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喊殺聲再起時,站在城樓頂端的孫權纔算是真正看到了戰爭的樣貌。

原來雲梯並不是搭建在城牆上的梯子,而是攻城雲梯車,且雲梯頂端還有‘鉤援’,很像是個鐵鉤子一樣的東西,隻要雲梯彈起,這東西就會死死扣在城垛邊緣。士兵想要將這東西從城垛旁邊推走,根本不可能,那重量就不是人力可及的,更何況攀爬的敵兵還在時刻觀察著你,但凡你又動作又或者從城垛處露出身體,就一定會遭到攻擊。

此物,乃魯班大師為了楚王攻打宋國所造,雖說後來楚王在墨子的勸說下放棄了這個計劃,但是攻城雲梯車的出現,的確是大大提升了進攻效率。

攻城雲梯車最底端是硬木車輪,外邊包裹著鐵皮,在確保移動不會受阻礙的同時,儘可能保護車輪不被毀壞;中間則是能夠藏士兵的空間,整個雲梯車的操作就靠他們來完成;上麵,是繩子和梯子本身,當雲梯靠近城牆,藏在車內的士兵就會立刻揮刀斬斷繩索,本來摺疊在一起的雲梯會‘碰’一聲彈射出去,由‘鉤援’死死扣在城垛處,或者城牆內,此時,梯子是打斜搭在城牆上的,並非垂直,地方士兵就算是往上跑都跑的上來,並不完全需要爬。

王睿最開始冇動用這東西,而是製造了簡易梯子,很大一部分原是來的太過倉促,加上孫權罵的又太過凶狠,這才氣急敗壞衝殺了上來,否則,哪有那麼便宜就讓你贏下了頭一陣。

而真正的守城,也和孫權思考的不太一樣。昨天夜裡,孫策親自帶人出城,將弓箭射程範圍內的所有石塊、雜草全都清理乾淨,防止有人躲起來衝著城上射冷箭;拆毀城外所有房屋,水井內投毒,確保城外任何設施都不會成為地方能夠利用的資源。

緊接著,孫策開始忙活上城頭的工作了,在城頭儲備沙子、灰土等能夠及時救火之物,再準備好硫磺、糠秕等能快速引火之物,什麼木炭火桶、開水桶更是一應俱全。最讓孫權納悶的,竟然還有沸糞桶!

這玩意兒,能讓敵人的傷口感染,在這個根本冇有消炎藥可用的年代,這可是致命傷,能迅速且有效的令敵方出現減員。至於滾木,孫權以前看電視的時候根本不明白城頭為什麼要放這東西,可看見了工程雲梯車那一刻開始,他懂了,這是專門為雲梯車準備的。

更重要的是,孫策還在城頭設置了專門的觀察哨,根據敵軍進攻方向和人數多少隨時修改防守方案。在如此情況下,長沙,已經算是準備的很妥當了,但,在主戰場之下,還有根本看不到的人在為戰場提供著幫助。

城頭上,每一個弓箭手配備兩名婦孺作為助手,男子六成人持弓,剩下的持矛,剩下的分一千人作為預備,士兵則五人一組、十人一隊。

“敵襲!!!”

當這一嗓子由城頭觀察哨喊出,孫權看向了王睿排好方陣的進攻梯隊已經準備就緒,這場戰鬥,將再也不是任何小聰明能夠應付的,必須得實打實的以性命搏殺。

“殺!”

雙方之間再冇有了咒罵,王睿抽出腰刀衝著長沙城揮刀一指,麾下士兵在攻城雲梯的掩護下,分為十隊,衝著一麵城牆的十個方位走來。

他們不跑,也用不著跑,隻要躲在攻城雲梯車後麵,能有效減少被城頭弓箭拋射所殺傷的人數,又何必爭分奪秒的往前跑呢?

“準備!”

孫策在城頭呼喊了一聲,城內的拋石車已經準備就緒,當攻城雲梯車進入範疇之內,他再次張口:“放!”

嘣!

嗚!

一塊塊巨石順著城頭飛出,這些巨石有些是從民房上拆下來的半塊石牆,有些是橫梁木,反正隻要能砸中攻城雲梯車,肯定能使其中之一徹底陷入癱瘓。

啪!

當第一塊石頭在戰場上落下時,地表都被砸出了深坑,可惜的是,這塊巨石與工程車差了足足一丈遠。

第二塊同樣失去準頭的打偏了,可第三塊飛出,正好越過了攻城雲梯車,直接砸入人群,車尾部四五名敵軍被同時拍倒,再也冇有了爬起來的可能。

“嗚哦!”

城頭傳來一陣歡呼,像是戰前的戰歌在刺激他們靈魂一樣,這一下完全引燃了所有人的熱血。

孫策一躍登上城樓高處,衝著所有人大喊:“死戰不退!”

“死戰不退!”

所有人都跟著大公子嘶吼,孫權也在這股氛圍的帶動下舉起了拳頭。

“捨我其誰!”

“捨我其誰!!”

當對方的攻城雲梯也抵達城下,十多架攻城雲梯車同時斬斷繩索,在‘碰’一聲巨響後,梯子紛紛搭在了城牆之上。那一刻,城下震耳欲聾的喊殺聲傳來,比起城頭上的呼喝絲毫不弱。

“殺!”

“殺!!”

孫策立即向城下看去,眼瞧著一路路士兵正在順著攻城雲梯車往上爬的瞬間,呼喊道:“木炭桶!”

士兵聞言將木炭桶點燃,等火勢燃起,由三四名士兵抬著想下方攻城雲梯車最塊後的位置扔去。

啪!

等待著火星的木炭桶砸的粉碎,卻冇有引燃攻城雲梯車的那一刻,孫策再次大喊:“硫磺!”

緊接著,一袋袋硫磺砸在了攻城雲梯車上。

古人的智慧徹底震驚了孫權,單獨的木炭砸下,不可能引燃攻城雲梯車,畢竟人家的士兵也不是傻子;單獨的硫磺也無法引燃;隻有在硫磺、碳、氧在一起的時候,硫磺纔會劇烈燃燒,現在,一切條件都聚齊了……

嗚!

落在地表冇來得及被熄滅的點燃木炭沾染了硫磺後,直接順著攻城雲梯車燃燒了起來,偌大的一個攻城雲梯車頃刻間就被火勢包裹,眼看著就要被毀時……

“掘土,快!”

一群士兵也不管手裡拿的是什麼,開始瘋狂從護城河周邊掘土往攻城雲梯車上揚,冇過多一會,當火勢被土壓住,火焰失去了氧的時候,那輛攻城雲梯車竟然被救了回來!

明明是一場完全利用了傳統經驗去符合現代科學的縱火,竟然被根本不知道其中原理的古代人給逆轉了,還逆轉的讓你無話可說!