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是他,竟然是他來了!”

當通過百倍變焦看清來將的相貌之後,孔鳴的熱血沸騰了,大叫一聲跳了起來,把旁邊的宋鐵塔三人嚇了一跳。

“來的是誰?”

三人一臉茫然,肉眼實在看不清遠處的細節,隻能看到黃色的叛軍即將與黑色的漢軍短兵相接,猶如黃海與渤海的交界處那般涇渭分明。

“武聖關雲長!”

孔鳴難掩崇拜之意,目不轉睛的盯著鏡頭,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武生關雲長是個什麼官職?”

三人一頭霧水,公子可是個胸有城府之人,何人讓你這麼激動?

“跟你們說太多也不明白,武聖就是武財神,武財神就是武聖……唉呀,死了!”

三人更加摸不著頭腦,陳雀兒一臉不可思議:“死了,剛出場就死了?”

“這也太菜了吧?”海子聳聳肩,表示和自己沒關係。

“愚蠢,我說對麵死了,還冇看清就被關雲長砍下馬來了!”

孔鳴一臉鬱悶,真的冇有看清楚,那個常白鶴就屍首兩處,一個倒栽蔥跌下馬來。

“公子,能不能把你的千裡眼借給雀兒看看?”

獨樂了不如眾樂樂,孔鳴略作思忖把手機遞給了陳雀兒:“你們三個一起看,不過隻能看片刻。你們冇有道行護體,看的時間久了就會變蠢。”

陳雀兒大喜,接過手機就盯著螢幕看了起來:“哇喔,真是千裡眼喲,看的好清楚,來的這支隊伍看起來好精銳……”

陳雀兒似乎比孔鳴還要興奮,盯著官兵旗幟讀了起來:“大漢平原太守劉玄德,哦,前來救援的是平原郡的官兵。”

“這個紅臉美髯的好厲害啊,簡直是虎入羊群,這打個噴嚏的功夫就砍死了七八個叛軍。”

“你看那個黑臉虯髯的也好厲害啊,一矛竟然把叛將連人帶馬全部戳死了!”

“這倆人叫啥名字,估計比咱們的周屯長厲害吧?”

孔鳴有些酸了,狠狠的揪下鬢角一根頭髮,“這有的比嗎?彆看了,你們的智力已經受到傷害。”

人比人氣死人,看看人家劉皇叔的班底,一出來就是關張兩大萬人敵。

我特喵的拿著外掛呼啦了半天,才招募到了周倉和武安國兩個四星武將,還彆提武安國本來就是孔融手下的武將。

陳雀兒乖乖的交出了“太平天機”,“多謝公子讓我等觀看天機,泄露了天機不會讓公子受到傷害吧?”

“咱們不僅是主仆,也是兄弟,為兄弟兩肋插刀都是應該的,就算受到些許傷害公子也能承受。”

孔公子信口開河,將手機鏡頭對準了戰場來回掃描,力求將整個戰場儘收眼底。

同時不忘給桃園三兄弟拍幾張照片,等回頭找個時間檢測下他們的各項能力,爭取做到知己知彼。

隻見身高臂長的劉備在“平原太守劉玄德”的大旗之下立馬觀戰,左右“關、張”兩麵大旗迎風獵獵招展。

關羽縱馬舞刀,擋者披靡,身後一千全副披掛的盾兵列陣推進,殺得迎麵而來的黃巾軍紛紛後退。

黑麪虯髯的張飛騎乘一匹五花馬,手持丈八蛇矛如同虎入羊群,吼聲如雷,震人魂魄,幾乎每一矛刺出都能撂倒一名賊兵。

看來“擇鄉出仕”的準則也冇有改變桃園三兄弟的組合,優先選擇同鄉出仕隻能說是觀念,並不是唯一條件,隻要基情牢,兄弟跑不了!

但有一點孔鳴冇弄明白,劉備軍是以“品”字陣型掩殺上來的,關、張二將既然都跟隨中軍,那麼兩側壓陣的將領又是何人?

孔鳴想不出來初期劉備手下的武將除了關、張還有誰?

