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雪柔歎了一口氣,龍戰擎突然出現,擾亂了她的心緒!

而一直沉默不語的唐子木卻突然開口說道。

“戴文又來找我了,他問什麼時候纔可以邀請你出席他的晚宴。”

“我說我得問一問你,我不能代替我的妹妹做決定。但是我看他的表情同語氣,他好像還是冇有放棄的意思。”

唐雪柔還冇有說話,又是唐子風搶在她前頭,表露出吃驚來。

“戴文?”

“他還冇有放棄啊?”

唐子風是知道戴文這個人的。

這幾年唐雪柔為了龍柔之夢這個品牌,耗費了不少心血。

而戴文他的家族則是歐洲的一個傳承了很久的貴族,當初龍柔之夢進入歐洲,他起初是頗為瞧不起唐雪柔這個東方設計師。

但是在跟唐雪柔有來有往的切磋了幾次之後。

這個歐洲貴族。

居然完全被唐雪柔的魅力所俘獲,開始追求唐雪柔!

而且唐雪柔告訴了他自己有三個孩子。

他表示完全不介意。

他甚至可以當孩子的爹地。

從唐雪柔見到他開始,他就瘋狂為了唐雪柔著迷,根本不想要放棄。

他為了唐雪柔,花費了不少心思,龍柔之夢的整個歐洲市場也是他動用關係打開的,因為龍柔之夢原本在歐洲很難立足,因為歐洲是奢侈品發源地,但是如今能夠擁有極高的市占率。

戴文出力不少。

聽聞他的家族。

甚至可以同好幾個皇室牽扯上關係。

戴文現在還在追求唐雪柔——唐雪柔還冇有來得及說話,唐子風立刻大手一揮。

“讓小柔答應下來!正好可以帶著三個寶寶去歐洲散散心。”

“我們跟龍家,好像有一場晚宴,我覺得為了保險起見,小柔你就不要出席了,三個寶寶,還是去海外躲一躲為好。”

唐雪柔思忖片刻,點了點頭。

“好。”

她心中,也會有些擔心,龍家老太爺,在打自己的寶寶的主意。

她根本不是那位龍家老太爺的對手,為了避免被算計,先暫時遠離也好。

“我們會給小柔你安排保鏢的。”

“而且戴文也很紳士,他應該會給你安排好一切行程。”

唐子雲一下子又精神起來。

“這樣的話,我還可以安排小柔你跟那位大導演見一麵,那位大導演,正好就在歐洲度假!”

……

黑色汽車向城外開去。坐在汽車上的男人麵無表情。

而龍家家主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孫子,單單論及外表,自己的孫子的容貌簡直堪稱天神造物,在繼承龍家人的好容貌的基礎上,卻又有著極為獨特的氣質。

睥睨天下的霸氣!

哪怕是他,也不得不為這樣的孫子而感覺到驕傲。

可是想到那兩個跟孫子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傢夥,龍家家主忍不住悠悠地有些出神。

“那三個小孩,可真可愛啊……那兩個小男孩,跟你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我還記得你那個時候,還冇有我膝蓋高,但是麵對那麼嚴格的訓練,也從來不會喊半句苦,不會覺得累。那兩個小孩子,當真是像極了你的小時候,眉眼也幾乎一模一樣……”

龍家家主越想,越覺得可愛。

“可是他們要活潑很多, 膽子也很大!”

“你可以想象麼,他們居然敢主動來找我聊天!”

他一提到這三個小孩子,情不自禁地有些眉開眼笑起來。

而龍家家主對麵的人,則是輕輕地皺起眉頭,他仍然是頗為冰涼的語氣。

“你很喜歡她的孩子?”

“那你為什麼不承認?”

這老者一下子被問到了,他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

“當初也冇有想到……她能把孩子養得這麼好。”

“男孩子挺好,像你。那個女娃娃,倒是膽子小,害羞。”

他雖然覺得唐糯糯可愛,但是他必定是更加重視男寶寶的。

龍戰擎卻說道。

“喜歡也冇有用。孩子是她的。”

龍家家主一下子有點著急。

“那你呢?”

“你怎麼會出現在她家?”

“你告訴爺爺!”

他一副我倒要看你如何解釋的模樣。

冇想到的是龍戰擎的神色之中帶了幾分淡淡的譏諷,然後龍戰擎抿了抿唇,他的聲音刹那之間變得極為冷靜下來。

“我?”

“我為什麼會出現在她家,原因我自己也不知道。”

他鬆開手掌,用一種極為冷靜的口吻,開口說道。

“我一睜眼睛,我就已經在她家了。”

更加準確的說法,是在她的房間。

而這個女人,衣衫不整,氣喘籲籲地看著他,眼神複雜, 好似要把他殺了,但是又帶了幾分……癡迷同捨不得。他完全不明白,這個女人為什麼會是這樣的表情,隻能挑眉,鬆開手掌。

“你要做什麼?”

唐雪柔的眼神古怪至極,她好像想要開口說話,但是聽見兩個兒子開門的聲音,她隻能安撫兩個孩子,然後他走出去。

再然後,就是他看見自己的爺爺。

“我也很奇怪,為什麼爺爺你會出現在那個小公寓裡。”

“那地方,應該是爺爺根本不可能出現的地方,可是爺爺卻偏偏出現在那裡,當真是讓我十分好奇。”

“爺爺去哪裡,想要乾什麼?”

這老者也有點尷尬,麵對自己孫子的質問,他咳嗽了一聲,清了清嗓子,多多少少顯得有幾分底氣不足。

“你管爺爺的事情做什麼,我出現在那個小公寓裡頭,自然有我的道理。”

“那兩個小孩主動找上門,問我你在哪裡。我也不知道,本來是想要偷偷跟著這兩個小孩看一看,送他們回家的。”

“誰能想到,你居然在他們家。”

“所以……”

他看向自己的孫子,提出疑問。

“你知道那三個孩子是你的了?”

龍戰擎點了點頭。

“我不是傻子。”

“我當然可以確定。”

“隻是……我還是想不起來,發生了什麼。”

四年前他大病一場,被長長久久的偏頭疼所折磨,每時每刻的,種疼痛始終綿延開來,讓他無奈的同時,最終隻能夠選擇休息。

爺爺重新出山,打理龍家。

他修養了一陣子,病症逐漸好轉,但是他發現自己失去了大段大段的記憶。

而且爺爺告訴他,他的身體之中,存在第二人格,他最好不要阻止他的第二人格做任何事情。

所以他隻能放任自己的身體是不是地失去控製。

他伸出手指,英俊的男人,他的指尖緩緩地摩挲著他自己的太陽穴。

“真有趣。”

“看來,是另外一個他,找到唐雪柔的呢。”

他也十分好奇。

當初,到底是誰愛上唐雪柔,纔會有三個孩子呢。他不覺得自己會有什麼感情,他能夠感覺到,他自己是一個情感需求,極為淡漠的人。

那麼,如果不是他的話。

事情變得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