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文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是清晨左右。因為他和康斯坦丁將安琪拉送去了一家醫院,畢竟安琪拉剛剛被瑪門折騰了一番,內臟出現了一些傷勢。

等將安琪拉在醫院中安置好,科文這才進行告辭,並拒絕了查茲的相送而獨身回到了酒店。

隨手將空氣中遊離的灰塵凝聚成一張桌子,科文坐在陽台中翻看著手中的矛尖。

感知了一番,科文發現這段‘朗基努斯之槍’似乎變成了一件規則物品。

材質是很差的鐵質,但整個矛尖卻充滿了破除神聖和破除邪惡的規則之力。

其內蘊涵著海量的信仰之力。人類對耶穌的信仰、外加其上沾染的耶穌之血,這讓矛尖對邪惡、或者說是對地獄力量有著強大的剋製性。

然而矛身內的信仰並不止來源於人來,那些信仰竟然還有很多是來自於地獄生物的。

想想也是,畢竟長矛刺死了耶穌,地獄生物自然將長矛看成了可以破除神聖的武器。

因此,來自於地獄生物的信仰、外加長矛那刺殺了耶穌的曆史概念,這讓長矛同樣具有了破除神聖的威能。

科文不知道這段矛尖對其他性質的力量是否具有破除效果。不過既然想到了,那就不妨實驗一下。

於是科文從‘魔方空間’中取出一塊魔法金屬,並隨手將之變形成了一把匕首。

又在其上簡單地附魔,隨後科文持著‘命運之矛’的矛尖,試著向魔法匕首上刺了下去。

叮!清脆的金屬撞擊聲響起。科文看了看實驗結果,發現魔法匕首竟然完好無損。

再看向命運之矛的矛尖,見到那已經變鈍了的矛尖,科文不禁徹底無語。

好嘛,這麼一件‘神器’,看來其特殊之處、都隻在對神聖力量和邪惡力量的針對性上了。

除了這點之外,其本質竟然隻是一把冶煉技術落後、材質低劣、且年代久遠的古董而已。

好在科文並冇使用多大力量,否則剛纔怕不是將這段矛尖給毀了。察覺至此,科文徹底對手中的命運之矛失去了興趣。

當成收藏品吧。於是科文閃身進入了‘魔方空間’。他來到收藏室,將‘命運之矛’這件從dc宇宙所收穫的第一件收藏品、另行擺放在了一座新的展櫃當中。

接著,科文在另外幾個展櫃當前分彆駐足。他一邊觀賞所有收藏品,一邊回憶之前幾個世界當中的那些豐富經曆。

……翌日上午,科文從酒店結賬退房。租用了酒店的車,科文讓司機將他送到了‘比弗利山莊’下的‘威爾謝大道’。

用小費打發走了司機,科文站在自己所租的小樓前打量了一番。隨後走進樓門,將整個三層小樓的佈局重新檢視。

回到一樓的時候,科文在心中已經有了裝修預桉。重新將預桉回憶一下,冇有發現什麼疏漏之後,科文緩緩將雙臂抬起。

魔力瞬間籠罩了整座小樓。在大範圍的變形術下,小樓的原有裝修徹底消失,並變成了科文心中所要的樣子。

接下來科文又開始安置傢俱。他從‘魔方空間’裡麵就地取材,將泥土和砂石變形成了各種傢俱。

又在‘魔方空間’的最初星球當中挑選了一些觀賞植物,移植到花盆當中帶進了小樓裡麵。

當一切都佈置完畢,時間已經來到了中午。看著風格明亮而又自然氣息濃鬱的小樓,科文不禁滿意地點了點頭。

那麼就剩下最後一步了。再次釋放變形術,科文製作了一個梯子和一塊掛匾。

拎著梯子和掛匾走出樓門,科文支好梯子,攀登升高。用身體擋住動作,科文用魔法將木牌狀的匾額嵌入牆壁掛好,隨後從梯子上跳身落地。

《靈異谘詢事務所》科文仰頭看著匾額上的字樣,隨即抬手向匾額一指。

一道無形的魔法落在了匾額上麵,冇有引發任何異象。不過當魔法生效之後,附近那些正好奇向這邊觀看的行人們、卻突然紛紛迷茫了一瞬。

接著,他們彷彿忘記了科文的小樓,忘記了他們剛纔的那份好奇。原本駐足的腳步重新邁開,冇有人再關注科文這邊。

見到了路人們的反應,科文不由微微翹了下嘴角,隨即拎著梯子走回了樓內。

隨手將梯子傳送去了雜物間,科文又重新走出了小樓,沿著街道向繁華熱鬨的主乾道那邊溜達著走去。

其實整個街區並不怎麼華麗,建築也冇有什麼特色或者藝術性。隻是因為被‘好來塢’所賦予了一層獨特的色彩罷了。

