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眸色漸漸幽深。

想要煉製行屍並不是容易的事情,在當今天下,唯有南疆蕭氏一家善於製屍,趕屍。

但,自蕭氏滅族之後,趕屍之術便也幾乎失傳。即便是蕭隱仇,也隻得到一兩分的皮毛。

乍然瞧見這麼多行屍,不禁讓人感歎幕後人好大的手筆!

林楚目光在行屍肚腹處飛快掃過。

這些東西力大無窮不畏刀劍,何故要還要將她們腹部縫合?

明顯多此一舉的手段,有什麼特殊用意?

“快。”

數息之間,行屍已經到了跟前。

林楚皺眉低吼:“將糯米酒含在口中,能防止屍氣隨呼吸入體!”

姚纖纖立刻將藏著的酒壺拿了出來,眾人皆灌下一大口含著。

彼時,行屍隊伍幾乎與他們鼻息相聞。

似被生人氣所擾,行屍隊伍頓了一頓。

下一刻便發出尖利的嘯叫,朝眾人撲去。

“找機會逃!”

林楚眸色幽冷:“不可力敵!”

行屍力氣大,指尖和牙齒又帶著劇毒。一旦交手,正常人類根本占不到便宜。

追魂一隻手護著阿魚,隻以單手對付凶悍的行屍,一時間險象環生。

姚纖纖則時刻護在石菲菲身側。每當有危險來臨,他總能第一時間出手替她排除危難。

昏暗的台階之上分立著三對男女,隻有林楚與林止相對輕鬆。

追魂素來以快劍著稱。

從前做殺手執行任務的時候,對付同一個人,冇有人瞧見他使出過第二劍。

追魂的劍下從無活口,死者身亡時,也隻有咽喉處拇指大一點血紅。

正因為如此,他才能坐穩鬼門四煞之首。

今天因為要護著阿魚,他的速度比往日慢了些許。

儘管如此,到底有底蘊在身。一得到機會,出手便是殺招。

他的劍極快,劍未至氣先行,冷凝如霜,催的人肝膽俱裂。

行屍並無知覺,自然無所畏懼。迎著追魂的劍,便撞了上去。

追魂一劍,直直刺入對方咽喉中。反手一撩,行屍一顆頭顱便滾在了地麵上。

同一時刻,一腔子黑水便朝著他噴了過去。

這一下,猝不及防。

眾人早知行屍冇有生命,隻當她身亡不會如常人般流血。追魂一時不慎,被她黑血噴濺。

“躲開!”

林楚蹙眉冷喝。行屍體內噴出的屍毒一旦被沾染,後果不堪設想。

追魂要護著阿魚,根本不及躲避。眼看著便要被毒液噴了滿臉。

阿魚卻忽然抬起頭來,猛然將追魂推了出去,以自己後背迎上噴濺而來的毒液。

嘶!

半空裡焦灼起濃濃白煙,刺鼻的焦臭氣味在四下飄散。

阿魚疼的悶哼出聲,踉蹌著朝地麵倒去。

身後行屍,呼嘯著朝她撲了上去。

“阿魚!”

追魂瞧的肝膽欲裂,眼眶子幾乎瞪出血來。將手中劍,剜出朵朵劍花。劍氣森然,襲向行屍群。

林楚卻比他快了許多。

嘟嘟!

竹哨的聲音劃破黑暗,林楚凝神在竹哨上。雙眸時刻關注著行屍的動向。

在竹哨聲起的瞬間,行屍群似齊齊怔了一怔,有那麼片刻的凝滯。

“退!”

林止爆喝出聲,飛身取下牆壁上的長明燈,反手砸向行屍腳下地麵。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1308 鬥行屍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