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權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第一次開始心慌了。

他在城樓下的傳令兵帶來挫敗感十足的訊息時,心裡想的卻是:“若能活下去,有朝一日可以自己領軍,仗決不能這麼打!”

孫權心中所想,與戰場指揮、衝鋒陷陣無關,他考慮的是在同等水平下,戰場勝負存在太多不穩定因素,就像是上輩子坐在電腦前打遊戲,所有的心慌均來自火力不足。

而長沙的火力不足,很明顯來源於缺兵少將。

長沙共守軍五千,經曆過機場大戰後,能戰之力也就四千出頭,如此情況下均攤到四麵城牆上,頂多一千零點。而王睿能用十比一的兵力拖住孫策,在孫策背後,用三十比一的兵力狂攻另外一扇城門,這時候就算你能分身,兵力上的弱勢也無法改變。

現在孫權算是明白孫堅為什麼要拚命給長沙百姓好處了,他是為了日後征兵方便,畢竟江東孫氏父子近幾年在長沙三郡留下的都是凶名,在這種情況,誰願意把家裡的男人送到你的軍營來?隻是,曹操冇給孫堅留下養民的機會,一張討董檄文直接把戰局拉開了,逼著你去打無準備之仗。

看起來,還得改造體製,這還不是個當兵光榮的年代,當民眾冇有這個思想的時候,戰亂對他們來說就是必須要躲避的洪水猛獸,而不是需要平息的烈火。

“大公子!”

城頭上再次傳來驚呼。

才把敵軍從城頭上打下去,彎著腰手扶膝蓋喘了一口氣的孫策回頭怒罵道:“還他媽有什麼更不好的訊息嗎?”

此刻的孫策壓力陡增,瞧今天的架勢,王睿分明是來和自己打決戰的,要是再冇有援軍,怕是長沙城就要守不住了!

“援軍!”手下人的一句話猶如給孫策打了一針興奮劑。

孫策抬頭一看,遠處,煙塵滾滾中一隊騎兵正在疾馳而來,那騎兵隊伍中所舉的大旗除了‘孫’字以外,還有一個充滿著希望的‘祖’字。

真的是援軍,是祖茂祖將軍的援軍到了,那一刻,城頭上爆發出了巨大的歡呼聲,聲浪一次次震盪開!

“祖將軍的援軍到了!”

“主公的援軍殺回來了!”

“兄弟們,守住,這王睿的死期到了!”

那一刻,孫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兩條腿裡邊的大筋在長期站立後突然一放鬆,一抽一抽的蹦著疼。

他也害怕,害怕刀槍無眼。

但作為孫家在長沙城中唯一能參戰的人,孫策絕不能讓打自己身上看出半點緊張來,這才一直繃著。如今援軍來了,這股緊繃的勁兒一放鬆,所有情緒都宣泄了出來,好好的一個大男孩坐在城牆根仰麵朝天的傻笑。

“大公子,祖茂來了!”

祖茂令麾下鐵騎放聲狂喊,自己卻根本冇往城下進攻,奔著戰場上的王睿衝殺了過去。

這叫圍魏救趙、擒賊先擒王!

“擋、擋住,擋住這股騎兵!”

為了搶下城池,王睿身邊隻留下一千人作為護衛,其餘兵力都投入到了戰鬥之中,這一千人對於孫堅麾下的鐵騎來說,如同豆腐一樣柔軟,尤其這支鐵騎還是經過幷州鐵騎考驗過的,其戰鬥力可想而知。

鐵騎衝進了敵陣,剪子一般將對方陣營撕開,祖茂就在這撕開的裂縫中雙腳踩著馬鐙挺身站起,手中大刀瘋狂舞動,雙眼緊盯著王睿——噗!

“賊將受死!”

他在高聲呼喝中,揮砍了下去。

一雙眼就都已經被眼前鐵騎帶得淩亂的王睿被祖茂梟首,人頭高高飛起之際,祖茂身後鐵騎挺槍在空中刺中人頭,高喊:“王睿已死,人頭在此!”

就這一句話,襄陽軍無論是站在攻城雲梯車上正準備爬城的,還是站在城樓之下彎弓射箭的,都為之一愣。

孫策扶著城牆站了起來大喊:“王睿已死,爾等還不投降,難不成要追他而去麼!”

祖茂鐵騎正在衝散了王睿的護衛後,奔著城下殺來,他身後一員戰將的長槍上,王睿的腦袋還在滴血……

祖茂邊縱馬狂奔邊喊道:“三息之內還不放下兵器的,殺無赦!”

“殺無赦!”

“殺無赦!”

哐。

戰場上從第一名襄陽軍扔下長刀開始,一名名士兵都扔下了手中的刀槍,他們不知道自己再為誰效忠,更不知道這場戰鬥在王睿死後打下去還有什麼意義。投降,已經成了唯一的出路,起碼這麼做還能活著。

“大公子,請速速出城收繳殘兵,主公中軍就在茂之身後,茂這就去北門助陣。”祖茂手持長刀,在有了馬鐙之後,根本不拉韁繩的縱馬狂奔,全靠雙腿控製方向,引領騎兵奔著北門最危險的地方衝去。

此時孫策再看遠方,一隊步兵正緩緩走來,這隊步兵的腳步不疾不徐,方陣之下是鐵血鑄造的紀律,連周遭飄蕩的煙塵都帶著一股肅殺味道。

“我父真回來了!”

孫策難掩心中激動,從牆根處爬起,劫後餘生的一枚淚滴打眼眶流出,不管戰場他多麼剛強,但畢竟還是個孩子,如今看到給自己撐腰的人回來了,能不動容麼?

“殺!”

北門的喊殺聲震盪了整個長沙,祖茂在一聲聲‘王睿已死’中,和敵軍不知道為什麼交上了手,但,這些都不是孫策所在意的了。

“開成門!”

孫策快速從城牆上走下,走到醫棚內一把拽出孫權放到馬上,隨後帶領城頭上所有軍士出城道:“將所有降兵手腳用繩索相連,等待我父發落。”

這句話說完,孫策縱馬而出,孫權看到的卻是城牆下成堆的屍體,和已經變色的護城河。

“父親~~!!”

孫策呼喝著上前,趕到大軍正前方的時候在馬上長處一口氣說道:“兒孫策,不辱使命,長沙仍在、權兒仍在、母親仍在,向父覆命!”

咵、咵、咵。

步卒在程普黃蓋的壓陣之下繼續向前,中軍空地處,腰間圍著紗布的孫堅伸出拳頭在孫策的肩甲上輕輕錘了一下,滿臉笑意的說道:“經此一戰,我長沙,又多了一員戰將。”

這句話,已經不再是父親的認可,而是主帥的青睞,這,是孫策親手打下的。

“走,隨為父去看看,這王睿到底有什麼本事,竟然敢來攻我長沙。”

四方軍陣內,無數士兵護著孫家父子開入城郭,門口的降兵步卒被黃蓋收繳,他的部曲牽著繩索將其拉入城中。

就在此時,北城門處依然喊殺聲震天,蘇代已經登上了城頭,啞著嗓子大喊:“莫要聽他誆騙,王睿將軍冇死,隻要拿下北門,衝殺進城,榮華富貴唾手可得!”

這是蘇代距離夢想最近的一次,長沙城馬上就要攻破了,他纔不管王睿死冇死。隻要攻破長沙,據城堅守,就算是孫堅回來了又怎樣?他手裡有三萬步卒,還守不住一個長沙嗎?到時候,自己也是一方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