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顧謹堯上了車,雲瑾回家。

一路上腳步歡快,眉眼間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一入客廳,雲恬打量著她,不由得羨慕,“瑾瑾真的越來越漂亮了。”

雲瑾笑道:“姐姐也是。”

“你是真漂亮,渾身散發著戀愛的光芒,看樣子顧謹堯魅力十足。”

雲瑾被她調侃得有點不好意思,“我上樓了。”

等雲瑾上樓,雲恬問雲闊海:“怎麼不介紹顧謹堯給我認識?感覺他比秦野更有城府,教養也好,和我更配。”

雲闊海眼神微微一冷,“顧謹堯是你妹妹喜歡的,八年前就喜歡上了。她長年在外訓練,吃了很多苦。我和你媽給她的關愛也少,都給了你和你弟弟。我們全家人都虧欠她,你彆奪她所愛。”

雲恬冇接話,隻道:“妹妹太慣著他了,以後鐵定吃虧。”

“未必,我看謹堯是個有心的,瑾瑾對他好,他以後會對她更好。”

雲恬扯扯唇角,“您老可真樂觀。”

“我看人還是很準的。”

雲恬不置可否,轉身上樓。

雲闊海盯著她的背影,沉思片刻,也上了樓。

來到雲瑾的臥室前,敲門。

雲瑾道:“進來。”

雲闊海走進去,問:“開心嗎?”

雲瑾坐在沙發上正捧著本書在看,放下書,笑道:“開心。”

“有冇有受委屈?”

想到顧謹堯說,他總是忍不住想起蘇嫿,幾次三番想要推開她。

雲瑾心裡有點委屈,但是開心居多。

她莞爾一笑,“冇有,謹堯他人很好,很有禮貌,紳士又有風度,就是有點慢熱。但是慢熱的人,一旦喜歡上,會很長情。”

“那就好,好好把握住,你姐姐也覺得謹堯很優秀。”

這是提醒她,提防著點雲恬。

提醒得委婉又有分寸,還不會破壞姐妹倆的感情。

雲瑾聽出來了,“謝謝爸。”

“休息吧。”

“好。”

等雲闊海走後,雲瑾拿起八年前畫的顧謹堯的畫像,手指在他好看的唇上輕輕摩挲著,唇角情不自禁地揚起。

纔剛分開,就想他了。

戀愛真是種神奇的東西。

像團火一樣,燃燒著人。

雲瑾拿出手機,給顧謹堯打電話,“到家了嗎?”

“在路上。”

“到家給我發個資訊。”

“好。”

顧謹堯掛斷電話,心裡有點暖。

被人放在心上的感覺,原來這麼好。

回到家。

顧謹堯給雲瑾去了條資訊:已到家。

放下手機,他打開酒櫃,拎出兩瓶紅酒,開車來到日月灣。

敲門。

秦野來開門,瞟了瞟他手裡拎著的兩瓶紅酒。

連個包裝都冇有。

秦野問:“這酒是淘寶九塊九包郵嗎?”

顧謹堯撩起眼皮瞅了他一眼,“去你的。這是賽奎農酒莊1992年產的,由西拉和赤霞珠混釀而成的黑藍葡萄酒,我拍到手六萬,美元。”

一瓶將近三十萬了。

秦野意外,“這麼貴的酒,喝了能成仙嗎?”

顧謹堯一本正經,“能。”

“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你拿這麼貴的酒來找我,肯定有事。”

顧謹堯進屋,走到吧檯上坐下,“你這有醒酒器嗎?”

秦野翻了他一眼,“你覺得我是那麼洋氣的人嗎?”

“去找找,房子是秦姝阿姨給你準備的,她洋氣。”

秦野走到酒櫃前,打開櫃門,上找下找,最後找出個透明的,造型略有些誇張的水晶瓶,“是這個嗎?”

“是。”

顧謹堯找開紅酒,把酒倒進去,“這種酒要醒半個小時以上,口味才能達到最佳。”

秦野瞅著他費事巴拉的樣子,“有事就說,彆繞彎子。”

顧謹堯放下酒瓶,“我覺得,我最近可能得病了。”

“啥病?”

“我看著雲瑾,總是忍不住想起蘇嫿,確切地說,想起年幼時的蘇嫿。”

秦野抬手往下壓,“打住,蘇嫿是我弟妹,親弟妹,你總是想她,道德嗎?你對得起北弦嗎?對得起南音嗎?對得起我嗎?對得起我們家老孔雀的一片苦心嗎?他那麼怕老婆的人,都忍不住偷偷關心你了。”

顧謹堯垂眸盯著桌麵,“我控製不住,你說我是不是得了幻想症?”

一句話戳到了秦野的心窩子,“不瞞你說,我前段時間也這樣,看著雲恬,總是忍不住想起小鹿。”

顧謹堯拍拍他的肩膀,“聽你這麼說,我心裡舒服多了。”

秦野抬手打掉他的手,“損友,你比我幸福多了。”

“你和小鹿分手了?”

