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明燈裡新增的是鮫魚油,沾了火能經久不息。

燈盞被毀,裡麵的火油撒了一地,再被燈盞中的火星子燃成了一片燎原之勢。

行屍笨拙全無頭腦,明明怕火的緊卻不知閃避。

眨眼便被包圍在火海之中,空曠的台階之上尖利哀嚎連連,鬼哭般叫人毛骨悚然。

林楚收了竹哨:“走!”

眾人再不遲疑,飛快朝著階梯下跑去。

她與林止所做的一切提前並無計劃,一切皆源自二人的心有靈犀,配合相當默契。

大火阻斷了行屍的追趕,為幾人爭取到逃離的時間。暫時甩下了行屍的攻擊。

腳下的階梯極長,似總也走不到底。

也不知走了多久,終於聽不到身後鬼哭般的嘶吼,眾人才漸漸放緩了腳步。

姚纖纖引燃了手中火把,朝著四下裡照了照。隻瞧見未知的下方黑黝黝深不見底,頭頂上卻也黑黝黝的不見天日。

“咱們,是已經走到地底下了吧。”他緩緩說著。

四下無聲,眾人心中漸漸沉重。

他們自進入牯牛洞便隻一味向下。

雖不知今夕何夕,怎麼也該有半日了。

這麼長久的時間,可不得到了地底?

四周濕氣越來越重,寒氣也漸漸濃鬱,形成瞭如有實質的白霧。

“這山洞瞧著,可不是一兩日功夫能建成的玩意。”

姚纖纖舉著火把,遙遙瞧向階梯下:“到底什麼人,會大動乾戈花這麼大力氣,住在地底下?”

眾人聽的心中一顫。

的確有一種人,會永遠生活在地底。

答案就是……死人!

隻有死人,纔會永遠停留在一早修建好的陵墓中。

這裡……莫非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修建的地宮?

“那是什麼?”

石菲菲開口,抬手朝著不遠處指了指。

他們腳下,是兩級台階之間一個寬闊的平台。在平台邊緣即將向下的地方,佇立著模模糊糊兩團黑影。

眾人瞧的心中一緊,眼中皆生出警惕。

牯牛洞詭異非常,敵人能藏匿在任何你想象不到的地方,且神出鬼冇。

無論黑暗裡藏著的是什麼,都不能掉以輕心!

姚纖纖攥緊了火把:“我去瞧瞧。”

“你……。”

石菲菲忍不住出聲,朝他背影喊道:“小心些。”

姚纖纖原本佝僂著的身子,在聽她說了這麼一句後,奇蹟般的挺直了。

“放心吧。”

男人聲音洪亮,還夾雜著幾分意味不明的喜悅。

姚纖纖喜笑顏開,執著火把一步步湊近黑影。

火把的光亮,照出一小方昏黃的天地。

姚纖纖端詳了黑影片刻便抬起手,似乎在黑影身上擦拭。

片刻後,便聽他喊道:“六爺,林爺。你們快來瞧瞧這是什麼?”

那裡立著的是兩尊石像。

石像與真人等高,雕的栩栩如生,神態安詳且和藹。

“這是……”

林楚瞳孔一縮:“是石翁仲?!”

眼前的石像並非稀罕之物。無論在西楚還是南疆,但凡有些權勢財富的人家,皆會在墓道口放這麼兩個石人,稱為翁仲。

隻是……

林楚眸色冷沉。

這兩個翁仲身上的衣飾並非南疆之物,瞧上去到與西楚有幾分相似。

南疆腹地的地下洞穴發現的地宮,葬著的是西楚人?

這多少,就有些離譜了!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1309 就很離譜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