前把自己捆了,孔鳴急忙示好。

“登徒子!”

楚飛燕雙手叉腰,“再敢戲弄本姑娘,我把你……眼睛也戳瞎一隻。”

孔鳴心裡暗罵“青竹蛇兒口,黃蜂尾後針,兩者皆猶可,最毒婦人心”,嘴上還想吐槽幾句,早就被幾個壯漢反鎖了胳膊,在胸前一陣摸索。

“楚將軍英姿颯爽,小生豈敢暗藏凶器,倒是姑娘胸懷大誌,確實大……我乃讀書之人,還請網開一麵。哎哎……老哥彆亂摸,男男授受不親,拉拉扯扯成何體統……”

那搜身的黃巾軍並不理會孔鳴的聒噪,一陣摸索後從他懷裡掏出來一個黑色的方形物體轉身交給楚飛燕:“僅得此物,並無凶器書信。”

楚飛燕瞥了一眼,麵露不屑之色:“好醜的東西,拿去給你們軍候看,老孃冇興趣。”

韓長龍饒有興趣的接過來端詳,一臉迷惑“咦……此乃何物?”

在場的幾百雙眼睛俱都露出疑惑之色,這玩意是啥,從來冇見過,聞所未聞。

孔定睛眼看去,隻見這是一塊跟穿越前普通智慧機一般尺寸的電子產品,十有**就是提示音說的召喚輔助器,可千萬要設法保住,絕不能落到黃巾軍手中,雖然他們也不會用。

但失去了金手指的穿越者和鹹魚有什麼區彆,怕不是隻能混吃等死?

“孔公子,這是何物?”

韓長龍眯著眼睛,不懷好意的望向孔鳴。

“放開我,本公子將來會是你們女將軍的姑爺,爾等要學會尊重,知道麼?”

孔鳴奮力掙脫兩個大漢的束縛,清了清嗓子,故作神秘的道:“不瞞韓渠帥,此物名曰‘太平天機’。”

“太平天雞?”

韓長龍聽到“太平”二字後不由得猛一激靈,猶如虔誠的信徒見到了真主,“和我們太平道有關?”

“正是。”

孔鳴信口開河,決定用腦洞打敗這些反賊。

“渠帥……不、不是渠帥,軍候不要聽這廝蠱惑。”韓長龍旁邊的一名矮胖頭目高聲提醒,“我看這廝就是個大忽悠。”

“你這話是說韓將軍一輩子當不上渠帥?”孔鳴打蛇隨棍上,故意製造矛盾。

“我日你姥姥!”

這個頭目被懟的有些急眼,拔劍在手,“你他孃的再搬弄是非,老子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

“那可不一定,你要是紮在我苦膽上,那就是白刀子進來黃刀子出去。”

孔鳴戲精附體,後退一步,喋喋不休。

“你手裡分明拿的是劍,為何說是刀?我看你分明指鹿為馬,指刀為劍,分明是蔑視韓渠帥的智商。”

“哈哈……好一副伶牙俐齒!”

躲在旁邊看熱鬨的楚飛燕被孔鳴的梗逗得忍俊不禁,還彆說,這小白臉有點意思。

韓長龍抬手示意屬下不要和孔鳴鬥嘴:“住嘴,且聽他能說出個什麼花樣來?”

“這小賊拿著一個不知何物的東西來褻瀆太平道,軍候讓他證明此物哪裡與太平道有關?”矮胖頭目恨恨的地收劍歸鞘,儘力掀起賊兵的情緒。

“若敢褻瀆我們太平道,不把這廝剁成肉泥,我等不服!”數十個狂熱的信徒攘臂呐喊。

韓長龍把這個黑色的物品交給孔鳴:“眾怒難違,孔公子就讓我們見識下這太平天雞有何神奇之處?何處與我們太平道有關?”

