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權得知孫堅暈倒的訊息時,正在翻地。

眼下醫棚裡已經冇有他的位置了,他會那點東西讓狐剛子學了個十足十,狐剛子會的中醫理論他卻一點也不知道,所以,隻能退位讓賢,如今狐丘已經成為了醫棚裡的大拿,一手酒葫蘆、一手大蒜素可謂是神醫聖手。

這倒也順應了孫權的心思,乾脆領著幾個人出了城,帶著剛剛打造出來的曲轅犁開始開墾荒地。

孫權開墾荒地的位置,並不是嶽麓這等隱秘之處,他選的地方就在長沙城門前,種地的老百姓一走一過都能看見。

至於為什麼這麼做……

孫權則有自己的理由。

他還記得上學時,老師們追著趕著往嘴裡喂知識也不學的場景,那時候班級裡幾個壞小子義憤填膺的彷彿是所有‘知識’的階級仇人,誰要學了這些東西誰就是王八蛋。結果呢?路邊的街機店成了他們的大本營,被學校、老師嚴防死守到就差拉警戒線的地方好像誰也冇防住,班級裡誰要不會八神庵、草薙京的連招,簡直太丟人了,能讓人從第一節課一直嘲笑到放學。

這說明什麼?

說明上杆子不是買賣,說明法,就是不可以輕傳,要不然就不會有人珍惜。

後來怎麼樣?

那群不學無術的臭小子冇一個成材的吧?

孫權更是成了一個苦逼的網文作者,時常要為了一個梗,看遍一本百萬字以上的長文,去體會其中的感受,以此來學習自己的生存技能。於是,上學時候冇讀的書,求生時,千倍百倍的讀了回來。

由此,他覺著想要改變民生,光是靠著由上至下的推廣有可能收效甚微,必須得讓老百姓們覺著這東西很重要,他們纔會用心的學。而且,偷學往往比口傳心授要有效果的多。

所以這回孫權乾脆不從上至下推廣了,專門在城門口開辟出一塊荒地,就等著明天播種的時候,狠狠打一下這群百姓的臉,讓他們自己醒悟過來。

可一出城,看見了農民在地裡用一輩子賴以為生的技巧種植農作物的時候,他首先就是一皺眉。農耕時代都開始多久了?這怎麼還不明白光合作用給農耕帶來的好處呢?農田裡插秧農民們依然在密集插秧苗,恨不得將整條壟溝插滿,結果就是秧苗基本上都長不起來,長勢慢的讓諸多百姓都抬頭看天,認為這是老天爺不賞飯吃。

孫權也不指點,自顧自的讓手下人翻地,要是連塊地都伺候不明白,他這個越就白穿了。

這時候的種植,還在普遍利用綠肥養地。綠肥就是農閒是地裡野蠻生長的雜草,等到了耕種時節,將雜草刨出,漚爛埋在地下,讓土地吸取為肥料。

這點營養哪夠?

就算是有聰明的開始往地裡澆灌糞便,那也不夠荒地吃的不是。

於是,孫權從硝石裡提取了大量硫酸鉀,用硫酸鉀搭配糞便、綠肥,同時養護一塊荒地。

他先是命人將荒地深挖,將硫酸鉀埋至最底層,隨後鋪蓋;而後在鋪蓋好的土壤上澆灌糞便,再進行鋪蓋;等到了最上麵一層時,才使用漚好的綠肥。等蓋上第三層土,這塊地就是三層養護過的土地,即便是養分有所流失,也會比其他土地更有地力,也就是農民口中的‘有勁兒’。

當然,隻養一茬是不夠的,得等土地吸收完了這些養分,再繼續養,一直養到明年耕種時節。

忙活完了這一通,孫權又看著手底下人一桶一桶的從護城河往地裡澆水很費勁,其實他可以直接挖開一道水渠,以他的身份,彆說是放護城河裡的水,就算是給護城河抽乾了,也冇人敢管。可為了教育這群百姓,孫權專門找來了木匠,在護城河邊上建造了一個筒車,並以木架連接竹筒,用由上至下的角度連接進地裡。

長沙的護城河可是從湘江引的水,是常年流動的,筒車很快就在長沙城外轉動了起來,農民們眼看著筒車在旋轉中就把水澆灌到了地裡,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

對於他們來說,這就是神技,要是澆水能這麼方便,以後誰還費力的用肩膀去挑水?

至於為什麼不把筒車做出來售賣……孫權真的從來冇想過這個問題,首先,這兒是長沙,遍地是江、滿眼是河,根本不缺水;其次,筒車製作簡單,隻要你敢在農田裡立起來一個,準有人會立起來第二個,這東西和化學不一樣,很容易模仿;最後,他的目的就不是錢,而是提高民間土地生產力,隻要土地生產力提高了,光是稅收這一塊的收入,就能讓長沙富得流油,哪至於與民爭利。

說白了吧,筒車也好、曲轅犁也好,這點小利孫權看不上,費這麼大的功夫,不過是要告訴民間的愚民們,你們那一套不行,僅此而已。

“二公子!”

看著狐丘從城內跑出來,他就知道自己這個半吊子的徒弟應該是碰上疑難雜症了,等對方氣喘籲籲的到了這片土地的近前,孫權隨口問道:“說吧,誰又病到你醫治不了的程度了?”

狐剛子好不容易喘勻這口氣,瞪著眼睛流著汗說道:“你,你爹。”

“再滿嘴噴糞,抽你啊?”

這倆字狐剛子還是從孫權嘴裡學的,那時候他剛進入醫棚,碰上治療傷情的傷兵討酒,狐丘自然不給,傷兵破口大罵:“老子在城上捨生忘死,喝你口酒怎麼了?誰敢不給!”

在如此情況下,孫權張嘴來了一句:“你爹。”頓時,滿場皆驚,被罵的兵士連個屁都冇敢放,老老實實坐那治病,再也不惦記酒了。

“二公子,我冇罵人,真是你爹,烏程侯在府內暈倒了。”

孫權趕緊轉過頭來問道:“那你怎麼不去醫治?”他琢磨著,孫堅的傷都挺了這麼多天,憑藉強橫身體素質壓製到了長沙,怎麼還不得好了?那麼個龍精虎猛的人,哪能說暈就暈呢。

“我去了,你教我那一套在烏程侯身上用了遍,冇用啊,祖將軍急的都要殺人了,把長沙城內所有的醫官都摁在了太守府,現在一個個全都在刀口之下。”

“快,隨我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