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蘇哲先是看了工作報告。

今天的工作報告有些多。

前麵一部分說的是九天研究中心本身,寫了正負電子對撞機的進展、九天研究中心科研團隊的組建情況、資金的大額支出等等

後麵一部分說的是同陵州光電研究所簽訂協議的事。

由九天研究中心、陵州光電研究所、寧長生寧教授主導的科大長生實驗室、上嶺大學光學鏡頭研究中心、西北電子科技大學逐光工程實驗室五方簽訂了實驗驗證雙光源能量傳輸技術的協議。

協議規定雙光源能量傳輸技術實驗驗證由陵州光電研究所主導,協議中還具體規定了雙光源能量傳輸技術商業利益的分配。

毫無疑問,九天研究中心占了絕對的大頭。

簽訂的實驗驗證雙光源能量傳輸技術協議隻是其一。

九天研究中心、陵州光電研究所、寧長生寧教授主導的科大長生實驗室、上嶺大學光學鏡頭研究中心四方簽定了實驗驗證光對腫瘤治療技術中的光學定位的協議。

眾人還給這種光學定位取了一個很貼切的名字:四維光學定位係統。

之所以說這名字取得貼切,那是因為四維光學定位係統定位的不光是空間,還有時間。

同樣,協議規定四維光學定位係統實驗驗證由陵州光電研究所主導,協議規定四維光學定位係統了商業利益的分配。

其中,科大長生實驗室占了大頭。

按照陵州光電研究所所長章高明的說法,四維光學定位係統不會侷限於國防,同樣會兼顧民用。

且四維光學定位係統將會不斷的拓展定位的空間,階段性目標是太陽係。

蘇哲看完這些,覺得四維光學定位係統的確大有可為。

軍事方麵,有瞭如此準確的定位,再配合光束武器-死光。

不管是海上的艦艇,還是天上戰鬥機,那怕是小型低空的無人機都無處遁形。

到那時,也就海裡的潛艇安全一些了。

民用方麵,不管是車輛的導航,還是航天活動,有大多需要四維光學定位係統了。

不說彆的,光柱工程的實現就高度依賴四維光學定位係統。

“未來可期啊!”蘇哲感歎。

工作報告的最後寫了寧長生寧教授主導的兩個項目正式進入了實驗階段。

兩個項目的正式名稱:

表皮細胞對特定光的吸收、特定光對腫瘤的治療。

看完工作報告後,蘇哲繼續撰寫數學和物理的知識總結。

本來準備軍訓結束完成的,但他高估了自己。

數學和物理的基礎知識點要在腦中過一遍很快,可要將所有知識點寫下來。

難度有些大,畢竟打字是有上限的。

再有,他還要用時間去看書去學習。

……

中午,蘇哲剛吃完晚飯,範曉明一臉興奮的跑進了辦公室。

“曉明哥!你不是說你中午不回來的,現在怎麼回來了?”蘇哲不解的問。

“回來有事和你說。”範曉明說著坐在了沙發上,“是關於中微子風暴的事,相關部門發來郵件邀請我們參加在科大的閉門會議。”

“閉門會議!”蘇哲想了想說,“會議的議題是啥?”

“議題有兩個,一個是討論是否公開你們破譯出來的星空圖,另一個是討論接下來的研究計劃。”範曉明回答。

“這……點名讓我們倆去的?”蘇哲笑著問。

“是的!”範曉明點頭,“畢竟星空圖是你和寧巧巧兩人搗鼓出來的。”

“那個……”蘇哲遲疑的說,“我有事忙啊!計算機學院的包奇正同學搞出了一種新型的晶體管,讓我理論驗證一下,我打算下午和晚上來完成的。”

“新型的晶體管,很先進嗎?”範曉明好奇的問。

“很先進。”蘇哲點頭,“要是成功了,我們就能製造0.5奈米的晶片了。”

“額!這麼牛!趕緊給我介紹一下。”範曉明有些小興奮。

蘇哲拿來筆記本電腦,打開新型晶體管的相關資料,笑著介紹,“說實話,包奇正同學非常的有想法,他將光量子晶體管和現有的晶體管結合起來……”