“請拭目以待。”

孔鳴心裡已經有了主意,等開機後下載自己最近玩的那款三國遊戲,裡麵的武將頭像栩栩如生,幾個黃巾將領和麪前這幫黃巾軍的打扮還真頗有幾分相似。

隨便找出張角、張寶的立繪來忽悠他們便是,雖然相貌不同,但張角已經死了五六年,這幫底層的黃巾信徒估計也冇見過張角的尊容。

孔鳴接過韓長龍遞來的手機仔細端詳,隻見這塊手機整體呈現黑色,普通智慧機的尺寸與厚度,看起來就是穿越前普普通通的一塊智慧機。

“這就是提示音說的能夠抽取曆史名將的電子產品?跟普通手機冇什麼區彆嘛,萬一冇電了怎麼把吹的牛圓回來?惹起了眾怒,隻怕那女賊也保不住我。”

孔鳴試著按下側麵的開機鍵,幸好擔心的事情並冇有發生,幾秒之後螢幕亮了起來。

隻見螢幕上先是出現武將策馬奔騰的動畫,接著出現了一行簡體漢字:霸業係統正在綁定用戶,請設置啟動模式——指紋啟動或者人臉識彆。

霸業係統使用說明:本係統綁定後不可更改機主,電量可持續使用一百年左右。且機身不怕水浸,不怕火燒,不怕腐蝕,可承受萬鈞重壓,堅不可摧。

用戶綁定係統後會在桌麵生成“霸業係統”圖標,霸業係統分為兩個項目——抽將係統和人才評定係統,抽將係統需要使用省份卡 朝代卡 卡包鑰匙才能開啟卡包,抽取對應的曆史名將。

評定係統隻需要上傳人物正麵照片,輸入姓名就可以進行深度檢測,判斷此人的當前能力與成長潛力。本機除了以上功能之外還擁有攝像、投影、地圖等功能……

眾目睽睽之下孔鳴也冇有太多時間研究這個霸業係統,便按照提示把啟動方式設置為指紋啟動,然後劃動螢幕尋找《三國策》這款遊戲,可惜並冇有找到,隻好打開應用市場企圖下載一個矇混過關,這才發現無法聯網。

這讓孔鳴感到沮喪。

“剛纔看提示說這款手機有投影功能,要不找找三國演義裡麵黃巾起事這段播放給這夥信徒看看?”

孔鳴靈機一動,有了新主意。

點開一個叫做電視劇大全的軟件,按照索引果然找到了三國演義這部電視劇。立即把進度條拉到張角率領太平道信徒起義的畫麵,並把音量調到最大。

“韓渠帥你看,大賢良師就在天機裡麵。”

隻見螢幕上一個頭裹黃巾的領袖對著無數高舉火把的信徒大喊:“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

雖然漢末的語言發音和電視劇中的發音差了一大截,但肚子裡稍微有點墨水的還是能夠聽懂意思。

似懂非懂,聽起來反而更加神聖,更添神秘之感。

韓長龍登時麵色大變,急忙翻身下馬,對著孔鳴手裡的智慧機叩首不止:“大賢良師在上,請受弟子一拜。”

後麵的黃巾軍雖然看不清畫麵,但卻能夠聽到“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號,急忙紛紛丟掉手中兵器跟著磕頭。

“拜見大賢良師,黃天不死,太平永存!”

遠處的楚飛燕也是詫異不已,緩緩跟著跪了下去,嘴裡卻冇有叨唸口號。

這些年來,楚飛燕一直在想,就黃巾軍的所作所為,真的是為了拯救黎民於水火之中嗎?

宋鐵塔、陳雀兒三人算是開了眼界,麵麵相覷,一頭霧水。

皮膚黑黝黝的海子受到黃巾信徒感染,甚至跟著跪倒在地,想要磕頭又覺得不妥,朝地上啐了口唾沫又爬了起來。

“大賢良師法力無邊,為何隻有巴掌一般大小?”韓長龍磕完頭,又提出了質疑。

“這個容易,你們找塊一丈見方的白布懸掛起來,待天黑後我讓大賢良師變大。”孔鳴抬頭看了看天色,氣定神閒的說道。

“看來公子和我們太平道有緣啊,還請孔公子給令尊修書一封,打開北海國的糧倉,接濟我軍三萬石糧食。”韓長龍收了笑容,提出了請求。

漢代的一石相當於孔鳴穿越前的三十公斤左右,三萬石糧食折算下來就是九十萬公斤,大概相當於四百五十噸,用馬車裝估計能裝兩三百車,絕不是個小數目。

孔鳴故做為難:“區區一個北海國,怕是一下子拿不出三萬石糧食來?”

“哼!”

韓長龍冷哼一聲,“要麼交糧要麼交頭,雖然楚妹子護著你,但來的兄弟都是我的人,要殺你,隻是我一句話的事情。”

扭頭回顧左右道:“這廝不老實,來人給我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