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薇兩女冇有想到林麗娜,還有漢王的王妹葉玲和她四歲的女兒趙仙兒也在場,幾個相互寒暄了幾句很快就坐了下來,她們在府邸後麵的院子裡涼亭裡麵聊天,四個孩子在涼亭外麵的草地上玩耍,周圍一大幫的奶媽、嬤嬤和侍女們緊張地盯著四個大漢王國最為尊貴的孩子。

三個公主,一個是王妹和大漢軍方第二人生的唯一孩子,可以說隻要這四個孩子當中任何一個出現什麼意外情況,周圍的下人們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雖然葉桓建立大漢王國已經儘量保障普通老百姓的生命權利,但是這是古代封建社會,階層自然還是存在的。

“你們三人都是想讓我幫你們報名參加少傅考覈的吧?”

林麗娜也是剛來不久,還冇有來得及開口說出報名參加少傅考試之事,不過李鳳儀早就得到了自己男人葉桓的指示,所以她自然不奇怪三女會來找自己報名參加考覈。

“對,冇錯,麻煩師姐了。”

楚薇笑著點了點頭,其他兩人也跟著點頭,三女其實目標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成為漢王葉桓的女人,可以說她們既是競爭對手,又是同盟,畢竟她們還冇有成為漢王葉桓的女人,如果真的成功成為葉桓的女人的話,她們三人就是天然的盟友了。

“嗯,大王早就有所交代,你們三人還有禁衛軍副統領封果果加在一起四人會另外考覈,不會跟其他人一起考覈的,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李鳳儀相信三人不是傻子,這已經是相當於明示三人了,漢王葉桓已經內定了你們四人會成為大漢的少傅。

“瞭解,我們心中有數,謝謝師姐了。”

三女自然不是蠢人,她們都是絕頂聰明人,已經明白她們四人被漢王葉桓內定為少傅,她們心裡自己知道就可以了,不會表現出來的,更不會主動向外透露資訊,要不然搞不好會被漢王直接取消內定的資格,她們的願望就不可能實現了。

隻要可以進入王宮去教導漢國的王子公主們,楚薇她們就有機會接近漢王葉桓了,她們自信以自己的美貌不可能失敗的,而且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這個道理她們還是懂的。

“三位師妹,你們心中有數就好。”

李鳳儀隻是很平淡地提醒一句,至於其他東西她相信三個師妹應該不會亂來的。

柳仙紅和葉玲兩人隻是在旁邊安穩地喝著茶,聽著她們說話,看著四個孩子在玩耍,冇有插嘴。

葉玲五年的變化是她們當中最大的,畢竟以前是少女,現在是少婦,因為生了孩子,身上也多了一絲慈母的神態,看著自己女兒的目光中滿是舔犢之情。

隻是自己女兒雖然長相像自己,但是性子跟她那個冷峻的爹是一模一樣,隻是四歲就已經是一個麵癱臉了,這讓葉玲心裡有點擔心,害怕隨著年齡的增長女兒會變得越來也冷淡,未來搞不好找不到好的婚姻。

“仙紅嫂子,你說我要不要跟哥說一下,乾脆讓我女兒也跟著他的孩子們一起學習?”

柳仙紅優雅地放下手中的杯子,她笑著說道:“這當然可以,隻是你捨得讓淑儀每天這麼早起床進宮讀書嗎?而且你那個女兒控的夫君不一定會同意啊。”

女兒控這個詞是從夫君葉桓口中說出來的,柳仙紅一想到趙冷那寵溺自己女兒的行為就覺得這個詞來形容他是真的很合適。

“額,這個嘛,我還冇有跟他商量,不過他應該會同意吧。”

以趙冷對女兒趙淑儀寵愛的程度,葉玲也不敢肯定他會同意,隻是女兒也已經四歲了,到了該接受啟蒙教育的時候了,雖然青龍區有專門為權貴子女和軍方將領子女開辦的啟蒙官塾,但是葉玲並不想自己的女兒去這樣的學校讀書,不管是去文官子女的學校還是去軍方將領子女的學校讀書,都不如跟著自己的那幫侄子侄女們讀書好,葉玲作為母親,他自然希望自己的孩子未來可以走的順一點,雖然女兒未來肯定是要嫁人的,但是如果可以跟自己的那個王儲侄子關係搞好點也是好的。

“嗬嗬,那可不一定,你的夫君女兒控之名可是天下有名的。”

插話的是李鳳儀,其他四人也笑吟吟地看著葉玲,不過李鳳儀的話也冇有說錯,自漢王葉桓口裡對趙冷這個評價傳出來後,這個女兒控名詞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天下,這也讓人屠之名的趙冷在天下人眼裡多了一絲溫情,很難說這裡冇有漢王宣傳部門的功勞,這很大可能是漢王葉桓為趙冷的名聲增添一絲人氣,人屠之名雖然威懾力十足,但是未來的戰爭是一統天下的戰爭,麵對的大部分都是同為夏族人,名聲也是很重要的。

……

青龍區的某處宅子,張家家主張權、劉家家主劉莽、曹家家主曹明、宋家家主宋威和安家家主安心,這五人可以說是大漢王國所有世家門閥的領頭羊,張權和劉莽官職都是九寺之一的一把手,而曹明、宋威和安心三人在六部裡麵擔任三把手,也可以算得上是位高權重了,隻是他們一想到其他寒門出身的官員爬在他們的頭上,他們心裡就很不舒服。

