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術不醫術的,孫策也冇時間深究,可是他看向醫棚裡很多傷病的時候,那些由於炎症被送下來的幾乎都處於恢複階段,也隻能放任孫權。

他太需要補充兵源了,尤其是這種已經在城頭上打過一場的。

要是自己這個六歲的弟弟能把這些人都救回去,將是多大的振奮,自己再也承受不起兩場戰鬥將近一千的減員量了!

就在此時,一身著道袍、手拎拂塵的男人快步靠近……

兵勇見到此人立即拔刀相向,醫棚裡兩位公子都在,哪能讓你尋常百姓上前?

“何人!”

“駐足!”

這倆人的呼喝聲讓那道士模樣的男人、站在了原地,拱手道:“敢問太守府二公子,在此處否?”

“誰喊我?”

孫權累的直皺眉,聽見有人尋自己而來,打帳篷裡走了出來。

那人微微行禮道:“小道狐剛子,見過二公子。”

狐……剛子!!!

如果說馬鈞是三國的機械學發明家,那狐剛子就是這個年代唯一的化學家、地質學家、冶煉專家。

他曾在《出金礦圖錄》中標註了金銀礦地質分佈,還言明這兩種礦產要麼在山上、要麼在水中,並把金子分為了沙金和脈金;

還在《出金礦圖錄》中提到了金礦石的冶煉之法,比如出水金礦法和出山金礦法,甚至還有影響後世的吹灰法;

除此之外,狐剛子還在化學領域地位非凡,比如,他首先提出了‘乾餾法製硫酸’、‘密閉抽貢法製水銀’、‘九轉鉛丹法製鉛’,不被世人熟知的原因是,他的這些典籍都被供在教派之中被人當成了煉丹秘籍,而不是化學名著。

孫權無論如何也冇想過自己能在長沙見到這個人,還是他來登門尋找的。

“敢問二公子,之前王睿攻城,二公子讓手下砸在城下的陶罐中,究竟是何物,為何泛起一股酸臭之味?”

人家就是研究硫酸的,當硫酸味道遍佈全城,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孫權終於過感受到了抄襲者的尷尬,麵露笑意說道:“這東西啊,叫硫酸……”

“何用?!”

這句話問出,孫權一下就明白了過來。

狐剛子發現了硫酸不假,但這個道士卻始終找不到使用的方法,隻知道這東西傷人。直到長沙被圍,這東西讓孫權從城頭扔下,他纔算是打開了一扇大門,原來自己發現這東西,能當做武器使用。

這種感覺有多難受,怕是隻有當事人知道,相當於弩已經被大範圍應用於軍事,可諸葛一出手,就來一個連弩;還相當於魯班纔是木匠的祖師爺,誰知道木牛流馬現世後,諸葛亮卻成了發明家。

這狐剛子自打看見孫權把硫酸應用自如,就跟心裡揣了一百個小耗子似得,那叫一個百爪撓心。

“來人啊,此人莫名刺探軍情,拿下!”

孫策一下就把眼睛瞪了起來,他可不管你是誰,這麼直眉瞪眼的來問軍中秘聞,你就不想要腦袋了麼?

孫權趕緊阻攔:“兄長,稍安勿躁。”

他走到了狐剛子近前問道:“道長,你為何身陷長沙?”

狐剛子麵對凶神惡煞的長沙兵,並未當成一回事,隻是雙眼盯著孫權問道:“二公子,小道至長沙,乃雲遊,隨那張機遊曆天下而已,不傳道,為的感悟天地之巨。”

張機?

張仲景!

他不是天師教的麼?怎麼跟狐剛子混成一路了?

聽到這個名字孫權為之一振,彆的不說,光是張機的醫術就足以讓他羨慕的,更何況此人還有一個強橫的身份,那就是天師道張衡和張魯之間的過度天師,也一直混跡在蜀中,所謂的他當過長沙太守也並非是世俗職位,而是天師道二十四治的祭酒、都功體係,要不然曹操借治病之名,以俗世王權力壓宗教時,第四代天師張盛怎麼會遷去龍虎山呢。

“張機道長也在長沙?”

狐剛子點了點頭:“在。”

“不然,還能飛出去麼?”他說完這句自己都笑了。

孫權伸手虛引道:“道長請入醫棚詳談。”

藉著‘硫酸’為引,孫權將狐剛子請入了醫棚,一進去,狐剛子的眼睛都不夠看了,提煉酒精的、製作大蒜素的、給傷病治感染的,城樓下簡直是個治療外傷的醫療站,任何一家醫官都冇有這麼齊全的設備,有些,你還看不出是什麼。

狐剛子被酒香引誘著,走到了蒸餾桶旁,看著那一滴滴高濃度的白酒滴落,眼睛恨不得從眼眶裡瞪出來說道:“這……”

孫權解釋道:“酒而已。”

狐剛子見他不願意多說,立即走向了另外一邊,看著打算被酒精浸泡,又指了指:“那這個又是什麼?”

“藥,治療外傷感染有奇效。”

狐剛子理解了一般點頭:“怪不得你問張機,原來二公子和那張仲景所好相同。”

光是看眼前的局麵,他就知道孫權的醫術絕非一般人,可這六歲的年紀……

“二公子,眼前的樁樁件件可是出自你手?”

旁邊一個傷兵瞪了他一眼:“不是我們家公子,還是你啊?不知道這是醫棚麼,不得喧嘩!”

讓傷兵一罵,狐剛子臉上的狐疑更重了,看著孫權壓低了聲音:“不得喧嘩?”

孫權解釋:“傷者本來就內心煩躁,若是過於吵鬨,不利於養傷。”

兩人繼續向裡邊走去,裡邊有一張孫權專門用來休息的小桌子,等二人坐好,狐剛子這纔再問:“如此看來,二公子是真的見過於吉祖師了,這些,可都是他傳授啊?”

孫權搖了搖頭:“那些傳言,道長信麼?”

狐剛子迴應:“原本是信的,但當公子拿出了硫酸,小道便不信了。”他也是個道士,巴不得這些傳言都是真的。

他順著懷中掏出了一張絹帛,在絹帛上畫著一些圖案,孫權去看時,彷彿看見了一個在火中烹烤的煉丹爐,但,用竹管連接、陶罐銜接的方式,和自己提煉硫酸的時候,如出一轍,隻是更古樸而已。

“一年之前,小道誤打誤撞將石膽加入煉丹爐中煉製,巧合之下聞到了酸臭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