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為防管衛狗急跳牆,再次率兵圍攻國相府,周倉率領的兩百郡兵就在國相府周圍駐紮了下來,晝夜巡邏,嚴加防範。

“周兄辛苦了!”

孔鳴在相府門前翻身下馬,朝著剛剛用完晚膳的周倉抱拳施禮。

周倉急忙作揖還禮:“見過元亮公子,保衛使君與孔府家眷乃是倉分內之事,豈敢言苦?”

不等孔鳴說話,旁邊的孔嘯一副迷弟的模樣:“大兄,俺跟著周屯長練了兩天的武藝,感覺進步了不少呢!”

“這纔到哪裡,周屯長本事大著呢,你可要虛心討教,才能逐步成長。”

孔鳴一副和藹的姿態,伸手拍了拍孔嘯的肩膀,“為兄忙於軍中事務,相府的安全就著落在你與周屯長的身上了。”

孔嘯攥起碩大的拳頭道:“管賊若是再敢來犯,小弟一定親手砍下他的頭顱!”

“管衛久經沙場,在軍中摸爬滾打了幾十年,你不是他的對手,不可與之廝殺,絕對不行!”

孔鳴急忙告誡這位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小老弟,“父親何在?我去找他稟報軍中事務。”

孔嘯撅嘴不服,雙臂抱劍目視遠方:“哼……虧你做了校尉,真是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俺冇看見父親,自己去尋便是!”

“嘿……這小子,真是不知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

孔鳴搖頭苦笑,把韁繩扔給陳雀兒,讓他把坐騎栓到馬廄,自己昂首闊步進了相府。

忙碌了一天的孔融在後宅匆匆用過晚膳,便來到前庭書房批閱各縣送來的文書,眉頭緊鎖,不時蹙眉。

“父親,孩兒特來向你稟報軍務。”門外傳來孔鳴的聲音。

孔融放下手中竹簡,閉目端坐,沉聲道:“進來。”

孔鳴推門而入,看到老爹臉色有些怪異,心中有些忐忑:“父親臉色為何如此難看?莫非身體欠佳?”

“跪下!”

孔融閉著的眼睛突然猛地圓睜,並爆發出一身中氣十足的叱喝,震得梁上的灰塵“撲簌簌”墜落

猝不及防的孔鳴被嚇了一跳,滿臉錯愕的問道:“呃……父親緣何動怒?孩兒不知犯了何錯?”

“跪下說話!”

孔融麵色鐵青,怒中帶威,毫無商量的餘地。

男兒膝下有黃金,隻跪天地與父母,這是親爹,漢朝以孝治天下,更何也算是自己靈魂的祖宗,孔鳴略作思忖,還是屈膝跪倒。

“請父親明示!”

孔融麵龐微微抽搐,肅聲問道:“胡憲是被你害死的吧?”

孔鳴登時明白了原委,看來這迂腐老爹是又動了菩薩心腸,“溺水死的,此事兵曹已經做了筆錄。”

“從實招來!“

孔融重重的拍了下桌案,“你這些小伎倆能瞞的住幾人?又能堵得住幾張悠悠眾口?”

“是我故意將之灌醉,讓隨行人員趁機將他推下馬背跌進內城河淹死的。”

孔鳴隻好承認,壓低聲音道,“這廝是管衛的死黨,寧死不從,不弄死他,孩兒無法掌控兵權。”

孔融撫須歎息了一聲:“可咱們是聖人之後,必須講究師出有名,必須據罪定罰,決不可濫殺無辜。

這次念在你初犯的份上,為父便寬恕你這一次,罰你回房抄寫十遍‘孔氏家規’。日後倘若再肆意妄為,為父便將你革去軍職,逐出孔門!“

“唉……慈不掌兵義不掌財,怪不得這老爹成不了大事,這般迂腐軟弱,怕是日後多有掣肘呢!”

孔鳴在心底暗自歎息一聲,表麵上不動聲色的應諾一聲:“孩兒謹記父親教誨!”

孔融揮揮衣袖:“去吧!”

“孩兒告退!”

“稍等片刻,給你看看洛陽來的文書。”

孔融搖頭歎息一聲,彎腰在書案上翻了起來,“唉……無謀何進引狼入室,董賊殘暴,先廢陛下於洛陽宮,又於本月初三鴆殺何太後,簡直是目無朝綱,罪大惡極!”

這段曆史孔鳴不說爛熟於胸,也知道了個大概,因此並冇有感到吃驚,而是趁著孔融不注意掏出手機悄悄給他拍了一張照片,然後迅速的揣進了袖子裡。

“拿回去好好看看!”

孔融把文書遞給長子,“董賊如此殘暴無禮,勢必會引得各地怨聲載道,若有人能夠站出來振臂高呼,我北海定當出兵討賊。

故此,吾兒可要加緊招募士卒,操練人馬。若有需要錢糧之處,儘管開口,北海國定當傾其所有,保障軍隊的組建。”

“喏!”

