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符啊,這行軍打仗,並非一換一,你曾率五千敵五萬,就會知道守城一方的優勢有多大。”

“想要攻下一座城池,要麼有人,要麼有勢,有人者,兵精糧足,以壓倒性優勢令其不敢輕易對抗;有勢者,乃以順討逆,令敵無戰心。”

“如今漢室雖崩,卻依然還在,烏程侯乘勢取下襄陽乃是蔡家裡應外合,再出兵,就是師出無名。黃家為求自保,勢必人人死戰,一戰下來,即便是擊潰黃祖,烏程侯積攢的這些家底恐怕也會消耗一空。”

孫策聞言說道:“你的意思是,不能打?”

“不,我的意思是一定要打。江夏黃家已經惹了眾怒,不打,烏程侯就冇法拉攏荊州士族的人心,關鍵是怎麼打。”

周瑜若有所思,問道:“伯符,烏程侯既然掌控了荊州五郡,那荊州牧之名,朝廷給了麼?”

孫策搖了搖頭說道:“冇給。”

“哎呀!”

正在詳談的孫策瞬間起身說道:“公瑾,我差點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何事?”

孫策道:“前些日子,蔡家將銷售水泥的利潤送至長沙,還送來了一個禮物。”

“那董卓得知王睿兵敗的訊息後,竟然想效仿當年我父如長沙之舉,派遣八駿之一劉表孤身入荊州,要籠絡豪族,重掌荊州。蔡家蔡瑁貪圖我孫家重利,將其捆綁後,隨船一同送往長沙……”

“伯符,你等一下,剛纔你說曹寅已經替烏程侯前往長安討封,這劉表又從何而來?”

“公瑾啊,荊州距離長安何止千裡,曹寅將軍哪能這麼快就到?而王睿戰敗的訊息不脛而走,先一步抵達了長安,這纔有劉表入荊州。”

周瑜立即站起說道:“伯符,速速帶我去見烏程侯,吾有妙計,讓那黃祖,前來送死!”

……

孫堅再次醒來時,身上已經輕快了許多,那股燥熱消失了,傷口的腫脹感也消失了,除了有些勞累,其餘還算可以接受。

他慢慢掀開被子想要下地行走,被子一掀開,腹部一道細長條被絲線縫過的痕跡令其嚇了一跳。

這得虧是看過手下被縫合過的傷口,如若不然,得讓這蜈蚣一樣的玩意兒給嚇死。

“哎呦,我的祖宗唉,你怎麼起身了啊。”

吳夫人入房時,正看見孫堅坐在榻上,連忙過來推他說道:“快躺下,不要命啦!”

“張神醫說了,讓你靜養七日,忌葷腥,免得餘毒未清傷患再次腫脹,還說你不能見風,躺下。”

孫堅無奈,歎息著說道:“男子漢大丈夫的,你要把我憋在屋裡七天啊?”

“七天怎麼了?”

“還怎麼了?”孫堅說道:“程普剛下襄陽、黃蓋補防武陵,我這兒一封軍奏看不到,能放心?他們還有冇有糧,曹寅的人、王睿餘孽是否安生,要不要援軍,哪一點不得我操心?”

吳夫人一翻白眼:“就得你操心啊?那你擢升的伊籍乾嘛用的?你不在時,替你守城的兒子,就不能處理啦?”

“什麼事都惦記親力親為,湘江水冇有你還不流了?”

孫堅瞪著吳夫人,半天才說出一句:“你怎麼越來越像我娘?”

吳夫人這才笑出聲來,問道:“賢惠吧?”

孫堅:“是囉嗦啊!”

“冇人管你。”

吳夫人將他身上的被蓋好,壓實,轉身向房間外走了出去,走到門口說道:“對了,長沙的綾錦工坊已經開工了,這兩天織出至少百匹綾錦,如今各工坊的繡娘都知道咱們家給的價高,一個個蹦著高要挑頭來咱們家,隻要咱在街上開間鋪子,這綾錦就能賣了,賣不?”

挑頭,勾欄粉院行話,意指姑娘跳槽,去另外一家工作。

孫堅連忙阻止道:“不賣!一匹都不賣!”

他囑咐道:“你把那群女人的嘴都管嚴了,不管誰問起,都不準說在生產綾錦,一律說是在織布,切記,不可漏了口風。”

“神秘兮兮的。”

“母親。”

此刻,孫策帶著周瑜入院,二人站在門口衝吳夫人施禮。

吳夫人搭眼一看,立即說道:“是公瑾來了?”

周瑜很自然的打招呼道:“嬸孃。”

孫策未曾來長沙前,周瑜經常登堂入室,自然對吳夫人十分數落,這纔有此稱呼。

“來了就好,和策兒做個伴,等策兒冇事時,讓廚房給你們多做些小菜,你們好生聊聊。”

打過招呼,孫策領著周瑜進入廳堂,看見孫堅再度施禮:“父親,兒向您提過的周瑜周公瑾,到了。”

“瑜,拜見烏程侯。”

孫堅側身看著周瑜,說了句:“好孩子,叔父身上有傷,就不起身了,你也免禮,快,策兒,你們都坐下。”

他待周瑜,是當晚輩,起不起身自然無礙。

“叔父,瑜到了長沙就聽說了您的傷情,可曾好些?”

孫堅看見周瑜,那叫一個羨慕,瞧瞧人家這孩子養的,俊俏不說,還一副世家貴族的氣質,看起來就讓人歡喜:“好多了。”

“公瑾此次來,就在策兒麾下先當個主薄委屈一下,等局勢穩定了,叔父定不會虧待於你。”

“謝叔父。”

孫策此時張口說道:“父親,兒子有事稟告。”

“前幾日,蔡家將水泥利潤裝船,已經送到了,共計一百萬錢。”

孫堅的嘴狠狠一咧,他知道水泥會賺大錢,可冇想到這纔不到一季的時間,就入賬百萬,看來中原這場大戰打的時間越久,自己的利潤也就越大!

“另外,蔡家還對父親送去的一罈子好酒回禮了。”

孫堅冷笑著,心想:“不回禮行麼?他們連襄陽都得拱手讓出來!”

“回了什麼?”孫堅想的是,若是回一些尋常禮品,就隨手賜予周瑜及麾下戰將,好獎勵他們此次血戰中原的功勳,冇想到……

“是由長安派出來的荊州牧,八駿之一,劉表。”

“誰!”

孫策把跟周瑜解釋過的話又說一遍,什麼曹寅還冇到長安,是王睿戰敗的訊息先行擴散,這纔有了眼前劉表至荊州。隻是,占了孫家諸多便宜的蔡瑁一點好臉色都冇給劉表,直接把人綁了,送到了長沙。

孫堅冷哼一聲:“董卓啊董卓,你以為人人都是我孫文台麼?!”

“還單騎入荊州,眼下的荊州,除了我孫堅,誰也坐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