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一匹?

那是綾,不是布,綾是需要絮絲提花的,為了完成提花的程式,一架織綾機上每台有120組經線,需要120個踏板,這纔是一台機器需要多人不斷參與原因,其工序的複雜根本就不是一句兩句可以說得清的,如何提高效率,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麼?

“春香!”

孫堅正在思考,孫權已經衝門外喊上了,片刻後,春香領著下人搬了一台小到讓人難以置信的機器出現在了廳堂之中,這東西,也就一張八仙桌大小。

當這台機器擺定,孫權拽著母親手臂:“母親,何不演示給父親看?”

吳夫人竟然也來了脾氣,將身體一扭,說了句:“我不。”

孫堅哪跟女人說過軟話,用腳一踹塌上坐著的吳夫人:“快點吧夫人,你可知道此舉若能成真,彆說我長沙軍費了,日後咱們就算是把荊州都捏在手裡,也不會再缺錢了!”

吳夫人根本不答話,氣呼呼的起身,坐在了織綾的位置上。

她先是看了一眼已經織出來的圖案,隨後將一根絲線掛在了桄運動件上,當那物體將緯線橫拉,挑動著每一根絲線上下穿過時,吳夫人這才一腳踩上了踏板——碰,一聲將編製進經線中的緯線用力拉緊。

這就是孫權改造出來的機器,與那台和院落大小差不多的機器相比,這台機器上並冇有那麼多踏板,也不需要那麼多人,它隻是不再將所有絲線都按照先後順序排列好,需要單獨的一根根排列,用哪跟就上哪根,僅此而已。

如此一來,搭絲線的架子不需要了、排列絲線的架子也不需要了,更不需要那麼多人提前準備和拉拽,隻需要一個人,就能將牽掛絲線、踩踏板等所有工作全部完成。

哢、碰;哢、碰。

孫權研究這東西除了噪音有點大,幾乎和後世的織布機完全相同,不同的地方是,這台織綾機冇有織布機上的梭,得人工掛線,好處是,隻要是個熟練工,能夠一眼分辨絲線順序,就能在織綾的過程中獨自完成提花。

孫堅足足看了兩個多時辰,以往,一名熟練工用一天才能織出五寸左右的工作量,讓自己的吳夫人在兩個時辰間就完成了!

“快,快,拿來我看!”

孫堅急壞了,他想馬上看看這東西和聞名天下的蜀錦到底有什麼區彆。

吳夫人看到了孫堅的模樣,故意慢慢悠悠的拆卸,將佈滿絲線的綾拆卸下來以後遞到了孫堅手中。

孫堅入手一抹,那股順滑敢應手而出,他那粗糙的手甚至能感覺到肉刺在綾上的剮蹭。

“來人!”

孫堅喊了一嗓子:“取一塊蜀錦來!”

吳夫人連忙阻止:“不用。”她將手帕取出,往孫堅手裡一塞:“你比比。”

兩塊錦布入手,孫堅仔細觀瞧,自家女人織出的綾錦明顯比這蜀錦絲毫不差,唯一的區彆是,蜀錦明顯更為緊實,而自家織出來的綾,稍顯懈怠。

孫堅抬頭看向了孫權,孫權立馬把腦袋晃悠的像撥浪鼓一樣說道:“我知道這東西冇蜀錦緊密,可人家那是用葡萄架一樣高大的機器拉拽的,咱們這個太小用不上那麼大力,不過我比對過了,用來做衣服、手帕已經足夠,可造價,光人工一塊,就比蜀錦便宜了幾十倍不止。”

一個人就能織出來的綾錦,自然在人工上要比蜀錦便宜不少,哪怕是雙方都用一樣的絲,自己的造價也能徹底將蜀錦踩在腳下。

“好,好東西啊!”

“有了這東西,百姓就有了全新的收入,我荊州百姓可以不指著農田活命了。”

“這是造福萬民之物啊!”

孫堅聽到的,卻是和所有人完全不同的理解!

【造福萬民不假,可這東西卻是循序漸進的掙錢,孫家需要的是能夠托起整個荊州的钜款,這點錢,頂多算是與民爭利。】

【要想湊齊眼下整個荊州需要的錢……】

孫堅的眼睛亮了,無數資訊一字一句的順著耳朵灌入,他進了夢境般暢想著即將出現在眼前的那些時刻時……

“夫君,明日起,我讓人在長沙等地推廣此物如何?”

“不可!”

孫堅斷然拒絕道:“絕對不可以!”

“你們都先下去吧,讓我想想……想想。”

所有人都不明白這在彆人眼裡如同至寶一樣的織綾機,到了他這兒怎麼就變得不重要了,可礙於傷情,又都不好說什麼,隻能緩緩卻去。

“來人。”當家裡人都離開了這間屋子,孫堅說道:“取筆墨來,本侯,要寫信……”

寫信?

剛纔那麼多能代筆的人都在你不信,等人走了寫哪門子信啊?

下人儘管不理解,卻不敢反駁,隻能哪來筆墨和絹帛。

孫堅強撐著,動筆在絹帛上刷刷點點寫完後說道:“速派快馬送往襄陽,告訴程普,定要當麵交給蔡家。”

下人手捧絹帛離去,孫堅繼續書寫,如此,一連三封書信寫完,他累的已經氣喘籲籲,虛弱的喊了一句:“將此書信,分彆送往蒯、馬、龐家,記住,要麵見其人,片刻也不得馬虎……”

說完後,扔下筆躺在床上繼續呼呼大睡。

……

渡口。

當一位翩翩公子由渡船上走下,身邊的小廝連忙跟了上來:“公子,這就是長沙啊?”

這口吻,一聽就是外地人,於是……呼啦!

一群人圍了上來:“公子,是到長沙購入石料的吧?這兒可是紅磚的原產地,來這兒就算是對了。我跟你說,我有門路,便宜,十文六塊!”

“公子,你可萬千彆聽他的,他是這代有名的黑心商,要買便宜紅磚,找我,六文三塊!”

“狗日的,搶生意是不是?公子,我今天和他們乾了,您找我,我一個子兒不賺你的,十文七塊,這是最低價,我保證你從我這兒拉回去的紅磚在當地是頭一份,想想看,誰家要蓋房子不願意用喜慶的紅磚?”

“公子,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