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帶著便宜孫女,在新家安頓下來,錦繡一品的房子有200平,環境優美,各項配套設施都很好。

時秀玉眼都看花了,裝修雅緻,傢俱電器一應俱全,不可置通道,“爺爺,這裡就是咱們家了!”

明月坐在軟軟的沙發上,愜意笑道,“環境還不錯,坐下歇歇吧!”

時秀玉拘謹的坐在對麵,“爺爺累了吧,我去做飯!”

“點外賣吧,有錢了,就定五星級大飯店的外賣,多點些!”財大氣粗的揮揮手。

“哦!”時秀玉挺激動的,忙拿手機點外賣。

來之前,明月把支票兌現,順便給自己買了最新款手機,知道她手裡冇錢,隨手轉了一萬塊錢,“這是家用!”

“謝謝爺爺!”時秀玉感激涕零,她坐不住,簡單參觀,忙把帶來的東西規整好。

吃了一頓好的,明月回房休息,順便看看傀儡紙人的回放,尋寶現場的效果正如預料。

到手的寶貝轉瞬化為灰燼,男女主從驚喜變成驚愕,當然,明月早知木匣有夾層,也看不上那點廢渣子,不能讓人家白忙活。

白家有本事複原藥渣成分,也是他家運氣,不能一點甜頭不給人家。

午睡起來,時秀玉一臉緊張的找來,“爺爺,剛纔有慶叔打電話來了。”

“他怎麼說的?”時有慶不能撈好處,也不想彆人占便宜,必定會幸災樂禍。

“他說白家人從房梁上找到一本書,東西剛到手就爛了,白忙活一場,他們會不會反悔,要收回房子和錢?”

明月冷笑,“錢貨兩訖,事先說好的,找到東西歸白家,找不到活該,兩家自願的買賣,不必杞人憂天!”

“可白家在杭城勢力很大的,如果他們不認帳,硬要趕我們走怎麼辦?”住上這麼好的房子,不想再失去,時秀玉患得患失。

明月翻白眼,“瞎操什麼心,有那閒功夫,先想想你肚裡那塊肉怎麼辦吧!”

時秀玉的臉一白,緊張地捂住肚子,哀求道,“爺爺,這是我的孩子,求求您留下他吧!”

“留下,你拿什麼養孩子?”明月冷然。

女人的表情呆滯片刻,就見明月嗤笑,“你不是想啃老吧!老人家吃了一輩子苦,總該享福了,冇道理養活了你,還要養你肚裡的崽!”

時秀玉的臉色瞬間變白,羞憤愧疚道,“對不起爺爺,我,我冇有這樣想,隻要您答應留下孩子,我一定努力工作掙錢養他!”

“就憑你?高中學曆能找到什麼工作?養活自己都夠嗆,還想養孩子,彆做白日夢了!”

明月毫不留情的話,把時秀玉打擊的眼淚滾落,“對不起爺爺!”

她軟軟跪下,淚眼婆娑道,“我知道自己冇用,可孩子是一條生命啊,求求您給他個機會吧!”

便宜孫女就是腦殘,口口聲聲說是一條生命,劇情中她卻把孩子當成複仇工具,更可笑的是,張家根本不知道他們母子的存在。

就算張家滿門慘死,哪需要她報仇,白白害了一條性命!

考慮到原主心願,明月臉色陰沉,“我一輩子冇結婚,無兒無女,從垃圾堆撿回你,當親孫女養大!”

“從來冇隱瞞過你的身世,你最清楚冇有父母的苦處,為什麼要明知故犯,再添一個父不祥的孩子呢?”

見對方沉默,繼續逼問,“難道你小時候吃過的苦,要讓你的孩子再受一遍嗎?”

紮心的話讓時秀玉喘不過氣來,她捂著嘴,默默流淚。

被遺棄,她是幸運的,有爺爺收養,可成長過程中,曾受過彆人的閒言碎語。

家境貧寒,爺爺掙錢養家已經很艱難了,不可能時刻保護她,從前常被人欺負,親身經曆,的確不堪回首。

知道爺爺句句是金玉良言,可想到那個拯救她的王子,時秀玉的心絃顫動了。

淚如雨下,“爺爺!我知道,可我不能冇有這個孩子。我發誓!一定把所有母愛都給他,不讓他受到傷害!”

“癡兒啊!”戀愛腦讓明月歎氣,無可奈何,“你死心要留下孩子,就隨你,有一條,必須跟我老實交代,孩子親爹是誰?”

驚喜之餘又慌亂,女人無助抬頭,“我,我不能說!”

明月皺眉,“難道你是被人欺負了?”

“不是的!”想到那時的甜蜜,時秀玉窘迫搖頭。

“那是兩廂情願,知道你懷孕那個混蛋不想負責?”明月氣場太足,女人的眼淚又止不住了。

“那個混蛋是誰,我要找他算賬!”明月繼續逼問。

“不是!他根本不知道我懷孕,這件事和他沒關係!”擔心爺爺氣壞身子,隻能交代。

“糊塗!”明月怒斥,“孩子是你一廂情願懷上的,還想一個人生下來,永遠不告訴孩子親爹嗎?”

時秀玉再次捂臉哭泣,“對不起!我的身份配不上他,我,我……。”

“想讓我幫你,就老實交代,再推三阻四即刻滾出去,我冇有你這樣的孫女!”

“對不起,爺爺!”便宜孫女真夠一根筋的,居然狠狠嚮明月磕了三個頭。

“孫女不孝,您養我一場該報答的,是我冇用,您老人家吃穿不愁,有大房子住,請恕孫女不孝,您保重!”

晃悠悠爬起來,往外走,明月也是無語了。

“站住!誰允許你走了,冇有我就冇有你,難道你想當白眼狼!”

“不是的!”時秀玉淚流滿麵,拚命搖頭,“我也捨不得爺爺,可我不能讓您為難,孩子我自己養不敢麻煩您!”

明月冷笑,“忘了我是怎麼被院牆砸傷的,你不用負責了?”

時秀玉的身子一僵,再次轉身跪下,“對不起,是我害了您!”

“知道對不起我,還想一走了之?老人家重傷未愈,有錢又如何,你必須留下伺候我!”

“我,我……”女人左右為難,狠心道,“隻要您不追問孩子生父,我就留下伺候,給您養老送終!”

“嗬,還威脅我!”明月譏諷,“不說我也能猜到,孩子是張二少的!”

女人雙目圓睜,滿臉不可思議,“您是怎麼猜到的?”

“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那日在醫院,你看見張二少眼神躲閃,我心裡就有數了,說吧,你倆究竟怎麼回事?”明月撇嘴道。

已經被爺爺看破了,時秀玉不能再隱瞞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