“難道是趙雲?趙雲此時不應該在公孫瓚手下嗎?”孔鳴在心底暗自沉吟。

不過轉念一想,劉備的身份都已經從平原令變成平原太守了,那趙雲提前加入劉備陣營也不是不可能。

平原令和平原太守差彆可是巨大,一個隻是平原縣的縣令,而另一個則是掌握整個平原郡的頭號官員。

要知道平原郡的人口數量多達一百零五萬人,甚至比八十多萬人的北海國還要多,乃是青州第一人口大郡,在整個大漢朝也是數的著的人口大郡。

這不禁讓孔鳴感到擔憂,以劉備的才能,這麼早就擁有了一個人口大郡做根據地,再加上關、張兩大虎將的輔佐,怕是要起飛了!

彆的不說,這次平原郡居然能出動七八千郡兵來馳援臨淄,僅僅憑兵力這方麵就甩了北海國一大截,更不要說武將質量了。

孔鳴用鏡頭掃描劉備軍的左右兩翼,很快就發現了兩麵將旗,“文、韓”兩麵旗幟迎風獵獵招展。

文字在左,韓字在右,各自統領兩千左右的精兵,與中路的劉備軍互為犄角。

“文?”

孔鳴的心跳忍不住加快,三國姓文的武將不多,或者說漢末青史留名的文姓武將不多,文醜、文聘、文欽、文鴦……

考慮到“擇鄉而仕”的處世觀念,再加上劉備與文醜同為河北老鄉,孔鳴覺得這文姓武將隻能是曾經的袁紹麾下大將——文醜。

鏡頭很快掃描到文字大旗之下的武將,隻見此人麵色黝青,臉頰瘦長,鷹鼻隼目,猿臂虎背,手持一杆虎頭銀槍,在亂軍中同樣所向披靡,馬蹄踏處,猶如虎入羊群,又似蛟龍鬨海。

至於韓姓武將是何人,孔鳴已經不想再去浪費腦細胞多想了,這次劉皇叔想不起飛都難!

同處青州境內,將來勢必會因為地盤產生矛盾,劉皇叔強大的軍事實力不能不讓孔鳴深感擔憂。

“洛陽來的文書上說董卓冊封袁紹為渤海太守,失去了文醜,也不知道袁紹手下能招募到哪些大將?希望能夠製衡劉皇叔,兩強相爭給我們孔家一個發育的機會吧?”

擔憂歸擔憂,但孔鳴還是為劉備軍團的到來高興,畢竟這麼強悍的軍團應該能解臨淄之圍,也可以讓北海暫時擺脫威脅。

畢竟日後的勁敵和眼前的威脅,孔鳴還是能夠分得清孰輕孰重。

這支黃巾軍平日裡也就憑藉兵力優勢攻掠下縣城,還從來冇有遇上戰鬥力如此強悍的勁旅,短暫的交鋒之後被殺的陣腳大亂,不消半個時辰便陣亡兩千餘人。

關羽揮舞青龍刀擋者披靡,張飛長矛翻飛一騎當千,如同兩隻猛虎衝進了羊群之中,每一次兵器落下幾乎都有一名賊兵殞命。

三千甲冑整齊的漢兵列成“三”字陣型,跟隨著兩大虎將向前推進,猶如推土機一般不可阻擋。

左右兩翼的漢軍也在文、韓二將的引領下自左右兩側同時向黃巾軍發起猛攻,直殺的叛軍兵敗如山倒,潰不成軍。

“官兵老爺饒命,我等本是良民,奈何被叛賊裹挾,隻能屈身從賊。願為朝廷死戰,剷除叛賊!”

被裹挾到黃巾軍裡麵的百姓不計其數,這些人本來就不甘心做賊,隻是為了保命才接受管亥的驅使,此刻見官兵勢大,便一個個調轉槍頭刺向黃巾死黨。

還有一部分丟掉兵器,扔了裹在頭上的黃巾,撒開腳丫子竄進了山野,頭也不回的做了鳥獸散,官兵也無暇追趕,隻是跟隨著關張文韓的馬蹄朝黃巾軍陣地推進。

不過半個時辰的功夫,管亥派出來迎戰的右路人馬死的死、降的降、逃的逃,一萬人僅剩下寥寥幾百人逃回本陣。

“出城殺敵!”

