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媽,你弄這麼多飯菜,送哪去啊?”

“啊,給二公子送去。”

“那也太多了吧?”

“你不知道,二公子身邊多了個小尾巴,叫啥狐丘,得一起吃。”

熟悉孫權的人都知道他身邊多了個尾巴,那就是整日問東問西的狐剛子,這老道看見孫權,就如同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嘴始終冇停過。

“二公子,為什麼用大蒜泡酒精?”

“為了大蒜素和酒精混合之後的消炎殺菌效果。”

“為何紗布用酒精清洗、需要在太陽下晾乾以後,才能包紮傷口?”

“為了殺菌和紫外線消毒,避免傷口感染、發炎。”

“二公子,何為……殺菌?”

“二公子,這蒸餾出來的酒,怎麼如此好喝?”

“二公子……”

狐剛子那麼大個化學家,在孫權眼前成好奇寶寶了,不光問東問西,還親自給孫權打下手治療傷兵。

他可是專業的大夫,傷兵在他手裡不光外傷得到了治療,還能順手給開兩副藥,用於恢複身體。這一手內外兼治不止讓傷兵的恢複速度加快,還將這些傷兵的一些征戰底子給改善了。

可越接觸孫權,狐剛子就越覺著這個六歲的孩子深不可測。

白酒蒸餾、大蒜素、冰晶冷凝,一樣樣自己看都冇看過的神技信手拈來,最恐怖的是,他好像什麼都知道!

有一次,狐剛子不信邪的在一場大雨降臨時,在醫棚裡和孫權閒聊,故意為難他問道:“二公子,天為什麼下雨?”

“雲層彙聚到一定厚度,水分增加就會下雨。”

這句話在彆人聽來就是荒謬之極,可狐剛子卻明白怎麼回事!

他看過孫權蒸餾白酒、自己也煉丹,那霧昭昭的氣息曾經打濕過他的衣服,所以狐剛子明白什麼叫做水蒸氣。

“那為什麼颳風?”

“簡單的來說,就是空氣對流……這個空氣對流啊……”孫權想要詳細解釋一下,畢竟在他的時代,這就是糊弄小孩子的,可以想到狐剛子的基礎,才說道:“算了,現在和你說你聽不懂,再等兩天,等你明白了什麼是空氣,我再和你解釋。”

孫權是冇有對狐剛子藏私的,隻不過他用了一種很巧的方式將這位化學家留在了自己身邊,那就是凡事都將禁忌提前說明白。比如蒸餾,他就告訴狐剛子在壓力佈滿酒桶的情況下,如果操作不好會引發爆炸。那狐剛子心裡就留有一絲疑慮,像,什麼是壓力,為什麼壓力會引發爆炸。

對於科學家來說,弄不明白一件事就會百爪撓心,否則他也不可能用一生所學換取‘硫酸’的用途,為了一探究竟,自然要在孫權身邊把這些弄明白。可這個時候,孫權不聊了,把話題引入另外一個方向,再用一條禁忌將其牢牢吸引,狐剛子隻能耐心等著,在等待的過程中,也就成了醫棚裡的一名幫手。

隻是,在他與狐剛子將大部分輕傷病患治好,並送出醫棚的時候,一些重病患卻隻能默默等待著死亡的降臨。比如受了貫穿傷的、比如失血過多的、再比如有城樓跌落摔傷內臟的。他們可冇有那麼多田七來治療普通士兵,這麼名貴的藥材隻能用於伊籍這樣的高官。

等他們忙了整整三天,將兩場大戰後的傷員全部清理出了醫棚,其中長沙軍由於重傷無法醫治而死亡的人數達到了三百二十四人,重傷致殘,實在是命好活下來了六十七人,一千多名傷兵中,有一半輕傷得到了有效治療迴歸戰場,其中兩人由於感染嚴重還是徹底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時候孫權有點懷念華佗了,要是有這個外科聖手在,長沙軍的損失還能降低一些。

……

長沙城外,六十裡處,一支軍隊終於在煙塵之中趕到,他們是進入了荊州之後才順流而下加快了速度的,其中,蔡家的船隻為其提供了太多方便。

“主公!”

道路旁,探子衝著戰馬上的孫堅拱手道:“已探明敵情,王睿率五萬大軍合圍長沙,經曆了幾場攻城戰,損失近七千人,如今傷兵滿營,離著幾裡之外就能聽見慘叫和哀嚎聲。”

祖茂打馬上前問道:“長沙如何!”

探子再報:“長沙未破,可也損失不小。”

這句話音落下,孫堅麾下所有大將都看向了家的方向。

“主公,程普請戰,請讓某率軍一支殺破包圍,衝入城中護公子周全。”

“主公,黃忠……”

“魏延……”

“黃蓋……”

“文聘請戰!”

誰不知道在這時候立下功勳能讓孫堅另眼相看,更何況在他們眼中,王睿不過是個冇有軍械的紙老虎,等衝殺上去,還不如砍瓜切菜一般?

“入林。”

“主公?”

聽到孫堅的決斷,所有武將都冇弄懂他的意思,一個個滿懷疑慮的望著。

“襄陽軍就算再差,也有五萬之眾,我長沙軍哪怕裝備精良,也隻有萬餘。這不是硬撼的時候……”孫堅看了一眼天色,再次說道:“所有人,入密林藏身,決不可被王睿軍探子發現!”

“主公!”祖茂再勸道:“大公子守城多日,如今已經消耗殆儘,正是危險之時……”

孫堅轉過頭來怒視祖茂:“你都明白的道理,王睿不懂麼?”

“本侯若猜的冇錯,那王睿正期盼著一擊攻克長沙的機會,近期就會在城下投入全兵力和我兒孫策展開決戰。若是在此之前,讓他知道我們已經回還,還有決戰嗎?恐怕王睿會迅速撤兵回襄陽,到了那時,你我奔波千餘裡就白忙了!”

“本侯定要斬王睿於城下,然後順勢席捲整個荊州,這才能解我們的燃眉之急,而不是現在衝過去,用一萬人敵五萬!”

“入林!”

孫堅一聲令下,八千兵馬藏在了長沙場外六十裡的林中,如同暗夜幽冥一般,緊盯著戰場。

孫堅在等。

等王睿為了徹底拿下長沙投入全部兵力,到時候王睿定然不顧身後。他要的就是這個時機,那時,衝殺出去以精兵製亂軍,連逃跑的機會都不會給王睿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