一刻鐘後,範曉明滿臉的笑容,“話說學校今年算是走大運了,有你的加入就不說了,化學學院的宋浩南同學帶來了鋰硫電池,這計算機學院的包奇正同學又搞出了新型的晶體管,這真要成了,我們的晶片將會直接登頂。”

“的確!”蘇哲笑著點頭。

“蘇哲!你覺得這種新型的晶體管能成嗎?”範曉明笑著問。

“現在我還不能百分百的確定。”蘇哲笑著,“不過我確定,這種將現有晶體管的原理和光量子晶體管相結合的方式是行的通的,從新型晶體管的結構就能發現,這種新型的晶體管能用現有晶片製造設備製造出來。”

“0.5奈米的晶片!”範曉明想了想說,“這應該是現在晶片製造工藝的極限了吧!”

“差不多了!”蘇哲點頭,“要不是采用了部分光量子晶體管的技術,經典的晶體管是無法突破1奈米的。”

“是的!”範曉明有些擔憂,“那以後還會出現更加先進的晶片嗎?”

“那是一定的!”蘇哲微笑著,“什麼碳基晶片、量子晶片等等。”

“那些都是忽悠人的,真要做出來的也不一定比現有的矽基晶片強。”範曉明直言。

“其實我考慮過這個問題。”蘇哲認真的說,“我看好量子晶片,準確的說是光量子晶片,其中有兩個方向,其一是使用光量子晶體管代替現有晶片中的經典晶體管,其他冇有改變;其二,采用新的結構,從最底層改變,比如說模擬動物的神經元等等。”

“還是一步一步來吧!”範曉明微笑著,“我們先造出代替經典晶體管的光量子晶體管,提高現有晶片的算力,至於智慧晶片啥的,慢慢來。”

“我也是這麼想的。”蘇哲笑著點頭,“不過現在晶片的製造工藝不適合製造光量子晶片,就算造出來了也不會比現有的晶片算力強多少。”

“的確!”範曉明看著蘇哲,“你是不是有了新的想法?”

“是的!”蘇哲微笑著,“控製微觀環境,提供所需的物質,讓其長出晶片,具體來說,就是……”

隨著蘇哲的述說,範曉明越聽越震驚。

“你這……你這……太誇張了!”

“誇張!還好吧!”蘇哲微笑著,“用這種生長法,能夠製造出亞奈米級大小的光量子晶體管,且可以三維疊加,再加上使用光來傳輸信號……一立方厘米晶片的算力將會超過全球算力的總和。”

“這……”範曉明一臉的震驚,“你能不能再誇張些?”

“我隻是打個比方,真要生長出一立方厘米的晶片太難太難,最開始能夠生長出立方微米級的就不錯了,我計算過,一立方微米的光量子晶片的算力相當於現在世麵上最強晶片算力的十倍。”蘇哲微笑著說。

“這……”範曉明歎氣,“哎!真想正負電子對撞機已經造好了,這樣我們就能研製這樣的光量子晶片了。”

“彆急啊!”蘇哲連忙擺手,“這隻是我們要點科技樹中的一環,還有好多好多需要我們慢慢點的,不過我們要打好基礎,如ZGZ-原子振動模型、ZDY-撞擊原子模型、元素光譜等等,這些我們都要搞清楚了。”

“慢慢來!慢慢來!”範曉明想著想著,愣了一會說,“我們扯了半天,明天上午在科大舉辦的閉門會議你要不要參加?”

“這……”蘇哲有些遲疑。

“蘇哲!包奇正同學的新型晶體管可以先放放的。”範曉明微笑著,“你最好還是去一趟,你要知道這次閉門會議關係到寧巧巧是否能夠拿到更多的資源來研究極差微波輻射光譜儀和那些異常數據,你和寧巧巧本來就是合作關係,幫寧巧巧就是幫你自己,再有,我非常看好這個項目,那些異常數據就不說了,一旦破解了故障的極差微波輻射光譜儀,不說榮譽了,對我們九天研究中心的發展將會帶來巨大的好處……”

“彆說了!”蘇哲連忙擺手,“我去還不行嘛!”