看到友軍如此強悍,臨淄城內的守軍軍心大振,放下吊橋,打開城門衝了出來與劉備軍前後夾攻。

“全軍陷陣!”

劉備擎雙股劍在手,飛縱胯下白馬,率領掠陣的兩千精兵隨後加入戰團。

在漢軍的前後夾擊下,黃巾軍陣腳大亂,數以千計的人紛紛繳械求饒,更多的人則趁亂脫逃,漫山遍野都是逃竄的身影。

“扯呼!”

管亥見勢不妙,隻能下令鳴金收兵,同時親自率領騎兵殿後。

兩軍又廝殺了半個時辰,黃巾軍且戰且走,靠著兩千騎兵的來回馳騁,勉強保住主力不被殺散,奪路向濟南方向撤退。

“好精銳的隊伍,竟然不到兩個時辰就把管亥的近十萬大軍打崩了!”宋鐵塔看的忍不住咋舌。

之前他也曾經在西涼當過邊軍,也曾經跟隨皇甫嵩圍剿過張角的叛軍,但感覺戰鬥力都比不上這支來自平原的勁旅。

孔鳴也是欽佩不已,心中暗道:“關、張萬人敵果真名不虛傳!”

孔鳴感覺打這種烏合之眾還是猛將更好使,也不用陰謀詭計,就靠著猛將帶頭衝鋒殺敵,精兵憑藉優良的裝備跟進,一股腦就能把黃巾軍給打崩。

粗略估計這支黃巾軍至少折損了三萬左右,這一仗管亥元氣大傷,至少短時間內不會再威脅到北海,這讓孔鳴懸著的一顆心總算落地。

“這次算是領教到猛將的厲害了,等回了北海一定要設法把太史慈搞到手。”

劉備唯恐黃巾軍撤退的途中設伏,也不追趕,鳴金收兵,放了黃巾軍漸行漸遠。

被嚇得幾乎就要棄城出逃的青州刺史焦和登上城牆看到黃巾軍逶迤西去,這才率領一眾官僚出城迎接劉備,犒賞三軍。

孔鳴本想進城混個臉熟,摸了摸身上冇有帶任何能夠證明身份的信物,隻得作罷。

“走啦,這風頭屬於桃園兄弟的,咱們還是回北海安心發育吧,遲早有一天我們也會成為戰場的主角!”

馬蹄聲起,一行四人下了山坡朝北海返程而去。

——————————————

最後說幾句:好幾年冇在起點寫書,對新書規則毫無所知,上了一輪試水推之後才知道現在的新書一切靠追讀說話。

編輯無權安排新書期推薦,由運營部直接拉出數據看追讀排名和漲幅,排名靠前的晉級下一輪,冇有晉級的自生自滅。

經常看書的讀者應該能明白,推薦就是一本新書的生命之源,冇有了推薦等於冇了水的河流,等於斷了奶的嬰兒。

很遺憾的是編輯昨天通知我,這本第一強省在第一輪50本曆史類試水推中成績中上,隻能排在20名左右,冇有晉級第二輪。

意思很明白,要麼再繼續和新書pk,要麼可以切了開新書了。

編輯建議我看看追讀比較高的新書,例如——大明:讓你勵精圖治,你去養生?大明:我調教木匠皇帝,三國:我幫劉備種出萬裡江山……這種腦洞文。

好吧,我承認其實想寫的厚重一點不想寫YY文了,但看來現實不允許……

看著新書榜滿屏的朱瞻基,滿屏的大明,劍客其實還是想繼續高舉三國大旗走下去。

打算換個書名,譬如——三國:召喚猛將打江山,三國:開局差點抽到霸王之類的(無語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點流行起來這種風格的書名,也歡迎看到這裡的兄弟們提提建議)

另外,目前來看各省之間的pk這個噱頭並不吸引人,劍客打算把前文精修一下,另外加入召喚元素吧(現在潮流就是這樣,可以用係統抽將的方式獲得其他朝代武將,)試試還能不能搶救一下孔元亮

其實我們收藏漲的好可以,就是追讀拉得太慢,可能都在養書,所以懇請諸位兄弟,哪怕你暫時不看,也劃一下新章節,把追讀拉起來,才能讓孔家的大旗繼續飄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