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守府,柴房。

一個身著紫色長衫的男人,正麵相牆壁站著沉思。

這叫麵壁。

一般來說,是指犯過錯誤以後的悔過行為,而他,很可能再也冇有悔過的機會了。

他叫劉表,從長安來,懷揣當今陛下賜予的密旨,來尋求一處安身之所。

可惜,就在陛下吩咐太監去取和氏璧,準備給這份密旨扣上大印那一刻,太師董卓衝入皇宮,攪了一切。

對。

劉表根本就不是董卓派來接掌荊州的,而是陛下,他的到來也並非是得到了襄陽戰敗的訊息,是要替換王睿,先站穩腳跟,而後等待著陛下從董卓身邊的逃離,再度收拾漢朝江山。

陛下已經不想當傀儡了,他需要一位剛正不阿之人,恰巧劉表素有賢名,又是魯王劉餘之後,算是拐彎抹角的漢室宗親,這纔得到了信任。

怎知劉表入荊州這一路太過艱辛,遍地餓殍、兵鋒成災,堂堂大漢宛如被打碎了的花瓶,一片狼藉。

在望而興歎中,劉表單騎過中原,一人一馬入了荊州,誰知,剛到荊州地麵就再也走下去了。

長沙和襄陽的大戰截斷了所有去宜城的路線,而去宜城蒯家,則是他拿下荊州的唯一希望。

那蒯家,還算是與自己有些交情,加上懷中聖旨……不行,即使千難萬難也得去。

劉表入了襄陽,隻求那蔡瑁能給與一片扁舟,誰知,自己等來的隻有刀斧手和麻繩,還被裝進了船艙,直接送到了長沙。

這就是命麼?

那,便認命吧。

碰!

門外傳來一聲悶響,就在劉表即將放棄一切的時候,那扇關閉著的房門打開了。

夜幕下,蒯良蒯越兄弟帶著隨從站在門口,三人相見,蒯良立即開口道:“景升!”

“子柔!”

蒯良走進屋內,神情緊張的問道:“你怎麼會在荊州,如果不是我剛纔聽說你被抓了起來,根本不知道你到了。”

劉表將頭一偏,說道:“身負皇恩,不得不來啊。”

“皇恩?”

在蒯良的質疑聲中,劉表將手背在身後說道:“或許子柔此刻應稱我為劉使君更為合適。”

使君,奉天子之命,出使四方的使者。

“這麼說,景升來荊州是奉……”

劉表將雙手扣在一處,舉向天空說道:“奉了天子之命。”

蒯良若有所思的望向他,有點懷疑這番話的真假。當今這天下,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人太多了,皇命在眾人眼中,早不似當初那麼辦莊重。

“看來我此番,不止是救下了景升,還等於救了整個天下?”

聽見這種疑問,劉表伸手入懷,將金黃色絹帛拿出,在蒯良麵前展開說道:“子柔如若不信,可自行觀看。”

蒯良還真看了,仔仔細細的看了,上麵的每一個字都寫的清清楚楚,敕封劉表為荊州牧,命他替陛下掌控荊州,待天子歸來。

如果這封詔書是真,蒯良也能夠理解,畢竟中原混亂,偏居荊州還能積攢實力,但唯一的問題是,為什麼這聖旨詔書上,冇有和氏璧的大印呢?

蒯良剛抬起頭,劉表解釋道:“這詔書原本打算蓋印再由錶帶出洛陽,誰知董卓衝入皇宮說汜水關失守,強行擄走了陛下。表乃趁著慌亂之際逃出宮廷,哪曾想剛到荊州,又落入在歹人之手。”

“如若不是這詔書貼身藏匿,怕是已經無法保留至今了。”

“景升意欲何為?”

劉表歎息一聲:“本想入宜城,請子柔助我,現下,已經全無主意。”

蒯良說道:“景升,眼下的荊州已經不在如同往昔,烏程侯一家勢大,一人獨占五郡,唯南郡與江夏不在其手。江夏,在那黃祖手中,若是景升能勸服黃祖為陛下出力,你我遙相呼應先奪回襄陽,或許還能與烏程侯一戰。”

“子柔願意助我?”

“不然何必救你啊!”

劉表思慮片刻道:“那子柔為何出現在長沙太守府?”

“應烏程侯邀約,來長沙赴宴。”

劉表握住了蒯良的手腕說道:“子柔,恐怕這是一場鴻門宴。”

蒯良怡然不懼,一副忠貞傲骨:“景升莫驚,孫堅邀我們兄弟入長沙,就是為了勸說我們獻城投降。私下裡,我們兄弟已經商量好了,假意投誠,等待時機,如今見到了景升,使君手中又有皇命,當然要以陛下馬首是瞻。”

“景升,請速速趁夜離開,去往那江夏勸說黃祖,隻要他肯出兵,你我便前後夾擊襄陽,拿下整個南陽郡。”

劉表拱手道:“子柔今日之情,表,誓當厚報!”

“景升兄,快些吧,一會兒被那孫堅發現,就來不及了。”

“好,大恩不言謝。”

劉表看了一眼四周,打小院出去後,順著旁邊牆壁縱身一躍,單手勾住牆頭,整個人就翻了出去,身手十分利落。

那時,蒯良蒯越相視一笑,蒯良用腳踢了踢地上躺著的士兵說了句:“去請烏程侯吧。”

士兵就地爬起,快步跑了出去。

當院內四下無人,蒯越說了一句:“這劉表也是可憐,自己都讓人賣了,還不知道呢。”

蒯良接話道:“一個劉表,換來酒水、細鹽的分銷生意,這筆賬,怎麼算都劃算。”

“兄長,隻是劉表手裡拿著的詔書……究竟是真是假?”

蒯良連忙將手擋在了自己蒯越嘴邊,說了句:“噤聲!”

“我來問你,劉表手裡拿詔書了麼?”

蒯越立即搖頭:“不曾!”

蒯良:“把這話,記死了!”

他是絕對不會承認詔書的,承認了那就是欺君大罪,更何況如今早就各為其主,就算是陛下來了,還能給出比孫家更好的條件麼?那可是堂堂南郡太守啊、能守家待業的南郡太守!

“子柔、異度!”

孫堅揮舞著袍袖步入院內,滿臉興奮的問道:“成事兒了?”

蒯良蒯越同時點頭:“恭喜烏程侯,劉表已經上當了,接下來,隻等他們出兵,進攻襄陽。”

“不急。”

孫堅說道:“異度,速速迴轉南郡,我派祖茂率軍跟隨,先將南郡拿下,咱們謀劃,也該提上日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