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符。”

當太守府的人將周瑜引入小小院落之內,孫策一看見眼前這位翩翩公子便露出了笑容:“公瑾,你可想死我了!”

二人相見,互托雙臂,聊表思念之情。

“公瑾,這一路顛簸,累了吧?快,嚐嚐我長沙特產,冰鎮酸梅湯。”

一碗酸梅湯被孫策遞到了周瑜手中,周瑜淺嘗一口,在這即將入秋的時節,竟然體會到了一絲意想不到的清涼,立即問道:“伯符,莫非中原世家貴族新好,真的是長沙出產的?”

“中原?”

周瑜描述道:“如今的中原徹底變了一番模樣,世家豪貴間,以吃甜為富足,首當其衝便是這酸梅冰。”

“若是友鄰相聚,你拿不出酸梅冰來招待,會被人笑為寒酸,整箇中原一夜之間‘洛陽冰貴’,這小小一碗酸梅湯,在三伏天,能賣到‘一兩金’的高價!”

“多少!”

周瑜繼續道:“瑜聽聞董卓老賊更是到了無冰不歡的程度,不光食用這酸梅冰,而是在入睡時,讓人將酸梅冰擺在身側降暑。”

“如果不是十八路諸侯討董嚇得老賊棄了洛陽奔向長安,隻他一人,得消耗多少民脂民膏。”

孫策驚訝眼珠直賺,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冰,竟然賣出瞭如此高價!

“伯符兄,如此看來,長沙已經豐衣足食了纔對,為何我打渡口下船時,看見百姓依然衣衫襤褸啊?”

孫策連連解釋:“公瑾有所不知。”

他緩緩說道:“這盛夏之冰產自長沙不假,可出產時,我父正準備起兵討伐董卓,根本來不及經營,隻能將售賣交給蒯、蔡、馬、龐等世家,用於換取糧食。中原大戰途中,王睿圍困長沙,我長沙再成戰場,如此情況下,府庫難以支撐,這才……”

孫策冇好意思說實話,他根本說不出口!

長沙千錢一罐的冰,到了洛陽竟然價值一兩金,這差價,已經差出了天際。

“不然吧?”周瑜笑道:“來太守府途中,我見有商販販賣這冰鎮酸梅湯,價格低廉的很啊。”

孫策當然知道此事,才說道:“公瑾,長沙城中的冰鎮酸梅湯,實際上並冇有冰,而是效仿世家販賣的酸梅湯,用深井水鎮下的酸梅湯,儘管依然涼爽,卻和冰晶無法相提並論,這才便宜。”

“也就是說,烏程侯將冰鎮酸梅湯的利潤讓出,換取軍糧討伐董卓……”周瑜有些冇弄懂,他想不明白為什麼要白白讓出利益的時候問道:“那長沙總應有所收穫纔是啊。”

孫策低聲道:“王睿被我父在城下擊潰,受了孫家恩怨的蔡家、蒯家聯合當地士紳,在我孫家精兵抵達襄陽城下時,斬殺守城副將,獻了襄陽城。如今程普將軍橫掃南陽郡,我孫家,五郡在手。”

“五郡?也就是說烏程侯用這差價,買了一座堅城!”

“隻是,零陵、桂陽、長沙、襄陽,何來五郡?”

“武陵曹寅與王睿不和,得知王睿身死,獻武陵向我父投降。”

“什麼!”

周瑜大驚失色!

“這烏程侯,好謀劃。”

“他捨棄了全部利潤,將世家徹底綁絲在了孫家的戰車上,一旦與王睿分出勝負,這荊州,就已經掌控在了手裡,這份深謀遠慮,瑜不及也。”

孫策點頭道:“是啊,如今錢已經花了,效果也看見了,軍力增長的同時,又陷入了用人荒。”

“孫家在中原權貴眼裡,並不算什麼,所以起兵至今,依然無人來投,若非策儘力維持,籠絡伊籍先生至麾下,寫出了《九章十二律》,至今長沙政務還無法可依。”

“公瑾,你來了便好,眼下的荊州,正該是你我兄弟聯手開創一番事業的大好時機。”

周瑜滿眼憧憬,彷彿已經看到了星光璀璨的未來!

想當初,其祖父周景、堂叔周忠,都曾官至太尉,那時候的洛陽周家何其風光?到了父親周異這一輩,好歹也落下個洛陽令的官職,可天下大亂以來,誰還惦記著為朝廷取材,自己幾次托人想舉個孝廉,已經寧願花錢買了,竟然連門兒都進不去,簡直是給祖輩蒙羞。

周家發跡於周瑜的高祖父周榮,袁家則發跡於袁安,周榮正好是袁安的心腹,從袁安開始,袁家每一代都有三公之位,而周家,直到周景,也就是周榮的孫子輩才混上三公。所以,袁家是四世三公,周家,則是兩世三公。

更有意思的是,周瑜出生於熹平四年,當時的曹操在熹平三年舉孝廉,在競爭洛陽令的角逐中失利,最終拿到了安慰獎洛陽北部尉,也就是說,曹操正是周異的下屬,冇準當初周瑜出生還登門送過禮。

就是這麼個家世顯赫卻家道中落的周瑜連舉個孝廉都費勁,要不是後來袁術有了實力,也如同眼下的孫堅一樣缺乏人才,這纔想起了兩世三公之後周瑜,也不可能想委任他為將,更不會有周瑜看出袁術不能成事,退而求其次,寧願蝸居居巢長,而不去袁術身邊了,這一切,都是為了方便東渡追隨孫策。

至於孫策和周瑜的關係,孫策年少的時候就‘交結知名、聲譽發聞’,周瑜也曾‘英達夙成’,屢次勸孫策到他家鄉舒縣去居住,還答應了送套房子。結果呢?孫堅拿下長沙,將其母子招了去,自此這對兒‘總角之交’纔算分離。

所謂總角,是指八歲至十三、四歲的孩童交情。

“伯符意欲何為?”

孫策說道:“我父有攻江夏黃祖之心,而諸位將軍都剛剛經曆了連番征戰,我有心代父出征,屆時還需公瑾助我。”

周瑜思緒良久說道:“黃家久居江夏,其黃氏一族根深蒂固,那黃祖好結交遊俠兒,指使手下在江河之上劫掠,凶名赫赫,招惹的整個荊州世家厭惡,不得不養私兵自保。烏程侯拔了這顆釘子,可以說是等同於掌握了荊州全境,伯符,可你知道烏程侯為何已經有兵有糧,卻遲遲不肯發兵否?”

“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