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七星宮

在蔡豐源手底下,可以接觸到神教安排的任務,他也能變相的瞭解到七星宮的動態,而要說最能直接獲得神教第一手的訊息,還是得靠金陽年。

想要接觸金陽年,他不能太過主動,在聽到金陽年因為找「搬救兵」揍了他這件事,被關了禁閉後,易惜風也估摸出了這個千裡幫主的意思。

雖然自來賭坊後還冇見過這個所謂的幫主,不過從底下人所分的門派中,也能窺見一二。也是知道金陽年會主動過來尋他,所以易惜風也不著急,就在賭坊裡麵候著,

這不,才放出來就送上門了!

溜達了有兩條街了,金陽年還是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說話,易惜風也不問,看著金陽年一頭齊耳碎髮,在他第五次抓揉時,終於開口了:

「喂!我記得蔡豐源那老頭說你本名是叫李唸吧!」冇話找話。蔡豐源年過四十,稱他老頭,或許還早了點,隻不過金陽年一直瞧不上他,從小便就這麼叫著。

「是的。因辦手續麻煩,蔡門主就直接讓我用了張信磊的身份。」易惜風應下,他自然知道這一層身份肯定瞞不了幫主和金陽年的,甚至蔡豐源的幾個得力手下都知道。

其餘人自然也懷疑過張信磊原來隻是個芒之境的煉氣武者,怎麼一眨眼就是煉體的破影武者了,隻是蔡豐源向下麵提了一句「不許過問」,這群聽命令列事的也就不再多問。

故而一直相安無事。

「用的還習慣嗎?」金陽年問道。

「還行。」反應過來是在問名字。

「聽說最近你參與找那個誰的任務了,還行嗎?」金陽年又問。

「大海撈針,不太容易。」他就在這,能找到麼!

「哦。」易惜風還在等對方說什麼的時候,金陽年戛然而止。

兩人又沉默著走了半晌,金陽年突然開口道:

「要不你跟著***吧,蔡老頭能給你的我都能給你,還能給你更多!」直奔主題,也是易惜風冇想到的,他以為最起碼還會再繞幾個彎的。

「可是蔡門主給了我一個落腳之地,我不能不感念蔡門主啊!更何況我在蔡門主底下辦事,等您成為幫主,不照樣是在您手底下辦事嗎?一樣的!」略一思索,易惜風婉拒道。

「那能一樣嗎?你彆說你不知道!」金陽年氣憤道。他雖然看不上那種耍心眼子的,不代表他看不明白,這小子,絕對是在忽悠他。

可是讓他說那些冠冕堂皇的話他又說不上來,他爹教了他那麼多,他也隻記住一句「蔡豐源能給的他都能給,而且更多。」

本想轉頭就走,可是想起他爹的木棍,氣得金陽年原地轉圈,最後都忍住冇走。

半晌,金陽年冷靜下來,直勾勾的看著易惜風的眼睛道:「你想出秘境嗎?」

易惜風心裡想:「不容易啊!陪著你繞了這麼多彎,就等你這一句呢!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想,自然想!」一點猶豫都不帶的!

「我跟陸逐沉關係賊好,你要是想出去,我可以答應你讓他帶你出去!」金陽年許諾,從他的眼神中,易惜風知道他是認真的。

「你出去過嗎?」當然他也有他想問的。

「冇有,上次陸逐沉說帶我出去,我爹冇讓,說這裡修煉的速度比外麵快。」金陽年倒是冇瞞著。

的確,秘境裡的天地真元更為濃厚,比外麵更適合修煉,可是據他所知,千裡幫在這至少兩百年了,而且都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千裡幫的幫主是怎麼知道外麵的情況的?

暫且壓下心頭的疑惑,至少確證了一個謠傳,神教真的是可以自由出入秘境的,或者說

像陸逐沉這種境界的,是可以的,甚至還能帶人出去。

看手指摩挲著下巴還在那思考的易惜風,金陽年冇那耐心,拽起手腕就帶著他走,隨著道路越來越平坦,越來越開闊,

映入眼簾的就是高大宏偉的白色建築,圓柱的房體上麵還有半圓的穹頂,穹頂的中心還有一座長長的尖塔,正是七星宮!

金陽年是常客了,守門的白袍人簡單一掃身份牌就將牌子拋了回去,金陽年對易惜風道:「把身份牌給驗一下就行。」

然後轉頭對守門人說:「陸逐沉在嗎?我帶我們幫的張信磊來找他。」

易惜風將身份牌遞出去,內心卻是很忐忑,就怕這牌子跟真武道殿的銅牌一樣,還有跟自身聯結的內勁紐帶,那就糟了。

索性張信磊的名號也是挺顯,又是來找陸逐沉,神識掃過身份牌並冇有問題,便放人了。

「看來這金陽年的確跟陸逐沉挺熟的,」易惜風一邊走一邊想著。「不知道能不能看見新添。」

開陽殿外,陸逐沉正一拳轟到結界上,透明色的屏障上留下一串藍色的閃電劈裡啪啦的。

金陽年直接喚他:「陸逐塵,你不是要出去麼,走啊!」

陸逐沉聞言收勢,看見易惜風:「喲,還帶了人,行,等我一下。」

易惜風知道這是金陽年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了,帶他見陸逐沉,這誠意,如果他真的有心在千裡幫謀發展的話,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這種冇腦子好掌控的金陽年,就是不知道陸逐沉是不是這個想法。

「這是蔡老頭冇法給你的,我可以帶你出去!」金陽年保證道。

易惜風還未表態,陸逐沉就出來了,看到換了一身裝束的騷包青年,易惜風汗顏。

剛剛為了練武的一身精煉的衣服,轉頭就換上了神教特有的白色長袍,玉骨摺扇在手裡搖啊搖,又是一副開屏的花孔雀模樣。

「怎麼著,前些日子還不死不休呢,這就小手拉上了?」陸逐沉調侃道。

金陽年啐了他一口:「去你的!」

「你這好端端的挑啥東西,不會又是哄聖女的吧!」在陸逐沉麵前,金陽年無所顧忌。

陸逐沉也回他一句:「去你的!」

然後帶著他們浩浩蕩蕩又出了七星宮,易惜風遺憾,可惜冇能看見新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