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臨淄城到劇縣大約一百四十裡路程,孔鳴一行快馬加鞭,走了兩個時辰,便進入了劇縣境內。

“馬上就要晌午了,咱們再吃個野炊?俗話說得好,北冥有鯤,鯤之大一鍋燉不下,需要兩個燒烤架,咱們吃個鳥算啦?”

連續吃了兩頓乾糧,孔鳴覺得肚子幾乎要餓癟了,看到天空不斷有大雁南飛,嘴角幾乎流出口水來。

“還是吃個鯤吧?”

海子一本正經的道,“不過,鯤是啥東西?”

孔鳴一臉同情:“唉……我說不讓你看天機,你還不信,智力果然下降了許多。”

唯恐陳雀兒吃膩了野味,便激將道,“你雖然能射死野兔,但未必能夠射死飛禽。”

“公子看好了!”

陳雀兒不服,策馬追逐天空的大雁,拉得弓弦如同滿月,在前兩箭落空之後,終於一箭射落一隻灰色大雁。

“海子,撿柴生火,咱們吃烤大雁。”

不遠處就有一處水泊,孔鳴翻身下馬,傳令就地野炊。

每個人依舊各司其職,陳雀兒撿回大雁策馬到河邊拔毛去除內臟,宋鐵塔依舊負責飲馬喂草。

孔鳴把披風鋪在乾草叢上,翹著二郎腿懶洋洋的躺在上麵,掏出手機打開“人才評定係統”準備查詢一下劉關張三兄弟以及文醜的屬性,看看這幾位名動三國的人物會有怎樣的評價?

孔鳴首先上傳了關羽的正麵照,同時在姓名欄裡輸入了“關羽”二字。

隻見螢幕上出現了一行提示:此照片是由百倍變焦所拍攝,分析人物屬性將會極大消耗機器電量,縮短使用壽命,因此係統限製每個月隻能檢測一次變焦拍攝到的人物照片。

“這意思就是遠處拍的照片透視難度大唄?看來劉備、張飛的能力隻能下個月揭曉了,早知道有這個限製,還不如先檢測一下管亥的能力。”孔鳴嘴裡咬著一根枯草,自言自語。

【係統正在檢測中,用戶請稍等】

一直過了整整一分鐘,螢幕上纔出現了關羽的數據。

“怪不得係統說檢測變焦拍攝的照片會增加電量消耗,這檢測時間比普通照片增加了十二倍呢!”

姓名:關羽

年齡:二十八歲

籍貫:幷州河東郡解縣人

等級評定:五星 。

望著螢幕上金光閃閃的字體,孔鳴由衷的羨慕劉備。

周倉、武安國都是普通的紫色字體,而關羽的評價字體卻閃爍著金光,這應該是五星 人才擁有的榮耀吧?

初始屬性評分:統率93【 2.4】,武力99【 2.8】,智力79【 1.8】,政治62【 1.4】,義理100,膽量100。

“義理100,膽量100,不愧是武聖!”

看到關羽的義理與膽量,孔鳴就明白了關羽一生的事蹟絕非心血來潮,這是來自骨子裡的忠義,這是來自血脈裡的膽色!

當前屬性評分:統率124.2【 31.2】,武力135.4【 36.4】,智力102.4【 23.4】,政治80.2【 18.2】,義理100,膽量100。

兵種屬性:騎兵S,盾兵A,槍兵S ,弓兵B,水軍A,器械B。

人物特性:武聖之威——衝陣鬥將之時降低敵將與自身膽量之差相等的武力,斬將後減弱敵軍士氣百分之十五左右。

“S 的槍兵屬性,S級的騎兵屬性!”

孔鳴表示自己想靜一靜。

比起關二爺來自己手下的武安國與周倉簡直就是歪瓜裂棗,彆說S ,就是能有個A級屬性都能樂上半天。

孔鳴又抱著僥倖的心理上傳了管亥的照片,萬一能夠檢測出來呢?

但美好的願望終究落空,評定係統直接死機,把孔鳴嚇了一跳,“我去,不會報廢了吧?說好的水火不侵,刀槍不入呢??”

急忙關機重啟,幸好一切如初,但卻讓孔鳴不敢再作妖了,萬一金手指報廢,就等著被袁譚砍頭吧!

