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所有的京營士兵都感覺到,氣氛空前的緊張起來。

各個營區,不再允許隨意走動。夜晚,嚴格宵禁,嚴謹外出。

八萬人,160個營頭,訓練強度也加大了。每天都把他們的體力榨乾。真是兩眼一睜,練到熄燈。

他們一個個累的,像是死狗一樣。

晚上回營後,倒在床上就睡,馬上就能睡著,鼾聲如雷。

訓練雖然太苦了,但是夥食也空前的好了起來。

早上,肉包子,豆漿管夠。中午,每個夥一鐵盆的炒蔬菜,一鐵盆的紅燒肉。白麪饅頭、白米飯放開了吃。晚餐小米粥就著牛肉餅,同樣放開了吃,不限量。

大明是禁止殺牛的,但是這些日子,牛肉像是不要錢一樣,每日供應。官兵們私下傳說,這些牛據說是來自草原的。

京營的士兵們經過重新淘汰後,剩下的人身體底子不錯,高強度的訓練和充足的肉食、大米、白麪、蔬菜的滋潤下,全身的肌肉像是吹氣球一樣隆起。體力也在一天比一天的增強。

儘管他們吃的都是現代來的,速凍脫水蔬菜。但是,這種蔬菜的營養儲存的非常好。所有有夜盲症的人,基本都治好了。

京城南郊的人,每天早上都能看到奇特的景象。

八萬人,160個營頭,淩晨頂著星星,整齊的跑步出大紅門。直線向北跑十公裡,抵達永定門。然後,繞著京城的城牆,在城外急行軍。再跑回南苑軍營。

每個人都披掛著全身鎧甲,揹著武器、斜揹著炒麪袋子、腰間掛著和飯盒套在一起的豬腰子形水壺。此外還有其他裝備、行李等。

這一身,足足有六十斤重。這一圈的長度,相當於一個馬拉鬆長跑。

楊凡現在把其他項目訓練全停了,就是玩命的練體力。

冇有體力和耐力,西北那個地方,這些士兵根本生存不下去。因為未來的戰場環境已經變得非常嚴酷了。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軍官們帶頭喊著號子。

士兵們跟著怒吼,聲音直衝雲霄,這麼多人一起喊,震得耳朵嗡嗡響。

“五公裡呀,我愛你啊,一天不跑,想死你啊。”

“誰英雄,誰好漢,行軍路上比比看。”

“掉皮掉肉不掉隊,流血流汗不流淚。”

隨著震天動地的口號聲,大部隊拉著長長的隊伍,從遠處跑來。

一個營頭五百人,每一個伍一排,一共一百排組成一個方陣。軍官在前頭和兩側跑步,同時約束隊形。

八萬人的隊伍,整整齊齊的跑動起來,腳步同起同落,震天動地,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大地都在顫抖。

盾牌兵揹著盾牌,長槍兵,扛著長槍。弓弩兵,揹著弓弩和箭失。鳥銃兵,扛著鳥銃。士兵們都穿著膠鞋,揚起漫天的灰塵。

京城裡麵都能聽到他們的怒吼和感覺到大地的震顫。

城牆上,城門口,好多人在看熱鬨。

京營訓練這種西洋景,等閒可冇有機會看到。京營已經二百多年都冇出京訓練了。

楊凡已經下令給興禾鐵廠,新鑄造一批拿破崙式鋼炮和生產新式的加特林機槍。今年以來,一直高速生產的三代燧發槍步槍,也將出庫裝備部隊。

麵對著新的形勢,楊凡可不想把自己交代在河套。

如果蒙古人大聯合,他們將會武裝起來三十萬人左右的騎兵。按照蒙古人五人一丁,四丁抽一的政策來算。他們的民眾估計有五百萬到六百萬人。

明朝對蒙古的政策相對寬容,隻要臣服,甚至是不鬨事,就開放邊境貿易和朝貢貿易。

發展到明末,歐亞大陸上所有蒙古人和具有蒙古血統的民族(例如滿洲中的海西女真四部,葉赫、哈達、輝發、烏拉)等總數有上千萬的人口。

而經過清朝的長期減丁政策,到乾隆時期,就把蒙古人口下降到百萬左右。

麵對蒙古人的恐怖實力,楊凡隻能用熱兵器對付他們。

其實,他們都聯合起來也是好事。省的楊凡到處去找他們了,既然合縱聯盟了,那就一併解決。

京營這些兵戰鬥力是不夠的,楊凡不敢依靠他們,帶他們上陣就是通過實戰鍛鍊他們。楊凡必須擴大自己的熱兵器部隊,作為西征的中堅力量。

以火器步兵為中間力量,以八萬京營冷兵器為主的步兵為輔助力量。同時用手頭現有的騎兵軍作為機動力量。全力以赴打贏這一仗。

楊凡已經考慮清楚,麵對建奴的日益崛起,楊凡有必要先行一步把蒙古統一起來。斬斷建奴的一條臂膀。絕不能讓他們西進到多倫以西。多倫城將被修建成一座草原上的堅城。

現在的局勢就是,不是楊凡把蒙古收入麾下,就是皇太極把蒙古收歸麾下。誰能收服蒙古,誰就能對對方建立起絕對的優勢。

這種優勢,既有地理上的蒙古高原的以高臨下,四麵俯衝出擊,掌握進攻主動權的地形優勢。也有獲得蒙古的人力資源,組建大規模的騎兵集團的兵力碾壓式優勢。

楊凡有先進的火器,優良的馬匹,大載重的四輪馬車。甚至還在籌建通向西北的隴海鐵路和通向草原的鐵路。向西北進軍已經具備了條件。

隴海鐵路楊凡將會隨著自己的軍隊的向西推進,打到哪裡就修到哪裡。哪怕是一直修到歐洲去。

通向草原的鐵路從大沽口的天津港為起點,先修道京城,然後修到張家口進入草原,經過集寧(烏蘭察布)到歸化城,然後繼續修建到九原城(包頭)和臨河城(巴彥淖爾)。這條鐵路如果修通,河套就算是徹底的固若金湯了。

楊凡之前果斷出兵,解決薊鎮以北的哈喇沁和朵顏諸部,就是為了擋住建奴向漠南蒙古的發展之路。

此時,大明和後金鬥爭的形勢,就是爭奪蒙古的控製權。誰得到了蒙古,就取得了對敵方的壓倒性優勢。黃台吉得到蒙古,就開始頻繁的攻入關內。如果楊凡得到蒙古,建奴就會被壓迫在遼河以東。再無發展餘地。

況且,他們想守住遼東的一隅之地也是癡心妄想。因為楊凡已經在海蔘崴建立了殖民地。他們將會逐步的和建奴爭奪第二鬆花江以北的野人女真人,索倫人,使鹿鄂溫克人。

從北麵向南蠶食,這些人武裝起來比建奴更加凶殘和野蠻。他們的勢力隨著時間的推移,會逐步的萎縮,最後被擠壓回到赫圖阿拉那片原始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