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呂二趙三典韋的話題也太老套了,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為這個話題吵的臉紅脖子粗?虧你們是學曆史的!

我出個有趣的話題同學們討論下,你們說按照現在的省級行政區域組隊,把漢末三國時期的各省人才集中在同一陣營,哪個省的實力最強?哪個省有機會問鼎天下?”

一輛大巴飛馳在川流不息的公路上,車內滿載著某大學曆史係的莘莘學子,準備前往孔子故裡參觀,研修儒學對於中國曆史的影響。

既然是去參觀聖人故裡,話題自然繞不開春秋戰國這段烽火連天的曆史。

眾學子從孔子周遊列國開始,由秦漢過渡,最終卻停留在了三國猛將如何排名的話題上,大夥兒各抒己見,爭的麵紅耳赤。

也不知道誰吼了一嗓子,果然就把吵的不可開交的話題徹底轉移。

“當然是我們大河北最強,就問石家莊趙子龍你服不服?我們河北還有昭烈帝劉玄德、五虎上將張翼德,河間名將張郃,還有……”

“包頭呂奉先不服,論單挑咱草原漢子怕過誰?”

“好漢架不住人多,猛虎敵不過群狼。你內蒙就一個呂布還能反了天?讓我來給你數一數俺們河南的豪華陣容,三國歸晉的司馬家族知道吧?四世三公的袁氏兄弟家喻戶曉吧?俺河南還有猛將……”

“我們安徽隻需要一個魏武帝就能秒殺你們河南這些二流貨色,孟德不死,司馬家族敢站著說話?”

“你家阿瞞這麼厲害,天下最後不還是落在了俺河南人手中?請記住三國結局——三分歸晉,河南人纔是三國最終的贏家!”

“在我們山東的諸葛武侯麵前,你河南的司馬懿還不是乖乖的扮演女裝大佬?三國歸晉不假,但請記住一句話,時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說的就是司馬氏。”

“拉倒吧,可彆瞎扯了,這句話明明是魏國人阮籍有感於楚漢戰爭項羽不敵劉邦發出的感慨,竟然被你栽贓到了司馬家頭上。”

眾學子各抒己見,據理力爭,誰也說服不了誰,爭吵的激烈程度比起上一個話題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行啦行啦,到站了,都給我下車!一個個彆在這裡瞎侃關公戰秦瓊這種不切實際的話題了,回頭一人給我交一份關於儒學與中國曆史的論文。”

直到大巴在停車場熄火,意猶未儘的學霸們這才被身材高挑的女導師攆下了大巴車。

車廂裡逐漸空蕩了起來,但最後一排卻有個男生正抱著手機玩的如癡如醉,對美女老師的話充耳不聞。

“孔鳴,都到你老祖宗門口了,還不趕緊進去祭拜?也不怕孔夫子他老人家從地下鑽出來教訓你個不肖子孫。”

聽到美女導師的訓斥,孔鳴這才把手機裝進褲兜裡,嬉皮笑臉的道:“秦老師此言差矣,我這也是在為我們老孔家打江山,老祖宗他纔不會怪我哩!”

“少在這裡跟我貧嘴,你敢說不是在玩遊戲?”秦老師雙手叉腰,臉色微怒。

“人生又何嘗不是一場遊戲?”

滿臉冤枉的孔鳴嘴裡冒出了一句頗有哲理的話語。

他剛上車的時候下載了一款叫做《三國策》的沙盤戰略手遊,開局進入群雄割據劇本,選擇了老祖宗孔融爭霸天下,可不是給老孔家打江山?

“秦老師又和孔鳴打情罵俏咯!”

“在一起,在一起!”

走在最後麵的幾個學生拍手起鬨。

秦老師露出慍怒之色,雪白的手指朝窗外一戳:“你們幾個回頭每人再給我寫一篇論文,內容就是、就是……就是你們剛纔討論的,把三國時期的人才按照現在的省級行政區域組隊,哪個省的實力最強?”

孔鳴咧嘴壞笑,跟在秦老師後麵下了車,“哈哈……男未娶女未嫁,有什麼好害羞的?俺家老祖宗說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這是孔夫子說的嗎?”秦老師反問孔鳴。

孔鳴撓頭:“難道不是嗎?哦……我老祖宗說過食色性也,麻煩老師給弟子解釋下。”

“放在古代你就是個紈絝子弟,口無遮攔!”

秦老師用手裡的導遊杆在孔鳴腦門上敲了一下,“再不快走就要掉隊了。“

師生一行四十餘人跟隨著浩浩蕩蕩的遊客進入景區,先參觀完了孔府接著觀摩孔廟,最後在孔林聽導師講解完畢後自由活動。

“咦……前麵有塊墓碑倒了。”

“孔鳴你可是孔夫子的第四十三代子孫,還不快去把老祖宗的墓碑給扶起來。”

“一個人掀不動的話就喊秦老師幫忙啊,夫唱婦隨嘛!”

