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戚風墓地。

火仙正與薑神武等人閒聊著。

“你們有冇有看到過一個這麼高、黃皮膚、染著綠頭髮的青年?”

她大概比劃了一下身高。

剛好到……薑神武的高度。

薑神武幾人一陣犯懵。

似是看穿了薑神武幾人的心思,火仙輕笑了笑:“他是我的搭檔,叫尤回。”

“聽說他來靈之祭世界了,但我到處都找不到他。”

“剛好看到你們幾個,問問看你們有冇有看到過他。”

火仙聲音清冷,言談舉止很颯然,儼然一個瀟灑女俠的形象。

鸞羽對火仙印象不錯。

“冇有遇到過。”鸞羽思索一番:“倒是蓬剛捷一直在找你。”

“說實話,我對你口中的那位蓬剛捷冇什麼印象。”火仙蹙了蹙眉。

他來這裡主要是為了找尤回。

其次是為了找薑神武。

看到古鸞族的鸞羽,本想問問他有冇有看到過薑神武。

轉眼一想,此地是靈之祭世界,薑神武應該不會來這裡。

雖說薑神武助力巫和完成了複生,但薑神武本身並不怎麼強。

靈之祭世界到處都是亂力風暴和死魂之力,他怕是無法適應這裡的環境。

火仙思索之時,薑神武陷入了沉思。

火仙口中的那個搭檔叫做“尤回”。

與巫和提醒他小心的人名字一樣。

毋庸置疑,火仙和尤回就是來自淇河的那股勢力代表。

他們得到了巫和複生的訊息,便不惜一切從彼界來到蛟神秘境,隻為了抓到巫和。

當然,一些勢

力揚言還要抓他。

不難猜測,火仙口中的另一人名字叫做“薑神武”。

慶幸的是,她似乎不認識他。

看樣子,關於他的真實長相還未傳開。

火仙的欲言又止落在鸞羽眼中:

“火仙姑娘,在異世界相遇一場,相逢即是緣,你有什麼問題儘管問,隻要我知道的我必定如實告知。”

“要找一個人。”

火仙眸色瞬間淩厲:“我自己找就行。”

“不知這位姑娘要找什麼人,方便的話,我可以幫你找,我對這裡比較熟。”

七百號訕笑著上前,說道。

火仙想了想,西南荒域的七百號對整片地方很熟。

若是薑神武來了此地,七百號一定能在短時間內找到薑神武。

剛要與七百號說明,就察覺到了一股死魂之力。

火仙美眸一凝,轉而瞥向了死魂之力來向。

竟是一位活人?

薑神武等人慢一步察覺到有人來了,先後側目望了過去,便瞥見了蓬剛捷。

“你們認識?”

火仙收回目光,見到薑神武幾人的神色反應,一陣訝異。

“嗯,認識……”鸞羽剛要說來人是蓬剛捷,卻猛地意識到了什麼,便嚥下了後半句話。

火仙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鸞羽趁機看向了薑神武,剛好對上了薑神武的目光。

兩人瞬間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來靈之祭世界之前,他們在主墓室裡遇到了蓬剛捷,蓬剛捷揚言要找淇河的火仙姑娘。

而此時火仙姑娘近在眼前,蓬剛捷反而無動於衷。

看著走過來的蓬剛捷,薑神武幾人神色迥異。

薑神武以為蓬剛捷冇認出火仙姑娘,直到他人站在了鸞羽前方,他才確認眼前的“蓬剛捷”根本不認識火仙姑娘。

到底是他本來就不認識火仙姑娘,還是說,現在的“蓬剛捷”根本就不是蓬剛捷。

此地為靈之祭世界,縱然蓬剛捷來自蓬曦穀,他未必強大到可以獨行於此。

況且,在世人的認知中,蓬曦穀的存在過於特殊。

往往特殊的地方存在著特殊的法寶。

來自蓬曦穀的人自是會隨身攜帶各種強勢的秘法法寶。

因而出門在外,蓬曦穀的身份能為他們帶來一些特殊待遇,同時還伴隨著各種各樣的危機。

總會有人覬覦他們的隨身之物,想辦法對他們下黑手,奪取他們的寶物。

蓬剛捷會被人忌憚,同樣也會被人盯上。

這便是薑神武產生疑慮的主要原因。

隻是,等到蓬剛捷站定時,被衍象之力煉化的那一縷死魂之力忽然有了異動。

這是出乎薑神武意料的事情。

難道冒牌的蓬剛捷身懷死魂之力?

冒充者莫不是靈之祭世界之人?

薑神武像鸞羽一樣,抬眸看向了蓬剛捷。

晏千思早就認出了薑神武的身份,但她考慮到蓬剛捷並不認識薑神武本尊,便以蓬剛捷的口吻打了聲招呼:

“薑封兄,鸞羽兄,你們已經過來了啊。”

“也是纔過來。”薑神武道。

“嗯,準備等下進去。”鸞羽順勢問道:“你

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進去轉轉。”蓬剛捷笑著道。

整個過程,他隻是掃了一眼火仙,便收回了目光。

甚至問都冇問一聲火仙。

這下薑神武和鸞羽確認了猜測,眼前的“蓬剛捷”是假的。

“這位是……”火仙等到幾人寒暄完畢,這纔開口。

她本不打算理會來者,但是她察覺到來人身上有死魂之力的氣息。

看著是一位活人,周身氣息怎會有死魂之力?

而且,他給人的感覺很奇怪。

就是“存在感”比較……模糊。

“存在感”是一種比較籠統的說法,理論上把這種說法稱之為“靈魂契合度”。

也就是說,來者的靈魂契合度有些模糊。

一個人的靈魂契合度跟本身的靈魂掛鉤。

通常情況下,靈魂受損嚴重的人,靈魂契合度就會很模糊。

判斷靈魂受損的方式有很多種,最常見的是使用本命魂力判斷。

不管遇到多麼強大的存在,本命魂力掃過對方的瞬間,對方即便是隱藏了修為,周身也會閃過一團白霧。

若是白霧,便說明對方的靈魂狀態良好。

若是閃過的是灰色、黑色或者紅色的霧氣,則說明對方的靈魂負了傷。

灰色輕傷,黑色重傷,紅色說明那人靈魂正在死亡。

需要強調的是,無論什麼情況,無論對方是誰,本命魂力掃過對方時,對方靈魂狀態良好都會顯示白霧。

火仙剛纔使用本命魂力掃過對方,對方周身顯示的是一團白霧。

然是白霧狀態,為何會伴隨著死魂之力?

等等!

死魂之力消失了?!

就在火仙使用本命魂力判斷對方靈魂狀態時,瀰漫在他周身有些紊亂的死魂之力消失了。

不難判斷,對方有能力使用死魂之力,卻無法將其內斂?

造成這一結果的原因隻有一個,那股死魂之力非他本人所有。

他使用了旁人的死魂之力。

等到對方周身的死魂之力消失,火仙再次使用了本命魂力。

這次她發現白霧一閃而過,有一團紅色的霧氣。

看到這一個現象,火仙瞬間明白一切。

來者身體裡有兩個靈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