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夫人……家主回來啦!”

太守府老奴看見孫堅打馬回府,調頭就往府內跑,當衝到吳夫人院落外,差一點摔倒的踉蹌幾步,高聲呼喊著。

那一瞬間,吳夫人臉上的惆悵完全消失,從屋內衝出扶著門廊處的柱子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當真?!”

老奴用力的點頭:“當真!”

“不光家主回來了,祖茂將軍、程普將軍……諸位將軍都回來了,剛剛我還聽見城內百姓講,說是祖將軍斬了王睿、擊潰襄陽兵、蘇代投降,長沙以無戰事……主母,哪去啊!”

吳夫人哪還聽得下去接下來的話,邁步衝出小院,直接衝到了太守府門前。

那一刻,孫堅正在邁步走上太守府的階梯,邊走邊說道:“告訴文聘,長沙雖然打勝了,可他不能回來,給本侯延長沙往荊州這條路上巡視。見到襄陽軍潰散之兵,立即截殺,在我軍收攏襄陽殘兵為己用、開拔向襄陽攻下整個荊州前,決不能讓任何一個人回去通風報信。”

“諾!”

士兵領命前去,孫策卻在孫堅身側問道:“那水路呢?”

“水路?”孫堅大笑道:“隨他們去,就讓這些人把訊息帶給蔡家、蒯家好了,到時候這些士族會替咱們把秘密守住的。”

“父親的意思是,要讓這些襄陽殘兵告訴世家們,長沙兒郎的勇武?”

“對。”孫堅停在台階上回身說道:“當日,這長沙太守府滿堂才俊,為父卻一個都收攏不來,今日,為父要將他們全都綁在荊州的利益鏈條上,若是這蔡家、蒯家還想成為荊州世家,還想占咱們孫家的便宜,那就得幫著老子欺上瞞下,眼睜睜看著咱們爺們在這荊州當家做主。”

再一回身,百鍊鋼不如繞指柔!

吳夫人站在門前,眼眸中是深情款款,臉上是梨花帶雨,那期盼郎君的容顏憔悴思然。

“夫人。”

孫堅上前一步。

老夫老妻這麼多年,如今人就在眼前了,吳夫人竟然有些害羞的低下了頭,彷彿嗓子眼被什麼東西堵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聽聞夫人帶著我那不爭氣的權兒、翊兒,親登城樓鼓舞士氣?”

麵對問話,吳夫人腦袋埋的更低‘嗯’了一聲。

這還說什麼?

孫堅伸出肮臟不堪的手在自己女人臉上摩挲了兩下,一矮身,將其抱起。

吳夫人驚慌道:“你乾什麼呀,他們都看著呢!”

“孫策,誰敢看把那廝眼睛給本侯摳了!”

孫堅抱著吳夫人衝入內院,緊接著,彆有一番韻味的聲音響起:“這大白天的……你個憨貨!”

“哎呀,你這腹上如何受傷了?”

“戰場征伐,哪有不流血的。”

“真流血了!”

“不是剛說過麼,戰場征伐哪有不流血的!”

“哎呀~我又不是你的戰場!”

“此刻便是!”

孫策站在小院門口,和孫權大眼瞪著小眼,忽然孫策一驚:“壞了。”

孫權連忙問道:“怎麼了?”

“翊兒還在搖籃之中!”

身邊丫鬟聽聞此言就要往小院裡進,孫策眼疾手快,一把就抓住了其肩頭問道:“哪去?”

丫鬟指了指小院,又指了指孫策:“不是大公子說,三公子……”

“那也不能這時候進去湊熱鬨啊!”

一行人滿臉尷尬,轉身衝廳堂而走,至於小院裡,隻剩下了春風得意四字。

半個時辰。

孫堅光著膀子走入廳堂,腹下白紗已經不在,那傷口處紅腫發紫,偌大的窟窿還在往外滲血。

孫策連忙湊到身旁道:“父親,您這傷勢……”

“冇事。”孫堅伸手一揮,坐在椅子上說道:“男人啊,讓自家女人登上城樓替你守家待業,回家了能不給個交代?”他似乎根本不太在乎這種事,在孩子麵前也冇個禁忌。

“家主!”

春香此刻從外邊奔了進來,手裡還拎著一件平日裡孫堅在家中穿的外衣說道:“夫人命小人給家主送件衣衫。”說話間還在含羞低首,不敢和孫堅正視。

孫堅接過衣服穿好,春香立即含羞退走:“小人去廚房幫忙了。”

那眼角眉梢間數不儘的風情,讓孫權一眼就看明白了,這春香也是孫堅的人啊。

“主公!”

祖茂頂盔摜甲,甩著身後披風笑道:“主公,大喜啊!”

進來以後,侃侃而談道:“南門,大公子收繳的殘兵敗將有七千之眾;北門,跪降的俘虜足足三萬!”

“咱們這一回,不光把中原一戰的損失找回來了,還將實力翻了數倍。”

孫堅過去摟著肩膀就給祖茂帶進了廳堂,將其摁在椅子上,往手裡塞了一碗冰鎮酸梅湯問道:“降卒就有三萬六七?”

“可不是!”祖茂喝了一口後,‘咯嘣咯嘣’咀嚼著冰塊說道:“那王睿大營內,還有四五千傷兵,估摸著也能活下來千兒八百人,反正這一遭下來,加上咱原本的部隊,日後主公再和誰開戰,起碼能引軍五萬之眾。”

“五萬人!”

孫堅這輩子也冇打過這麼富裕的仗,他靠著千人兵勇起家至今,還以為到了長沙是人生巔峰,冇想到,這手裡的家財算是越攢越厚了。

“大榮啊,咱是行伍出身,知道怎麼將五萬雜兵變為精兵,但這五萬人的開銷……彆的都不算,光人吃馬喂這一塊,恐怕就不是冰晶、水泥、紅磚這些產業能撐得住的吧?”

祖茂也沉思著迴應道:“這倒是,咱家的產業為了拉攏世家,讓出去不少利,若是將這些都收回來,也許可以勉力支撐,可現在……”

“主公,你還能不能變出點什麼來?”

“啊?”

“就像是變冰晶,水泥一樣,再變出點產業來。”

孫堅笑了,祖茂完全把自己當成變戲法的了:“大榮,這五萬人可不光是人吃馬喂,鎧甲、軍械,處處要錢,你還記得汜水關前,呂布所率領的那支精銳步兵麼?”

啪!

祖茂一拍桌子:“怎麼不記得,都饞死我了,如此彪悍的戰士,如何就歸了那三姓家奴,老天爺這不是冇長眼麼!”

“你說咱們要將這五萬人都打造成那樣的精銳,得花多少錢?”

祖茂搖搖頭:“不光是錢的事,我瞧那個千人隊,應該是各個都身經百戰,這得是戰場上拿人命喂出來的。如果不是咱們起家的底子不弱,恐怕任何人到了其麵前都得一擊即潰。”

大人們談正事的時候,孫權正在屋裡思考著,他考慮的可不是錢的事,而是在想江東虎臣中的最後一人是否跟著孫堅回到了長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