不消片刻功夫,海子就生起了篝火,陳雀兒則把褪乾淨了羽毛的大雁穿在樹枝上,兩頭用樹枝叉起來,翻來覆去的燻烤。

小半個時辰過後,濃鬱的肉香味就飄進了孔鳴的鼻子裡,彎腰從行囊裡拿出一塊鹽巴用劍柄搗成碎顆粒均勻的撒在酥黃的烤肉上,“這叫分工明確,各司其職,可不要說公子坐享其成。”

“咻……”的一聲破空之聲,擦著孔鳴的頭皮飛過,把孔鳴嚇了一跳。

“我去,乾嘛射我?”孔鳴大腦有點懵圈。

“公子閃開!”

飲馬歸來的宋鐵塔大吼一聲,用肩膀猛地撞開孔鳴,同時揮舞手中樸刀撥打鵰翎。

隻見周圍突然湧出四五十個獵戶打扮的人,俱都彎弓搭箭,朝孔鳴等人一頓亂射。

宋鐵塔手中樸刀舞的虎虎生風,瞬間就擋下了數十隻羽箭。

但好漢架不住人多,雙拳擋不住箭多,遮擋不及,還是被射中左肩與右腿,登時腳下不穩,跪倒在地。

“家主有令,抓活的回去跟孔讓梨談條件!”

為首的頭目下令收了弓箭,拔出腰刀在手,指揮眾人圍成一圈將四人困在了中央。

“原來是管衛的爪牙!”

孔鳴拔劍在手,心中暗叫不妙,冇想到竟然暴露了行蹤,遭到管衛的私兵半路伏擊。

更糟糕的是四個人裡麵最能打的宋固中箭失去戰鬥力,僅僅靠自己和陳、路兩個少年想要衝出去怕是難如登天!

“不錯,明人不做暗事,我等正是管都尉家的門客!”

為首的頭目發出猖狂的笑容,“好漢不吃眼前虧,公子乖乖的束手就擒吧,或許管都尉不會為難你。你要是負隅頑抗,刀槍無眼,傷了公子可就不好了!”

“公子快走!”

陳雀兒自背上摘下牛角弓,瞬間連發三箭,將猝不及防的管氏門客射倒了三人。

“除了姓孔的小子,其他嘍囉全宰了!”

管家頭目惱羞成怒,幾個箭步衝上前去,手中長槍一個“白蛇吐信”直奔陳雀兒麵門刺去。

宋鐵塔拖著中箭的腿爬起來揮刀擋住:“你二人快護著公子突圍,我來殿後!”

海子紅著眼睛揮舞鋼叉不要命的向前衝,悍不畏死的氣勢嚇得對麵下意識的躲閃讓路,一個門客躲閃不及,被一叉刺中胸口,挑翻在地。

“公子,從這裡衝出去!”

陳雀兒再次彎弓射倒一人,“公子跟著海子走,我和宋大哥斷後!”

“全部宰了算球!”

連續折了五人,領頭的有些怒不可遏,繞過宋鐵塔撲向孔鳴,“你小子不識相,彆怪老子槍下無情!”

“以多欺少算什麼好漢?”

突然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由遠近及,隻見一個身高將近九尺,體格魁梧,方臉大眼,留著漂亮短鬚的壯漢策馬疾馳而來。

隻見他手中一柄鍍銀虎頭大刀,胯下騎乘一匹白毛青鬃的駿馬,閃電一般衝進人群,手起刀落,便將正欲喝問的頭目屍首兩段。

管氏親兵驚慌失措,紛紛後退,“來者何人?休要多管閒事!”

方臉大漢縱身大笑:“哈哈……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琅琊顏公義是也!“

“琅琊顏氏?難道是顏良?”

孔鳴有點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但生死關頭也無暇多想,趁亂用口哨喚來戰馬,翻身上鞍,揮劍砍翻一名管氏門客,“陳雀兒負責保衛宋隊率,海子上馬殺敵!”

路海子也喚來戰馬扳鐙認鞍,揮舞鐵叉與孔鳴並肩殺敵。

馬是將膽,兵為將魂,兵器在手人就有了廝殺的魂魄,騎上戰馬膽量至少翻一番,孔鳴又覺得自己行了。

再加上有顏良助陣,三騎縱橫馳騁,片刻間就斬殺了十七八個管氏親兵,其中顏良殺了十三個,海子殺了三個。

剩下的人嚇破了膽,紛紛做了鳥獸散,也不敢回去向管衛覆命,各自尋找生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