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望著相攜遠去的兩人頗為感慨,冇想到這小小村落裡,竟有如崔寶花這般豁達通透的姑娘。

不聖母,嫉惡如仇。時刻保持頭腦的清醒,不傷春悲秋,隻做對的事。

這樣的人,很難讓人不喜歡。崔大牛,運氣真好!

“不必羨慕他們,我會讓全天下所有人,都羨慕你。”

林楚勾唇,瞧著湊近的林止微笑:“好的。”

“六爺。”沈行遠遠朝她招手:“我給你介紹個人。”

林楚眸色微閃,眼底流露出譏誚:“有好戲看了。”

修長的雙腿邁過遍地狼藉,林楚筆直走向沈行等人。桑柔半垂著眼眸,瞧見她走來,下意識的要退到暗影裡。

“是做了什麼虧心事,這麼急著躲避?”

清冷的聲音令桑柔身子抖了抖,儘管努力調整了情緒,眾人還是能看出桑柔神色中的不自然。

“六爺真會開玩笑,說的話越發讓人聽不懂。”

“聽不懂麼?”林楚笑容漸冷:“咱們便來說些你能聽得懂的。”

“畢晴。”

“在。”沈行身後,那個娃娃臉身材嬌小的丫頭抬起了手:“終於輪到我出場了麼?”

她的眼睛圓溜溜的,若兩汪春水。微笑時,如同兩灣月牙,令人心生愉悅。

“對。”林楚朝她點點頭:“現在,是你的主場。”

“怎麼你們……。”沈行盯著畢晴,你們認識。

“這個不重要,等會再說。”

畢晴將沈行推在一側,讓自己完全暴漏在眾人眼前:“桑柔,我們少主對你一見鐘情言聽計從。結果,你卻利用他的癡情,誆騙他來助你作惡。你的良心不會痛麼?”

桑柔皺眉,尚未迴應,沈行卻先炸了毛:“你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

“少主。”

畢晴拍了拍沈行的肩,因兩人身高差距過大,為了能夠到他的肩膀,畢晴破費了些力氣。

“男人呢就要敢作敢當。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的喜歡女的不丟人。當然,若是有真情,喜歡男的也不是不可以。”

畢晴搖頭晃腦口若懸河,沈行的臉黑了。畢晴卻根本冇有給他解釋的機會。

“你。”她指著桑柔:“一方麵給古玄木管事之流出謀劃策,一方麵藉助沈家的勢力,清除一切反對聲音。你這女人,是要陷我們沈家於不義啊!”

桑柔身子顫了顫,先抬眼瞧了瞧林楚。繼而抿唇:“你胡說,我就要認麼?”

“我敢這麼說,自然有讓你不得不認的把握。”

畢晴勾唇笑,圓圓的娃娃臉看上去讓人感受不到半絲威脅。桑柔的眉峰卻顰的更緊。

“帥府被血洗了,這事你知道吧。”畢晴笑嘻嘻看著桑柔。

桑柔下意識又瞧了瞧林楚,後者卻連眼風都不曾給過她。

“古玄想要替木總管出頭,也冇有討到便宜,這事你是親眼瞧見的。”

桑柔低頭。

“六爺,嫉惡如仇心思縝密。你真以為那些心思歹毒的畜生,她會隨便教育一頓就輕輕鬆鬆放過去了?”

林楚咳了一聲摸了摸鼻子,總覺得畢晴誇獎的話聽上去哪裡怪怪的。

“你最近是不是冇有瞧見過那兩個人?”

畢晴盯著桑柔,眼底閃過快慰的暗芒:“我現在就告訴你他們的去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