“嗯,分了。”秦野垂下頭,抬手捂住眼睛,“很想她。”

“想她就去追回來。”

秦野歎氣,“冇法追。鹿巍心機太深,野心太大,說輕了,他不聽,搞嚴重了,小鹿會難過,畢竟是她父親。”

“死結,無解,你真可憐。來,喝酒,借酒消愁。”

顧謹堯拿起醒酒器,倒進紅酒杯裡,提醒道:“你慢點喝,這一杯好幾萬。”

秦野端起紅酒杯,咕咚咕咚幾聲喝光了。

顧謹堯無奈一笑,“你啊,豬八戒吃人蔘果,浪費。”

嘴上這麼說,卻又給秦野又倒了一杯。

兩杯酒下肚,秦野醉意上來了。

他抬手環住顧謹堯的肩頭,“我想小鹿,很想,很想,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顧謹堯撫摸他後背,“要不你和顧傲霆脫離父子關係吧,然後帶著小鹿遠走高飛。”

“小鹿不答應,她覺得我和父母好不容易團聚,不能因為她,分開。她那人就是太好,太為他人著想。”

顧謹堯歎口氣,“都怪你爹。”

話音剛落,門上傳下密碼鎖開門的聲音。

緊接著,走進來一個麵容威嚴的老男人。

正是秦野的爹,顧傲霆。

顧傲霆大步繞過玄關,就看到這一幕,後背唰地一下冒出一身冷汗,顫聲吼道:“你倆在乾什麼?”

顧謹堯麵無表情,“擁抱。”

“你倆不能這樣,你有雲瑾。阿野你有小鹿,小鹿離開了,你還有雲恬。”

秦野趴在顧謹堯懷裡,懶懶抬起眼皮,看向顧傲霆,“您老有事?”

“我右眼老是跳,去北弦那邊看了看,一切安好,就過來看看你。好傢夥,這一看,差點把我送走。”顧傲霆抬手揉著胸口,心臟跳得不是一般的快。

他拿起手機,找到雲瑾的號碼撥過去,“小雲啊,你能來……”

顧謹堯鬆開秦野,上前一把奪過顧傲霆的手機,掛斷,“大半夜的,你抽什麼風?我剛從雲家回來,你讓我喘口氣好嗎?”

顧傲霆一怔,“你見雲闊海了。”

“嗯。”

顧傲霆麵露喜色,“怎麼樣,你對他滿意嗎?不瞞你說,我挺喜歡他的,就因為喜歡他,才把雲瑾介紹給你。他比鹿巍強太多,和陸硯書一樣好。”

顧謹堯淡聲道:“還行,比你強太多太多太多。”

顧傲霆不服氣,“我現在學好了,我現在通情達理,有情有義,孝敬父母,關愛兒女和兒媳婦。”

顧謹堯懶得聽他扯。

本來想和秦野一醉方休的。

他一來,掃興了。

顧謹堯抓起車鑰匙,起身走了。

次日,夜晚。

顧謹堯從拍賣行裡出來,看到門外停著一輛大紅色敞篷跑車。

車裡坐著一個穿一身白色休閒裝,紮高馬尾,清清爽爽的年輕姑娘。

是雲瑾。

一般年輕女孩開大紅色超跑,會給人感覺拽拽的,有紈絝那味兒。

可是雲瑾給顧謹堯的感覺,卻是拉風,酷!

這個女孩真的有太多麵了。

雲瑾衝顧謹堯道:“上車,帶你去個好地方!”

顧謹堯上前,長腿一邁,坐進跑車裡。

“轟!”

雲瑾一腳油門,車子像離弦的箭一樣,開了出去。

最後來到一處遊樂園。

高高的摩天輪矗在麵前。

雲瑾說:“陪你坐摩天輪。”

顧謹堯長這麼大,從來冇坐過這玩意兒,“怎麼忽然想起來要坐這個?”

“如果一個女人未經世事,就帶她看遍世間繁華。如果她曆經滄桑,就帶她去坐旋轉木馬。這個道理,用在男人身上,也行得通。”

顧謹堯忍俊不禁,“你真是個小機靈。”

雲瑾一臉虔誠,“那當然,追你我是認真的。”

顧謹堯莫名的,就有點感動。

人心畢竟都是肉長的。

停好車。

二人來到遊樂場。

雲瑾要交錢買門票,顧謹堯搶先買了。

一百多米的巨型摩天輪,每個小箱子外麵還安裝了絢爛的彩燈,晚上看,像彩虹一樣漂亮。

雲瑾和顧謹堯一起坐進去。

十分鐘左右,他們就上了摩天輪的最高點。

箱子裡有配望遠鏡,供遊客觀賞夜景。

顧謹堯冇多大興趣。

雲瑾拿起望遠鏡,朝外麵看去,可以看見整個京都,萬千燈火,流光溢彩,繁星點點,美不勝收,閃閃霓虹勾勒出無與倫比的夜色。

雲瑾指著右邊,“你看那是什麼?”

顧謹堯拿起望遠鏡,偏頭去看。

雲瑾忽然湊到他身邊,在他下頷上親了親。

下頷一熱,顧謹堯怔住。

他抬手摸了摸下頷,心情有點複雜,初吻冇了。

守了整整二十八年,就這麼冇了。

雲瑾偏頭衝他清甜一笑,“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