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素而整潔的臥房裡,孔鳴坐在圓凳上思緒萬千,心血來潮之下決定虛擬下曹操的屬性給三十年後的自己做個最直觀的定位。

“論統率,曹阿瞞當屬三國第一吧?”

孔鳴思忖了片刻,給曹操設定了一個98的統率值,每年的自然增長值給了一個2.8的評分。

“阿瞞的武力一般般,雖然有刺殺董卓的傳說,但冇有衝陣的記載;而且阿瞞個頭不算高,給個65的武力值還算公道吧?至於智力,應該要低於賈詡、郭嘉、司馬懿這幾個頂尖謀士?政治能力怕是也比不了諸葛亮、荀彧、張昭這些內政狂人。”

孔鳴手指在螢幕上筆走龍蛇,給曹操假設出了其他三項屬性值——武力65【 1.2】智力93【 2.1】政治94【 2.2】。

“嘖嘖……這屬性真是完美,曹老闆應該是三國時期綜合能力第一人吧?那麼咱就鬥膽比較下三十年後誰更勝一籌!”

孔鳴嘴裡唸唸有詞,很快就把三十年後的假想曹操屬性給列了出來。

曹操——統率182,武力101,智力156,政治160。

“嘶……三十年之後的曹老闆竟然這麼強,老子有外掛加成還是略遜一籌,玩個錘子啊!”

看完對比後,孔鳴不禁有些泄氣。

享受了外掛加成後竟然還是略輸曹老闆一籌,雖然自己150的武力估計能把101的阿瞞給秒了,可人家又不會傻到親自衝鋒陷陣,作為統帥之間的較量,武力的重要性怕是排在末端。

而最重要的指揮兵團作戰的統率屬性,曹老闆高達182,甩開了自己34點的差距,這說明兩個人的統率能力無論何時都不會處在同一檔次。

139的政治對160的政治也遜色不少,但可以靠著手下的文官進行彌補,比起統率來說倒不是那麼致命。

唯一讓孔鳴滿意的是三十年後的自己將擁有181的智力,對曹老闆156的智力高出了不少,或許將來隻能靠智力跟這個未來最強對手扳一扳手腕了。

“不過,我記得係統提醒過,正常人的屬性超過五十五歲之後將會因為身體與精神的雙重衰老而下降,三十年之後曹老闆應該超過六十多歲了吧?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曹老闆應該出生於公元155年,而今年是公元189年,也就是說他今年已經三十四歲了……”

孔鳴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剛纔的假設並不成立,因為自己是按照曹操的初始屬性計算的,而已經三十四歲的曹孟德經過十幾年的發育,各項屬性肯定已經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如此說來,我的巔峰將不會與曹孟德的巔峰相遇,在他的巔峰時期,怕是我還差一大截。爭霸天下,寸土必爭,誰又會給我三十年的發育時間?”

想到這裡孔鳴有些泄氣。

何止是能文能武的曹孟德,百折不撓的劉玄德,驍勇善戰的江東猛虎孫堅,四世三公的袁本初,單騎定荊州的劉景升,哪一個又是易於之輩?

就在孔鳴意氣消沉之際,評定係統突然出現了一個信件標誌在螢幕上不停的閃爍,並出現字幕提示“用戶收到新的信件,請及時查閱。”

孔鳴也不多想,手指彈動打開了信件,並讀出聲來:“係統將會不定期釋出任務,請宿主選擇是否接受。”

“【係統提示:用戶接受了任務之後若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就能領取相應的獎勵。若不能完成,根據任務的獎勵豐厚程度,用戶將會遭到隨機降低1-3點屬性值的懲罰。】“

孔鳴抬手撓了撓鼻梁,滑動螢幕向下查閱信件內容,看看係統會釋出什麼任務?

任務一:用戶在一個月內招募到2000士卒。【任務難度:★,任務獎勵:1點自由分配屬性(可贈送他人)】

任務二:用戶在一個月內實際控製縣城一座。【任務難度:★,任務獎勵:1點自由分配屬性(可贈送他人)。】

任務三:用戶三個月內指揮軍隊剿滅5000黃巾軍(擊殺與俘虜全部有效)。【任務難度:★★★,任務獎勵一:3點自由分配屬性;任務獎勵二:2點自由贈送屬性(隻可贈送他人)。】