孔鳴這次冇有說太多,隻是用一個簡單的口號表達自己無故遭到訓斥的不滿。

這便宜老爹既想在這亂世中有所作為,又想以儒家之道作為處世準則,這是行不通的。不說像曹阿瞞那樣“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至少也要殺伐果斷,當機立斷。

孔鳴接過文書揣進懷裡,來到後院見過母親馮氏,草草用過晚膳,便回了自己的臥房休息。

“婢子準備了熱水,我這就幫公子沐浴。”

看到孔鳴回屋,剛剛把臥榻收拾了一遍的杏兒滿麵春風,笑吟吟的上前幫孔鳴寬衣解帶。

杏兒年方十五,正是豆蔻年華,唇紅齒白,柳腰婀娜,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少女體香。

耳鬢廝磨之下孔鳴不由得有點意亂情迷,甚至有了生理反應,急忙揮手示意杏兒退下:“杏兒啊,你……你長大了,你、你出去吧,公子自己來就行。”

“可以前都是婢子幫公子洗浴……“杏兒噘著嘴,一臉委屈。

“以前是以前,公子現在已經是校尉了,萬一把持不住,做了傷害杏兒的事情,傳出去要被人說閒話。”

見杏兒不肯走,孔鳴隻好伸手去推。

杏兒這才轉憂為喜,麵帶羞赧的道:“原來公子是為杏兒好……杏兒也知道自己是個賤命,不敢連累公子,其實不管公子做什麼,杏兒都是心甘情願的……”

“做什麼都心甘情願?”

孔鳴一隻手落在中衣的腰帶上,臉上露出一絲壞笑。

“嗯……”

杏兒心頭猶如鹿撞,霞飛雙頰,羞赧的低下頭去。

少女懷春,最是惹人憐愛!

孔鳴吹了下額頭的青絲,賤賤的道:“那麼麻煩杏兒姑娘去書房替我抄寫十遍孔氏家規。”

“……”

杏兒欲說還休,跺跺腳氣呼呼的轉身離去。

“我列陣在南,守心底約法。

我列陣在北,鎮長城無涯……”

孔鳴躺在木盆裡,哼著歌曲,美美的洗了一個熱水澡。

杏兒把水溫調的不冷不熱,甚至還撒了一些晾乾的玫瑰花瓣增香,更是讓孔鳴神清氣爽,舒服到全身每一個細胞。

孔鳴仰著脖頸靠在木盆邊緣,雙腿以最舒服的姿勢伸開,單手滑動手機螢幕打開”人才評定係統“,上傳了老爹孔融的照片進行檢測。

片刻之後,螢幕一閃便出現了孔融所有的數據。

姓名:孔融

年齡:三十六歲

籍貫:青州魯國魯縣人

等級評定:四星

初始屬性評分:統率58【 1.2】,武力45【 0.5】,智力68【 1.3】,

政治78【 1.6】,義理97,膽量100。

當前屬性評分:統率82【 24】,武力55【 10】,智力94【 26】,政治110【 32】,義理97,膽量100。

兵種適性:騎兵C,盾兵B,槍兵B,弓兵A,水軍D,器械C。

“嘖嘖……這老爹的膽量居然滿分?”

孔鳴看完後差點笑出了豬叫聲。

怪不得孔老爹懟何進、懟董卓、懟曹操,懟天懟地懟空氣,原來這膽量比一般的武將都要大,滿分的膽量當世能有幾人?

這個不服不行!

而且孔老爹的智力提升到了94,政治達到了110,彆說治理一個北海,就算給他一個青州應該也能梳理的井井有條。

看來內政方麵不用自己勞神了,日後隻需要專心打造一支精銳之師就能確保孔氏在北海立足。

除了擅長內政之外,孔融的統率能力也拿得出手,當前82的統率至少能配的上北海國國相的身份。

更讓孔鳴感到驚喜的是這個老爹竟然還有弓兵A的兵種適性,這說明孔融是個合格的守城統帥,將來倘若自己率兵出征的時候有敵軍來犯,老爹還是有能力指揮防禦戰的。

孔鳴在木桶裡泡了小半個時辰,起身用手帕揩乾身體,裹了長袍鑽進了被窩。

此刻已是九月中旬,天氣漸涼,再下去一個月之後就彆想再洗這麼熨帖的熱水澡了。

孔鳴側臥在床榻上,草草看了下洛陽寄來的文書,上麵寫著董卓於九月初一廢皇帝劉辯為弘農王,改立陳留王劉協為帝,又寫到九月初三何太後突發瘧疾薨於洛陽南宮。

“按照正常曆史走向的話,大概在四個月之後,曹操將會於陳留矯書召集各路諸侯討伐董卓,到時候我們北海軍究竟是去還是不去呢?”

如果率部參加討董,無疑能夠樹立孔氏的忠君愛國形象,但倘若因此導致北海兵力空虛,任由黃巾之亂禍害地方的話隻怕得不償失。

如何才能兩全其美,這是一個問題,孔鳴躺在床上不知不覺間沉沉進入了夢想。

二十一奪門之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