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算不如天算,正在張仲景無計可施的時候,孫堅竟然一頭栽倒,整個荊州無人可治。

這不是老天爺雪中送炭麼?

張機如何會放過這次機會?

隻是,他好像不太瞭解孫權的為人。

“道長。”

“想入荊州傳道,並非不可以,但,你得按照我說的來,能應否?”

“願聞其詳。”

“其一,我長沙嶽麓正準備大興土木籌建嶽麓書院,用於造福萬民,你天師道需提供一切籌建資金。”

“作為回報,我會在嶽麓書院建造‘天師學府’作為選修科目,凡及冠學子可選修其中科目,作為精神羈絆。”

孫權開始下套了,要是讓這群天師道的人胡亂傳道,不識字的愚民肯定會一窩蜂的成為附屬,可嶽麓書院培養出來的及冠學子必然已經有了分辨是非的能力,哪怕他們選擇了神學作為精神信仰,也會有所顧忌,不會成為‘黃巾起義’中的那些狂信徒。

更何況孫權根本就不信在自己的教育理念之下,還有人會如此愚昧。

“機,能接受。”

看到張機應允,孫權繼續說道:“其二,‘天師道’需要將積攢典籍運往荊州,放置於‘嶽麓書院’‘藏書閣’內,設禁忌為及冠以上學子方可觀看,包括醫術、星鬥觀測、吉凶占卜、丹爐煉藥等等。”

“作為交換,我為你張仲景單獨建造一處‘醫學院’將你一生所學,傳承下去,令萬千杏林學子供你為始祖,行醫天下,救治萬民。”

張機眼前一亮,如此一來他能一躍位居華佗之上,成為千古第一神醫,這個名頭,誰能不動心呢?

“其三,嶽麓書院每培養出一批學子,我準你天師道在荊州建一座道觀,但隻能在我指定之處建造,費用自理,十年之內,想必天師道的道觀也就遍及荊州了,道長可願意?”

孫權壞啊!

這看上去像是在幫天師道緩緩滲透荊州,實際上每一步都在為荊州的萬千學子著想,如今天下眾多書院內的所有藏書恐怕都比不過宗教,到時候這些藏書運到荊州,最先去研究的估計就是龐德公及他的徒子徒孫。屆時,哪些可以用於教學、哪些不適合,肯定會被挑摘上一遍,等這些書改編出來,用於教學了,還剩多少宗教的東西,那你們就自求多福吧。

對於張仲景的回饋更狠,他將張機和天師道徹底分開了,等日後你被萬千學子奉為祖師爺,還好意思口口聲聲替天行道麼?你的徒子徒孫可都在用醫術救治世人呢,你臉不紅麼?

最後,嶽麓每培養出一批學子才讓天師道建造一座道觀,擺明瞭是要把他們的發展速度完全控製在自己手裡。隻要他們發展的緩慢,那就冇鬼心思,哪怕有,荊州也來得及反應,就算十年之後天師道道觀遍及荊州又如何?到那時,荊州早就兵強馬壯了,還能給你們趁虛而入的機會?

問題是,他又讓張仲景看到了最好的一麵,這三條看起來每一條都在幫助張仲景推廣天師道,無外乎是方法不那麼直接而已。

張機想了又想,纔開口說道:“二公子,機已經卸任天師一職,此等要事,還需和漢中太守商議,請給我們點時間。”

“這樣,咱們先給侯爺治病,可好?”

“好。”孫權繼續道:“不過在給我答案之前,道長得在長沙,萬一我父再出現什麼問題,也好能及時找人治療。”

“可以。”

張仲景邁步入房,看著床榻上的孫堅先是一愣,而後見其創傷處烏黑髮紫,這才問道:“烏程侯何時受的傷?”

祖茂連忙答道:“中原大戰時。”

張仲景點了點頭,又檢視了一番傷勢後開始診脈,片刻便給出了答案:“此乃鏽毒。”

“什麼人如此惡毒?”

狐丘立馬知道了厲害,這才問了這麼一句。

張仲景悲天憫人的解釋道:“這天下諸侯,恐怕此刻均是如此了。”

孫權立即臉色一紅,他守長沙的時候還讓人用糞便泡兵器呢,人家用鏽毒傷人不是正常麼。

所謂鏽毒,實際上就是將上好的兵刃放置生鏽後再打磨出光澤,然後留下一塊鏽斑。如此一來,傷敵後很容易感染破傷風症狀,也就是所謂的鏽毒。這年月破傷風可是無藥可醫的,如此一來,就能給敵人造成有效的戰鬥減員,並令其無法參戰,和孫權用沸糞桶是一個道理。

隻是,這破傷風大蒜素是治療不了的,況且孫堅傷的如此之重。

“二公子,為烏程侯治傷恐怕並非一朝一夕的事,如今隻能先用針封住經脈,使其鏽毒不在擴散,在用藥緩緩醫治,將鏽毒逼出體外。”

祖茂問道:“多久能痊癒?”

“若是藥物充足,機有把握讓烏程侯半年內恢複如初,若是藥品不全,至少一年以上。”

祖茂立即迴應:“還請道長放手施為,所缺之物我長沙軍就算遍尋天下,也為道長尋來。”

“好,好。”

他這邊剛剛應下,門口處又傳來一陣騷亂,孫策一路高呼著衝了回來,逢人便問:“我父如何了?我父親如何了!”

這頭還冇等安撫住他,後院也瞞不住了,吳夫人立即闖進前院,一通哭嚎……

唯一鎮定的,隻有孫權,他將吳夫人和孫策都請到了院外,仔細的說了一番孫堅的情況後,安撫道:“兄長,長沙不可一日無主,尤其是眼下正是我們掌控荊州的關鍵時刻,你不能亂。”

“母親,近些日子對於父親的照料,還請費心。”

吳夫人突然恍惚了一下,他覺著眼前這個兒子彷彿一下長大了一般,在如此大事麵前,竟然展現出了一個成年人的穩重,和矮小的身形半點都不匹配。

片刻後,張仲景拿著三張絹布走了出來,說道:“二公子,此乃藥方,每張藥方三個療程,方能逐漸驅除鏽毒;另外,小道會日日前來太守府為烏程侯施針,到時候,還請行個方便。”

吳夫人多問了一句:“道長,我夫君何時能夠醒來?”

張仲景微微一笑道:“烏程侯一路奔波,又身受重傷,昏倒在所難免,不必擔憂,依機看,明日清晨,烏程侯就可以醒來,不過會全身乏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