和孔鳴一起遊覽的幾個學生髮現了一塊歪倒的墓碑,頓時七嘴八舌的拿著孔鳴揶揄起來。

“去去去,老子武力值98,足可匹敵呂布,會掀不動區區一塊墓碑?”

孔鳴挽起袖子上前幾步彎腰紮個馬步,雙手握住墓碑,使出渾身力氣想要把它豎起來。

突然聽到腦後生風,一股不祥的預感瞬間湧上心頭。

“不好,孔鳴快閃開,你身後的樹倒了!”

孔鳴下意識的扭頭看去,隻見身後一棵千年古柏毫無緣由的歪了過來,朝著自己當頭蓋下。

孔鳴還冇來得及作出反應,便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如同墜入了無邊無際的萬丈深淵……

迷迷糊糊中耳畔響起清晰洪亮的話語,如同黃鐘大呂,振聾發聵;又似遠在天際,虛無縹緲。

“歡迎閣下來到漢末亂世開啟你的嶄新人生,是成就霸業還是葬身亂世,一切都由你自己決定!

這世界與曆史中的漢末大體相同,但也有些許改變,最大的區彆就是王莽篡漢後對各州做了大刀闊斧的劃分,行政區域更接近閣下穿越前的中國地圖。

另外一點,漢朝以忠孝治國,世人更重視孝道,更重視故鄉,大多數謀臣武將在出仕的時候抱著‘故土不可離,桑梓不可棄‘的信念選擇主公,以“有鄉擇鄉,無鄉從縣,無縣隨郡,無郡仕州’為準則。

所以閣下以後不管是出仕輔佐明主,還是割據一方招賢納士,都要謹記這一點……”

秋風淒淒,冷雨瀟瀟,天地間一片昏黃。

雨水濕透了衣衫,陣陣寒風襲來,讓處在昏迷狀態中的孔鳴忍不住打個寒顫,渾身瑟瑟發抖。

“你們這些賊兵,可不敢傷害我家公子,爾等知道他是何人?”

一個嘶啞的聲音在孔鳴耳畔響起,將他從昏迷中徹底喚醒,忍不住眯著眼睛悄悄窺視四周。

荒山野嶺,草木枯黃,天地間風雨飄搖,道路泥濘不堪。

估摸三百人的隊伍圍成一圈,將倒在地上的孔鳴和三個官兵困在中央,地上還橫七豎八的躺著五六具血肉模糊的官兵屍骸,以及二十多具賊軍屍體。

這些敵軍大多數衣衫襤褸,手裡拿著各種刀槍棍棒,看上去就像一支烏合之眾,隻有頭頂統一裹著的黃巾才能表明他們是一支有組織的隊伍。

當然,再雜亂的隊伍也有頭目,被群寇簇擁在中央的十幾個人俱都身披鎧甲,胯下騎著戰馬。

雖然這些馬看起來大多數傴僂瘦弱,但在亂軍中卻還是顯得鶴立雞群。

“穿越了?你妹的……老子竟然穿越了?”

橫躺在泥漿裡的孔鳴欲哭無淚。

想想風情萬種的秦老師就有種忍不住想要仰天長嘯的衝動,尼瑪的老子連手都冇牽到,就稀裡糊塗的穿越了,真是造化弄人!

為首的黃巾頭目手中長槍一指這名因為嘶吼過度而導致嗓子沙啞的官兵:“快說……他是個什麼狗官?”

這名長著絡腮鬍子的官兵挪了下踩在泥土中的一隻腳,讓自己儘量站的舒服一點,沉聲道:“我家公子乃是北海國國相孔使君的長子孔鳴孔元亮,識相的趕快放我等離開。否則我家使君到任之後定然調集重兵圍剿你們這些烏合之眾。”

“北海國國相?孔使君?”

孔鳴驚詫不已,莫非這是穿越到遊戲中來了?

可看這環境也不是遊戲,自己渾身已經被雨澆透,冷風吹來上下牙齒不停的打顫,這絕對是現實世界。

這北海國國相想來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孔融讓梨”故事中的主角,冇想到自己竟然穿越成了他的同名長子,還有了一個“元亮”的表字。

想到這裡孔鳴不禁有些後悔,若是遊戲開局自己選擇曹操的話,是不是會穿越成曹丕?

下去幾十年後混個白撿的皇帝,吃香的喝辣的,想寵幸哪個女人就寵幸哪個,南征北戰,揮斥方遒,名垂青史,豈不快哉?

“唉,誰讓我姓孔不姓曹呢,這八成是老祖宗故意送我來三國拯救孔文舉一家子吧?”

回憶起自己穿越的詭異曆程,孔鳴越發覺得冥冥之中老孔家的祖宗在天上看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