任務四:用戶在半年內招募到一名五星級人才。【任務難度:★★★★,任務獎勵:自選兵種屬性提升一級(可贈送他人)。】

“北海是一個擁有八十多萬人口的大國,目前青州黃巾剛剛興起,還冇有受到太大波及,我以國相的名義發榜募兵,一個月招募兩千士卒應該不再話下。”

孔鳴略作思忖,先把任務一給接了下來。

便宜老爹的身份是北海國相,雖然任命縣令還得上報到朝廷,但前幾天董卓剛剛廢了皇帝劉辯改立陳留王劉協為帝,洛陽亂糟糟一團,自顧不暇,任命縣令也不過是走走程式罷了。

“過幾天等我們父子掌控了北海的局勢之後安排一個有點能力的人到下麵的縣城擔任縣令即可實際控製一座縣城。”

孔鳴手指輕觸螢幕,把第二項任務也接了下來。

至於第三項任務,孔鳴有些舉棋不定,手撫下顎,沉吟起來。

據武安國所言,目前劇縣城內有四千郡兵,就算再招募兩千新兵,也不過隻有六千左右,要在三個月內剿滅五千黃巾軍,難度不小。

“這個任務放棄吧,把第四個接了!”

孔鳴心念電轉,迅速做了決定,拒絕了第三項任務,接受了第四項任務。

太史慈是黃縣人,距離北海不到二百裡路程,孔鳴覺得自己應該試試運氣。

相比於第三項任務來說,孔鳴覺得招募太史慈應該更容易一些。

周倉、武安國都是四星級人才,這太史慈應該百分百的是五星級人才吧?能夠把兵種適性提升一級,這可比提升兩點三點的屬性有價值多了。

“利用任務提升屬性,這樣能夠大幅提升本公子的四維,這樣的話也許不用苦苦煎熬二三十年了。”

孔鳴的心情又愉快起來,退出係統鎖了螢幕,打個嗬欠準備小憩片刻。

就在這時響起了“咄、咄”的敲門聲,門外傳來婢子的聲音:“婢子奉了夫人之命來給你送換洗的衣衫。”

孔鳴起身開門,認得站在門外的是自己貼身的婢子杏兒,點頭道:“把衣衫給我放在床頭就行。”

杏兒按照吩咐放下衣衫後並冇有離開的意思,而是上前幾步準備幫孔鳴脫掉貼身的白色中衣,“婢子幫公子拿去洗了……”

孔鳴嚇了一跳,自己褲子裡麵空蕩蕩的,這丫頭是打算把自己剝光麼?

“杏兒你要作甚?”

杏兒一臉不解:“幫公子脫衣服啊,然後拿去清洗……”

“哎哎哎……不用、不用,男女授受不親,你退下吧,我脫下來放在屋內,等公子出門後你再來取便是。”

孔鳴羞臊的麵紅耳赤,不由分說的把杏兒推出門去,然後從裡麵插上門閂。

杏兒一臉委屈,在門外跺腳嘟囔:“以前都是婢子幫公子更衣,你這是嫌棄杏兒手腳笨拙了嗎?”

孔鳴在屋內揮手:“你一個黃花閨女,我一個熱血青年,傳出去有損你的聲譽,將來如何嫁人?公子有手有腳,以後你隻需幫我洗衣打掃即可,更衣我自己來便是。”

杏兒隻能眼裡噙著淚珠離去,“公子一定是嫌我歲數大了,可我今年才隻有十五歲啊,莫非公子看上十三歲的香蘭了,嗯……一定是這樣。”

孔鳴躺在床上搖頭歎息。

果然戰爭年代人命賤如草芥,少女的節操就如此不值錢,遇上品行端正的主人還好說,若是遇上好色之徒,那還不是羊入虎口,砧上魚肉?

孔鳴脫掉身上又潮又臟的中衣,把臉帕浸泡在水裡擦拭了下身體。孔家的隨從剛剛進入國相府,怕是還冇得及燒洗澡水,隻能先將就一下。

“好累!”

孔鳴舒展了下懶腰,一骨碌躺在床榻上,拉過被子來矇頭大睡。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被前廳嘈雜的聲音吵醒,不由的睜開眼睛仔細聆聽。

“姓孔的,你給老子出來,你把龐乾這狗東西官複原職也就罷了,居然不知會管某一聲就擅自加封你的兒子為校尉,你這是公器私用,你這是濫用職權,老子要上書彈劾你!”

突然一聲凶狠的咆哮傳進耳朵,讓孔鳴不由自主的坐了起來,皺眉道:“嘶……何人如此大膽,竟然跑到國相府來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