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麼人,會選這樣的地方下葬?”林楚不由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不管是誰,總歸不會是牯牛。”石菲菲咯咯笑著開口,語聲輕快。

這句話,成功逗得眾人唇線略鬆了幾分,將方纔的陰霾一掃而空。

“下去瞧瞧。”

林楚半垂下眼睫:“說不定能發現什麼端倪!”

再往下去,每隔一段的平台之上,皆會有石雕出現。

先是雄獅,再是獬豸,接下來是駱駝,大象,麒麟。

到最後甚至瞧見了石馬。

林楚放緩了腳步,瞧著眼前的石馬,眼底閃過一抹詫異。

林止察覺到她氣息的變化,低聲詢問:“怎麼了?”

林楚眼底帶著幾分沉思,終還是搖了搖頭。

“我瞧見這些玩意的時候,似乎有個想法卻……並不成形。罷了,或許是我想多了。”

獅子是百獸之王,是帝王威嚴的象征。

獬豸和麒麟皆是龍子,象征公平正義和吉祥光明。

駱駝大象則寓意疆土遼闊,江山永固。

至於馬……則說明墓穴主人善於征戰,能保江山永固。

這樣的規格,即便在皇陵也不多見。

什麼人,這麼大氣勢?

“阿魚!”

林楚正自沉思,忽聽追魂一聲大喝:“六爺,您快來瞧瞧阿魚!”

林楚側目瞧去,阿魚再度昏厥。

這一次的狀況卻與上次不同,半張麵目都透著黑氣。

而少女粉嫩唇瓣上被咬出了清晰的齒痕,唇角血跡清晰可辨。

“屍毒入體!”

林楚瞳孔微縮:“快將她翻轉過來。”

“天啊!”石菲菲一聲驚呼。

即便是如姚纖纖一般鐵骨錚錚的漢子,在瞧見阿魚背後的慘狀時,也狠狠皺了眉。

阿魚後背的衣裳,已完全被毒液腐蝕,一塊塊破碎的布片粘膩的沾在身上。

而她裸露在外的肌膚上,已不見少女美好的細膩光滑,隻餘漆黑如墨的塊塊腐壞的爛肉。

她的肌體已然潰爛的厲害,卻偏偏不似正常傷口鮮血橫流,隻依稀透出丁點血痕。

肌膚是緊繃甚至僵硬的,如同乾枯的木頭,全冇了往日半點的彈性。

“她的身體……。”

林楚的聲音略頓了頓,眼底帶著幾分惋惜:“她的身體,已然開始僵化。”

“僵化是什麼?”追魂顰眉。

林楚瞧著他:“我想,你該明白。”

傳聞中,被行屍所傷導致屍毒發作的人,早早晚晚會變得也同行屍一般。

他們,六親不認,神誌全無。

追魂並非不解其意,開口詢問無非是存了幾分僥倖,始終不願相信罷了。

“六爺,您快想想辦法。”

林楚歎口氣:“已經晚了。”

“不會的,您一定有辦法。”

追魂低吼,忽而跪在了林楚麵前:“我求您救救阿魚。”

林楚蹙眉,眼底閃過一絲不喜。

“我知道。”追魂嘭的一聲朝林楚磕了個頭:“是我先前有眼無珠冒犯了六爺,但人命關天,還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寬宏大量,救救阿魚吧。”

嘭!

“隻要您肯救阿魚,小人以後願當牛做馬的伺候您。再不會頂撞您!”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1310 屍毒發作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