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您醒了?”

“夫君?”

“父親!”

清晨,孫堅悠悠轉醒時,眼前全市人影,那一聲聲呼喚讓他心煩意亂。

勞累非常的他慢慢閉合了雙眼,揮揮手說道:“都下去吧,本侯,累了。”

此刻,一個道士過來握住了他的手腕,將另一隻手搭上去診脈後,麵帶微笑的衝眾人說道:“恭賀諸位,烏程侯生機迴轉,將養下去,定能痊癒。”

那一秒,祖茂、孫權、孫策、吳夫人這纔算是鬆了一口氣,眼下誰也無法接受孫堅的離去,得虧蒼天有眼。

“道長辛苦。”

正當眾人想要客氣兩句的時候,張仲景卻對著孫權彎腰說道:“二公子,機聽聞嶽麓有神蹟,可否一觀啊?”

孫權笑了,這老道分明是被這幾天城內大興土木所吸引,覺著紅磚、水泥新鮮,想要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還愣說有什麼神蹟……

“道長,嶽麓目前還屬於禁地,連狐丘都未曾去過,還請道長耐心等候。”

張仲景用笑容遮掩尷尬道:“哦,是小道心急了。”說完,漫步而去。

那一秒,孫權回頭說了一句:“祖叔父,父親傷病期間,還請叔父與我兄長代掌兵權,以免長沙再受賊人窺探。”

“那二公子您呢?”

“我最近都會在嶽麓,如今的嶽麓徹底大變樣了,等弄完了,我再請祖叔父前往一觀。”說完這些話,孫權轉身而走,根本不管身後眾人是什麼表情。

在他來看,這不過是自己擔心家業、擔憂父親的一種表現,根本不算什麼;可在下人眼裡,意義完全不一樣。你這是在發號施令啊!

難不成太守府,要變天了?

孫權被護衛簇擁著,離開了長沙城直奔嶽麓,正如他所言,如今的嶽麓山已經大變樣了。

四座燒磚的大窯口正在日夜不停的工作著,在此處工作的,全都是之前關在長沙城內監獄中的囚犯,如今他們正在用自己的辛勤勞動換取減刑,孫權與這些人商談好的結果是做三年減一年,在這三年期間,任何一個工作組當中有人逃跑,其餘所有人的工作都白做了,哪怕已經乾了兩年零三百六十天。

講好了規矩,由伊籍手裡調來了囚犯,這些囚犯在長沙軍的監管下,開始了一天的勞作。他們燒磚、燒水泥、磨麵、蓋豬圈、蓋房屋,正在一樣樣改變著整個嶽麓山上的地貌,如今按照孫權的規劃,這嶽麓早就冇有了任何一塊空閒之地。

嶽麓山東麵,孫權打算用來建造學府,學府內分‘新學’與‘舊學’兩大學院,新學,他打算讓狐剛子領頭,教授化學、物理、自然科學等等知識,其中還包括木工、鐵匠、瓦匠、建築等等;舊學就好理解多了,從幼兒識字打基礎為起始的《倉頡篇》到如今流行於天下的經注,應有儘有,無所不包。

嶽麓山南邊,則設置為各種實驗基地,無論是育苗育種的嫁接,還是鍛鋼鍊鐵的打造,他都打算在這兒進行;至於北麵,是養殖場,從家禽家畜到戰馬豢養,全集中於此。

當然,現階段還處於幻想階段,現在長沙的確拿不出任何一枚五銖錢來進行投入,但作為紅磚和水泥的生產基地,孫權還是完全有能力將學府的房子先蓋起來的。至於天師道的錢什麼時候送到長沙來,說實話,孫權並不在乎。

孫權就冇打算將天師道的錢算進自己的計劃中,他也不缺錢。

“公子,到了。”

馬匹上的護衛提醒了一聲,與其共騎一匹駿馬的孫權抬眼一看,正在興建的學府地基都挖出了大半,等打穩地基,房子就可以蓋了。唯一讓人覺著難熬的就是時間,自己一天天長大需要時間、學院慢慢蓋起來需要時間,實驗室興建需要時間,等實驗室拿出成效來,還需要時間。

他需要大量的時間浪費在等待上……

“二公子,挖這麼大一片地基,等把房子蓋起來,得要多少錢啊?”

孫權笑了。

錢,是問題麼?

對於穿越者來說,錢從來都不是問題!

他的問題,是時間!

……

太守府。

“報!”

背插旗幟的兵丁急匆匆進入廳堂時,正在照顧孫堅的吳夫人轉頭就罵:“喊什麼你!不知道烏程侯正在修養麼!”

兵丁趕緊低頭,孫策過去抓著其手臂走出,站在門口問道:“什麼事?”

“蔡家的船到了渡口,說是來與主公分利。”

分利?

孫策想了半天冇想起來,還得祖茂提醒道:“大公子,主公曾將水泥交由蔡家銷售,定好了利潤分屬,如今中原大戰都打完了,很可能蔡家將第一期紅利潛人送了回來。”

“多少紅利?”

祖茂搖了搖頭:“末將不知。”

“走,去看看。”

孫策與祖茂趕往渡口,等趕到時,渡口已經排滿了上百條船隻。

蔡長山站在渡口衝著孫策與祖茂拱手施禮道:“大公子,祖將軍,蔡家信守承諾,水泥第一期紅利已然送到,另外,我家家主,也為烏程侯準備一份大禮。”

孫策和祖茂趕緊下馬,很正式的回禮問道:“水泥售賣情況如何?”

蔡長山喜笑開顏:“中原大戰,袁紹與公孫展鏖戰磐石,袁術與張邈血戰陳留,大戰之下,城防破損在所難免,水泥銷路極好!”

蔡長山壓低聲音道:“首次利潤扣除各項費用,分給烏程侯的,理應為九十七萬錢。”

“我家大公子覺著九十七這個數字不好,私自添了三萬,為長沙湊來百萬錢,圖個吉利。”

這就……百萬錢進帳啦?

孫策看著每艘船上的木箱,以及船隻吃水程度,已經料到了此次銀錢不少,可那也想不到能獲利百萬之巨啊!

“大公子,這回可好了,咱們剛剛招募至麾下的襄陽軍,軍備有出處了!”

祖茂光顧著高興了,蔡長山連忙說道:“祖將軍,先彆急,來看我家公子為烏程侯準備的禮品。”

“上次烏程侯命小人給大公子帶去的那一罈子酒,大公子十分喜歡,這不,來還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