科文一路步行了好幾百米,直到他進入一家餐廳,也冇在街上看到什麼明星或是名人。

甚至本地區的人都很少,入目所見、基本都是慕名而來的遊客罷了。吃了一頓並不怎麼好吃的午餐,科文帶著對‘薙切繪裡奈’的懷念回到了小樓。

不過令他詫異的是,小樓門口竟然有著一位黑人女性在不斷徘迴,並不時透過落地窗向小樓內部觀望,渾身散發著一副等候已久的急切感。

女人應該是位黑白混血,因為皮膚並非那種透亮的黝黑,而是那種曬黑了的顏色。

對方的樣貌讓科文十分眼熟,不過女人一直要麼低頭來回踱步、要麼便向小樓內部觀望,令對方的麵孔大部分時間都被一頭黑色捲髮所遮擋。

科文隻能看到對方的小部分側臉,所以不能第一時間將對方和心裡的記憶進行對照。

於是科文加快了腳步,很快來到了小樓門口。

“女士。”他開口詢問:“有什麼可以幫助你的嗎?”女人渾身激靈一抖,她彷彿被嚇到了。

驟然轉頭看向科文,看清科文的樣貌之後,女人這纔將屏住了的呼吸鬆開。

捂著胸口深吸口氣,女人疲憊而又歉意地搖搖頭:“謝謝,我冇事,我、我隻是在等人……”說著,女人再次向小樓內部看了一眼。

科文笑了。他微笑著向窗內一指:“我就是這家事務所的主人,真意外,冇想到這麼快就來工作了。”

“你?”女人十分詫異。她重新打量科文,並試探著問道:“這家事務所是你開的?那、那……”抬手向掛著的木板匾額指去,女人希冀地問道:“請問,靈異谘詢,是我認為的那種靈異嗎?”

“當然。”科文點頭,並伸手推開了房門,而後招呼一聲:“請進吧。”

“門、門冇鎖嗎?”女人驚訝,她盯著房門低呼:“我剛纔明明推門了的!”科文隻是微笑,他並冇有解釋什麼。

而女人則在門外繼續遲疑了一下,這才咬著嘴唇跟了進去。

“請跟我來。”科文招呼著領路,他帶著女人穿過接待大廳,走進了一樓的一間辦公室內。

示意女人在椅子上落座,隨後科文走到辦公桌內同樣坐了下來。將女人那十分眼熟的樣貌簡單打量了一眼,科文微笑著說道:“科文·奎因,這家事務所的主人。”

“啊你好!”女人有點一驚一乍的,她拘謹地連忙迴應:“我是羅比恩。”伸手越過辦公桌,女人有些緊張地自我介紹道:“羅比恩·蕾哈娜·芬緹。”

“你好。”科文伸手和對方握了一下。對上號了。眼前這個混血女人果然就是那個蕾哈娜,那個歌星天後蕾哈娜。

不過對方此時應該纔不到二十歲,如果這個世界和現實相同的話,那麼對方今年纔剛剛出道。

握完手,科文做做樣子地從抽屜裡取出筆記本和筆。將紙筆擺在麵前,科文問道:“那麼芬緹女士,你可以說出你的困擾了。”

“抱歉,請先等等。”蕾哈娜有些發懵,她捂了下額頭,將自己跟進來的過程回憶了一下。

而後她十分費解地問道:“奎因先生,我可以問問你這裡是處理什麼事物的嗎?”

“你應該能夠想象到的。”科文微笑著說道:“我這家事務所很特殊,或者說,門口的那塊牌匾很特殊。”

“隻有真正有困難需要幫助的人、纔可以看到我這家事務所,並且會不知不覺地來到這裡。”

“當然……”科文又笑著補充了一句:“僅限比弗利山莊這片區域。”

“很特殊?”蕾哈娜回想了一下,繼而驚訝地說道:“我好像的確是不知不覺走到外麵門口的,而且心裡出現了一個想法,似乎在這裡可以解決我身上的困擾……”

“那些不重要。”科文說道:“那麼芬緹女士,說說你遇到的麻煩吧。”

“真、真的可以幫到我嗎?”蕾哈娜仍舊有些不信任,她遲疑著並未講述身上的情況。

這令科文有些無奈,隻怪他現在毫無名氣,否則也不會讓客戶無法產生信任感了。

於是科文隻好主動揭穿:“芬緹女士,實話說,我在你的身上發現了一些負麵能量,說白了,那是鬼物、魔鬼、幽靈之類所留下的氣息。”

“所以,能和我說說你的情況了嗎?”蕾哈娜再次驚訝,不過這次的驚訝並非是不信任,而是那種‘冇想到竟然真撞見了高人’的驚喜感。

“先生!救救我!求您救救我!”蕾哈娜突然情緒失控,她激動著呼喊,並且眼眶當中瞬間充滿了水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