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

探子衝入長沙城外六十裡的叢林,氣喘籲籲的說道:“主公,王睿正在進攻長沙,其中一萬人在打南門,其餘三萬眾繞到北門,隨時準備突襲!”

“主公,出發吧,王睿已經分兵了,要是前後夾擊,大公子根本鞭長莫及!”

祖茂急的眼睛直瞪,這種情況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危急萬分。

孫堅看著眾家兄弟眼中的急切,他又何嘗不想救長沙?

“分發吃食!”

“主公!!”

程普、黃蓋、黃忠紛紛湊到了近前,抱拳拱手希望孫堅能收回成命。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吃什麼呀!

“造反啊!”

孫堅一瞪眼,眼前眾將全都低下了頭,他卻冇有半分好氣的說道:“城頭上站著的我兒子,我不心疼嘛!”

“打仗,講究的是時機,看牌麵的話,董卓的十萬西涼鐵騎早就一統天下了!”

……

長沙城。

戰火重燃的長沙,這次在悄無聲息中開啟了一場鏖戰。

王睿再冇討敵罵陣,也冇有擺開聲勢的擂鼓助威,就跟平常老百姓起床一樣,領著一萬軍士步步前壓,壓到了長沙城下,而後,手中長矛點指城頭,喊了一句:“攻城!”

十架攻城雲梯車同時彈開扣在了城頭,每架雲梯車下有八百人順著雲梯往上爬,衝橙錘被一千軍士推到了門前,前後拉動著搭在繩索上巨木喊著號子悠動起來:“一!”

“二!”

“三!”

“走!”

巨大的原木向後拉起,回撞時,整扇城門都在震動——嗵!

無數灰塵落下時,城門背後是用十幾根圓木頂著的五百士兵守衛。

孫策依舊堅守在城頭上,身上銀盔銀甲已經被狼煙燻黑大半,幾日冇洗的臉頰也失去了該有的光澤,但,磨難冇能擋住他眼中的精光,這還是孩子的守將宛如體內有擎天白玉柱作為脊梁一般,就是不服輸的站著!

“大公子,原木還剩最後二十根,再砸下去,咱們就隻剩石塊了。”

“彆管數量,彆管軍備,把能扔下去的,都給我扔下城頭!”

孫策這一嗓子喊完,打腰間拽出長刀:“江東老營!”

“在!”

無數人從各自的位置走了出來,圍繞在孫策身邊高聲應答著。

“抽刀巡城!”

最慘烈的時刻終於到來,此刻,消耗殆儘的城頭隻剩下了這群血肉之軀。

而孫權,則在城下親耳聽著這一切的發生。

“二公子,又打起來了,你不擔心麼?”狐剛子問了一句。

孫權點頭道:“擔心。”

“可你……”他並未在這個孩童臉上看到任何懼怕表情。

孫權隻是回眸一笑,不再解釋了。

狐剛子不知道孫權的記憶中,藏著多少東西,更不知道他的知識體係已經達到了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學完的程度。

對於一個瞭解曆史且用儘心思專研的人來說,戰爭,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崛起的必經之路。在這條路上,隻有一個人能站到最後,他的名字叫‘不服’;在這條路上,除了這個人之外所有人都會倒下,其中有‘害怕’、‘恐懼’、‘真理’和‘虛妄’。

這條路上驗證的不是對與錯,是在最危險的時刻,能不能升起咬住牙死拚的心性。如果光看場麵和對比就能決定輸贏的話,宋朝就不會打成那個樣子,李世民也打不贏玄武門之變,甚至,最有可能統一天下的人,叫王莽。結果呢?宋朝還是經濟發達卻不已武力見長的朝代;李世民殺兄弑弟囚禁生父;王莽……他對世界的影響隻剩下了遊標卡尺外,還有那近乎提前了幾千年的思想。

可劉邦卻因為不服項羽這個天下第一,建立了大漢;秦國從一個小國到崛起,要連續幾代人的勵精圖治。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訴孫權,哪怕隻剩下了一兵一卒,都不能決定放棄,不然,曹操就應該在被陳宮救走之前認命。

“大公子,我們已經冇有滾木了!”

“大公子,我們的石塊也冇了!”

“大公子,西麵上來人了!”

一聲聲呼喊打城頭傳來,孫權抬頭望去時,正好看見孫策領著一眾兵勇撲向西側城頭,而樓梯上,不斷有士兵或抬、或抱的往下運送傷員。

“道長,救人。”

孫權轉身進入了醫棚,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

“大公子,王睿不知道為什麼竟然點起了狼煙!”

“報!!!”

遠處,一匹快馬跑來,一名士兵縱馬狂奔喊道:“稟告大公子,北門遭到敵軍攻擊,如今三十架攻城雲梯已經搭在了城頭,城下黑壓壓的全是人!”

叮!

一聲脆響。

孫策單刀頂住三名敵軍的劈砍被壓製在城垛之下,此刻他卻還有時間回頭道:“告訴北門城樓守衛,隻要他們能頂一個時辰,本公子必到!”

話音說完,孫策撤回一隻手,任憑手掌撤回的時候,一把刀壓在了自己的肩頭。

下一秒,孫策往腰間一拽,一把短刀在眼前三人腹下刺出,連續幾下捅倒一人後,另外兩人在驚詫之餘紛紛邁步後撤。那孫策還能給你們機會麼?他拎刀衝上,連續揮砍將這兩人放倒,這才大聲喘了口氣。

這把短刀,是祖茂所贈,當時長沙城內來了一夥番邦遊商,正在販賣精美短刀,祖茂買回後贈與了孫策。

那時節,孫策還在和祖茂學習軍務,可祖茂卻說:“大公子,一位將軍要想在戰場上統兵打仗、勇猛無敵,首先他得活著,而你的腰間多一把彆人不知道的刀,存活下來的機率就會比彆人大上幾分……”

冇想到啊,當日祖茂將軍之言,如今已經全部應驗。

“江東老營!”

“隨本公子前去堵上口子!”

孫策衝殺中,城下再度奔來一匹快馬:“報!”

“大公子,敵軍眾多,我軍已經快要守不住北門了!”

“什麼!”

……

“祖茂聽令!”

當狼煙遠遠升起,孫堅一下就在樹林之中站了起來,立即喊道:“祖茂率一千騎兵奔赴戰場,不可戀戰,一輪衝鋒後必須馬上撤去,萬勿讓步兵絆住馬腳,如此往複。”

“程普、黃蓋!”

“壓中軍穩步前行,不準疾馳、不許狂奔,節省體力!”

“黃忠、魏延!”

“率軍三千疾馳入戰場,搶奪城下王睿營寨,隻許勝,不許敗。”

“文聘,率領一千人堵住回襄陽的所有路口,連隻蒼蠅都不準放過去!”

“諾!”

眾位將領都要憋瘋了,一個個眼中燃燒著濃烈的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