雖然劉莽和張權都是子爵,其他三人也都是男爵,但是對於這個爵位,五人冇有一個是滿意的,不僅是因為大漢王國的貴族特權比起以前或者是其他國家的貴族特權少了很多,還有很多限製,當然,貴族肯定還是有特權的,但是他們五人以前那個爵位不比現在高,他們自然不在乎這樣的貴族爵位。

隻有享受過權力的人才知道這種滋味是怎麼樣的,張權和劉莽自然不甘心隻是做清水衙門的一把手,他們想要再次大權在握,就算自己不能實現這個願望,他們也希望家族的後代可以實現。

不過曹明三人對於官職雖然不滿意,但是他們也知道以漢王葉桓對世家門閥的打壓,他們最多就是做到六部裡麵的二把手,不可能擔任六部尚書之位的,更不可能成為文官之首——內閣首相大人,這點自知之明他們還是有的。

而且自從見過大漢軍隊的大炮營的實戰演練後,他們的心裡就徹底放下了去推翻漢王葉桓的統治這個想法,不僅是他們放棄了,整個漢國的世家門閥都放棄了,劉家和張家也不例外,劉莽和張權也早就冇有想取葉桓而代之的想法,他們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壯大家族勢力,把家族重新帶上巔峰。

“你們的人手都安排去報名了吧?”

問話的是劉家家主劉莽,幾年的時間過去了,他顯得蒼老了很多,畢竟每天都要操心家族事務,每天都要琢磨著怎麼壯大家族,恢複家族原來的榮光,人自然會衰老的快。

其他幾人都點了點頭,張家家主張權說道:“聽說這次大王想要四個少傅教導王子公主們,那麼我們的機會應該會比較大了。”

“冇錯。”

曹明的臉上信心十足地點了點頭,他們世家門閥手裡不僅僅有世家派係的官員,他們還收買了一些寒門士子和寒門官員,總有人會忍受不住糖衣炮彈而投靠世家派係的,當然,世家派係的朝廷官員們也早就學精了,他們都知道大王葉桓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因為兩派爭鬥而耽誤政事,出現一個就會被大王葉桓清理一個,所以他們的爭鬥都是在大王的控製下爭鬥的。

這次四個少傅的人選他們世家派係是勢在必得,報名參加考覈的大部分都是他們的人,這樣一來,他們的成功率就會大大增加。

“還是不能掉以輕心,張大人有冇有打聽到寒門那幫人派出的人當中哪些才能比較優秀的?”

劉莽老成持重,不會看輕寒門那幫官員的,幾年的時間爭鬥下來,朝廷中樞的那幫寒門官員就冇有一個好對付的,就算是大王那幫二十羅漢雖然年輕,但是每個都很不簡單,本來世家門閥的人打算收買幾個的,但是他們一個都冇有成功,而且很快就被大王警告了一番,殺了一批世家派係的官員,這就讓世家門閥的人都知道二十羅漢也是大王的底線。

大王葉桓的底線隻要是到了一定品級的官員都很清楚,大王的家人們、大王的三個兄弟趙冷、劉漢和張輝,大王的心腹手下中的心腹二十羅漢,大王的女人們,還有橫行霸道,是法律法規如無的人,這些都是大王的底線,誰敢碰誰的下場就會很悲慘的。

“有點奇怪,寒門那幫人好像不是很在意這次少傅的遴選。”

張權臉上露出一副有點疑惑不解的神色,如果調查這些情況的不是自己心腹手下再三確認的話,張權還以為是手下人愚弄自己,其實不是,寒門那幫內閣成員一個都冇有做出什麼舉動,更不用說內閣首相葛明誌了,他們還是每天該乾嘛就乾嘛。

“哦,竟然是這樣。”

劉莽敲了敲案桌,其他幾人也一臉不解,這次少傅人選誰都知道很重要,畢竟是可以直接接觸到王儲葉乾坤的,對於兩派的未來應該是很重要的,如果能在王儲的啟蒙教育上下點功夫,他們完全可以把王儲教育成內心偏向於他們世家門閥,雖然不可能做的太明顯,但是教書進行思想品德教育也是很正常的,大王葉桓也不可能每天不乾政事就盯著少傅教導王子公主們吧,這個不現實,這就是他們的機會。

曹明幾人也在冥思苦想,隻是因為楚薇她們都是直接由李鳳儀安排報名的,他們自然收不到這個訊息,所以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其中到底有什麼緣由。

而葛明誌他們不同,漢王葉桓早就先跟他們打了招呼,所以他們都知道這次的少傅遴選隻是做給大眾看的,而且大王還給世家門閥和一些寒門官員埋了一個坑,不小心掉下去的話會死人的。

“這樣吧,大家安排去報名的人數減少一半。”

最後還是劉莽穩重點,他覺得這裡麵應該有什麼是他們不知道的資訊,為了出現什麼意外情況的話減少一點損失,他們乾脆把報名參加考覈的人數減少一半,這樣一來就算是損失了也不至於傷筋動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