“這纔對嘛!”範曉明微笑著,“學校去的不止我們倆,還有校長……對了,這次過去我們帶上助理。”

“帶助理!為啥?”蘇哲有些疑惑。

“讓他們見見世麵。”範曉明解釋著,“不管怎麼說,我們研究中心的班底總要培養的,這五名助理可是我從這屆大四學生中仔細挑選出來的,以後就指望著他們挑大梁了。”

“額!好吧!”蘇哲笑著點頭。

冇一會兒,蘇哲和範曉明兩人叫來了各自的助理。

這次閉門會議將會持續一天的時間,眾人將會坐高鐵前往霸都。

……

範曉明簡單的說明情況後,眾人離開了辦公室。

蘇哲和範曉明兩人回到公寓收拾好換洗的衣服。

兩人都揹著兩個揹包,一個揹包中裝的是筆記本電腦,一個裝的是換洗的衣服。

一行七人坐著商務車來到高鐵站,在候車廳碰到了校長徐正平和校長助理韓國立。

“校長!你們來的真早!”範曉明連忙喊。

“你們來的也不遲。”徐正平說著看向五名助理。

“校長!這是我和蘇哲的助理,帶他們出來看看,這是……”範曉明一一的介紹。

“應該的!應該的!”徐正平滿臉的笑容。

對蘇哲、範曉明,以及九天研究中心的表現,他十分的滿意。

蘇哲所在的物理學一班創辦了四書社團,用四書社團組織人員精簡教材和整理理、工、農、醫的知識,最為關鍵的,九天研究中心已經拿出了十一個億的資金支援。

再有就是九天研究中心用人的方麵,雖說九天研究中心第一批招一千五百名正式員工,但依舊給學校的那些學生提供了眾多的實習崗位,且實習工資很高很高。

他都擔心這些學生拿了這麼高的實習工資後,以後不好找工作。

還有就是蘇哲,這纔多長時間,搞出了雙光源能量傳輸技術不說,又和科大的寧巧巧合作破解了微波輻射光譜儀收集的那些異常數據。

他可聽專家們說了,這次的突破在天文方麵將會是顛覆性的。

和蘇哲、範曉明兩人聊了兩句,他來到畢元奎、宗蘭月、王東、劉芬、馬萍五人跟前,和五名助理好好的聊了聊。

讓他們把握住這次機會。

……

徐正平和五名助理說完後,和蘇哲、範曉明、韓國立三人圍在一起閒聊著。

一開始,幾人聊的是學校夥食和師生們居住環境的問題。

範曉明開口就說給學校師生們提供健康綠色的飲食,還說九天研究中心盤下來的餐廳要怎樣怎樣。

越說,校長徐正平和校長助理韓國立兩人的臉色越怪。

“你們這是要在吃上花大代價啊!”韓國立感慨。

“大代價算不上。”範曉明微笑著,“吃能吃多少錢,我的目的是讓大家吃好吃健康,吃好了喝好了,我們的科研人員身體自然就健康了,這樣他們就能用最好的狀態來搞科研。”

“哎!我也想啊!我想全校的師生吃好喝好,可現在學校缺少資金。”徐正平想了想說,“等吧!等化學學院的鋰硫電池項目商業化成功後,學校應該就有錢了,那時師生的相關待遇都能提高了。”

“校長!鋰硫電池商業化後,學校打算采用什麼方式和那些企業合作?”範曉明笑著問。

“技術授權的方式。”徐正平解釋說,“現在已經有幾家企業正和學校接觸,不過這幾家企業野心不小,想買斷鋰硫電池技術。”

“買斷!想的真美!”蘇哲笑著說。

“他們願意花多少錢買斷鋰硫電池技術?”範曉明有些好奇的問。

“一千個億!”徐正平回答,“學校不可能買斷的,我們隻會同意技術授權,要是在鋰硫電池技術商業化成功後還冇談妥,我們打算建廠自營,真要把我惹火了,我會全產業鏈介入。”

“校長威武!”蘇哲喊著。

“冇有你們野心大。”徐正平微笑著,“再怎麼樣我們都還在地球蹦躂,你們已經在想地球以外的事了。”

範曉明笑了笑說:“一千個億少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